正在载入...


作者简介

千信,1984年正月初五生于中山沙溪。2006年毕业于华南师范大学中文系。当过媒策,做过编辑,混过自由撰稿的闲人日子,没有背景,没有名气,没拿过奖,没出过书,现在乡下当孩子王。从初中到大学写个没完没了昏天暗地,现在放假了时不时熬熬夜写不怎么受关注的小说。


小说正文

在我大学毕业后失业潦倒的那段日子里,我曾有一段时间和T城的艺青们厮混在一起。说是一起厮混,也许他们还不如此认同我,在他们很多人眼里,我不过是个派传单的、贴海报的、卖门票的、叫快餐的、送文件的、买展览用品的、帮忙布置舞台的、把展画挂到墙上去的、在QQMSN和论坛上发展览及演出公告的、打印机坏了打电话叫人上门修的——说白了就是一个打杂的。

不过如果谁在当时敢当面说我是一个打杂的,我肯定会骄傲地略带愤怒地反驳他(她):我是ZI艺术工作室的媒策人员。

我对我自己的工作定位十分清楚,我知道我是来干什么的,不过在谈到我的工作之前,我要先说说ZI艺术工作室。在2006年5月份,我穿着在阿依莲特价清货时3.8折买来的粉蓝色套装,脚蹬高跟鞋,挎着35块街边买的人造革包满头大汗地冲进了ZI的大门——我迟到了,它的地儿很难找,楼下没有指示标牌,我在底下一街之隔的百货批发市场上都兜了半个钟头,被问路的店主们一一露出匪夷所思的神情。最后,一个卖文具的店主指向对面楼顶,给了我一个方向。我就这样与ZI在独木桥上相遇了。

ZI是一个民间的艺术传播机构,承办一切力所能及的艺术活动。而我们力所能及的是小型的舞台演出和静态展览。ZI租在一幢废弃的酱油工厂顶层,这幢工厂一共四层,现在一、二层是酒吧,三、四层是不怎么出名的画家、摇滚乐队的私人工作室,当然还有好几家门口竖着巨幅妖娆的模特照的摄影工作室。这幢楼隔了一条马路,是我刚刚谈过的百货批发市场,这里卖缸瓦杯盘碗碟笔本手套袜子胶鞋劣质发饰和精品,ZI以这个市场为荣,认为这里提供了艺术所需的市井灵感。ZI在工厂楼顶层一上楼梯左转就是,一进门就是40平米的展厅——搞演出的话,这里就是表演厅,放电影就成了放映厅。展厅后方右拐是洽谈厅——姑且这么称呼这个房间,它的一面墙做成了落地窗,窗外老城区低矮的厂房、市集、狭窄堵塞的马路一览无遗,充足的阳光照着灰色的墙、吧台、书架和一套粗麻布沙发,再往里就是我们的工作间。

工作间约8平米大,设计部、行政部、公关部、媒策部都在里头办公。

设计部连主管和设计师在内共计一人,我们叫他老斑,因为他整日里洗换的衣服就两件黑白相间斑马条纹的T恤,他的家当有一台电脑和一台喷墨打印机。

行政部连同我们的老板陈玉萍和她当会计及办理杂务的妹妹陈雪萍在内共计两人。这两姐妹个儿都很高,陈玉萍三十来岁,婚姻状况不明,他们都叫她陈老师,一直跟我介绍她是个很有名气的画家。她的画我来的第一天就看过,靠在墙边打着包装,刚以一万的价格卖出了,要给买家送去。一团浓彩重墨中,我看出来画的是一个蜷着腿的裸体女人,但我看不出来画得好不好,她的名字,在我进ZI之前也从未听说。为此,我感到万分惭愧,直骂自己来艺术机构面试前也不先百度一下老板是何许人物好在面谈的时候恭维几句,真是个不懂艺术也不懂得装懂艺术的农村妇女。结果我进ZI工作的第一天诚惶诚恐得很,生怕一个不小心摔个杯什么的,让那位知名画家看不起我。后来当晚回到宿舍,我立马百度了下“陈玉萍 画家”,还真能百度出,不过十条左右的搜索条,除了“T城青年女画家”、“作品曾参与全国第×届××美术联展”等等简单介绍,基本没什么评论,我这才安了点心,看来不懂艺术的人还不止我一个。不过话说回来,我当时笃定的主要原因是我还是挺不懂装懂地自我认为艺术与名气没有必然关系,艺术上是否出名和她做生意的本事也扯不上很大关系。何况,陈玉萍人还是挺好的。至于陈雪萍,她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姑娘,长得很清秀,性格爽朗,没什么脾气,待人和和气气的,她对我们很好,在上班时间登记上经常包庇我们。她有个男友在北京工作,两人主要通过QQ联系。

公关部是负责接待、联系以及洽谈艺术活动的,陈玉萍兼任部长,底下一个来自长沙的男生,我们叫他老牛,这称呼的来历不详,他女友的照片我看过,很是漂亮,人在长沙读书,没事他就总拿着手机把弄,一副特情深特专注的表情,可是,不拿着手机的时候,他是个话头很痞的家伙,很喜欢在嘴头上占女同志的便宜。不过,我一直认为,其实老牛和陈雪萍很是般配,刚到ZI,我真的以为他们就是一对儿……


剩余部分阅读

地址:http://qianxin.blog.sohu.com/entry/

本文链接:

关键词:千信, 小说, 读书, 阅读,

(全文完        )

Comments

5 条评论(网友评论:4 条,博主回复:0 条, 其它:1 次)快速评论

  1. :gl: 不错~~~~

    • 鱼此鱼已

      同感。难得有人坚持理想。 :gl:

  2. 来过 ip 已送

    • 鱼此鱼已

      仅仅是为了送ip吗? :see:

你需要 登录 才可以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