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载入...

Archive for the '读写札记' Category


路过超市,看看家长带着小孩在排队等着一个小贩在小心翼翼地剥着橙子然后放到一个小机械上一压,把橙汁榨出来,盛在一个小杯子中。猴急的小孩等不急小贩递上来就冲过去自个拿起来,三两下喝完了,然后瞥了一眼家长又眼巴巴地看着从榨汁机械流程的橙汁。场景煞是热闹。 面对如此场景,当想起棉花糖之类的词汇,但是我想到...

你不用在手机的日程表里记录六一这个日子,无论门户网站还是街边广告,他们在无孔不入地渗透着告诉你:六一了,你要给小孩买点什么! 当然你也不要惊讶你小孩嘟着小嘴说:小明妈妈帮他买的那个毛毛公仔,现在特价促销了! 商业化的社会氛围在不断强调一个概念:节日到了,如果你没空,那就花钱解决这个问题吧。 于是每逢...

这几天老感觉中指第二个关节酸痛,无论我怎么揉搓也不见到有缓解的迹象。而且只是右手,左手正常得很。我琢磨着这究竟是什么怪病? 今天在一边操作鼠标一边在输入文字,也算是明白为什么右手中指出现酸痛了:鼠标之罪也。 (中药喷剂治疗炎关节炎鼠标手加拿大‘力肤叶’,如果你真的发觉关节不对劲,得了“鼠标手”,试一下...

深圳的公交车是分段收费的,售票员员在人缝了穿插腾挪着来收费。 也因为有了售票员这样一个人,公交车前后门都是可以上客的。 上下班的高峰期,公交车的前门和后门挤满了沙丁鱼班的乘客,想要上车和想要下车的乘客是要从几乎脸贴脸面贴面的人肉丛林中挤出一条缝来,上车的乘客就在这条缝里等待着公交车摇晃多几下,以把...

周末外出,在地铁里站着摇摇晃晃的,我旁边的一个女的也在晃呀晃的。我低头只顾玩着手机。 一个男的站了起来,轻轻拍了一下我身边的那个女的,说:"你坐吧!"。 我抬头瞥了一眼。只见那个女的有点笨拙地挪到座位上,坐定,紧接着说:"谢谢!" 原来这个是孕妇,车厢里其他仍然或是沉迷于手机,或是呼呼大睡,或是目无表情...

触摸屏的手机已经成为了主流,而且是价格越贵,触摸屏越是绝对的主流。键盘手机已经是小众,鼻祖级全键盘智能手机黑莓更是频率倒闭的境地。 我在这暂且不讨论手机品牌的更替,关注的是我们每天与我们形影不离的手机,如何改变我们生活,特别是触摸屏手机的出现,如何加速这种改变。 首先我们来回顾这么几个场景:车站的...

据说上一次农业部副部长关于吃一点毒奶粉也不会死的言论是被记者断章取义了,这一次人民日报刊登专家的言论:茶叶的农药残留不溶于水,是不是也被断章取义。 大陆食品“中毒“连连,上至农业部副部长下至基层食品安全执法人员,除了解释还是解释。说句不客气的话,计生部门非常感谢食品安全管理部门,假借你们的手实现了比...

昨晚在电视上看了北京金隅对阵美国传奇巨星队深圳站的友谊赛。说实在的,只能用恶心两个字来形容。为什么这么说呢?我们来回顾一下过程: 第一节,五十多岁的花大虫披挂上阵。知道点NBA历史的朋友都知道,花大虫是靠抢篮板抢进名人堂的,看见他篮底下威胁力。但是在咱们冠军金隅队面前,才不管你是谁,只是那么三两下,...

大多数人都认为,今年欧冠决赛是西班牙的另外一场国家德比。但是接连两场欧冠半决赛都完结了,人们看到的是德国德战车隆隆与英国海盗旗飘扬。 在人们惊叹,地球人无法阻止巴塞罗那了,切尔西人把巴塞罗那的神话给打破;C罗终于在国家德比中赢回尊严,但是很快就被德国的战车碾碎了梦想。 或许,你现在回更多的明白:为什...

周末时间有点无聊,从CCTV1一直翻到无名的abcdTV,除了相亲宫廷戏就是间谍三角恋,末了,丧失了信心与兴趣了。翻到了CCTV风云音乐,正在播放《情歌大师李宗盛》,就像一下子刺激到了G点,兴奋不已。不知道为什么,或许就是所谓80后的那点情愫被翻捡出来又被太阳晒着了。 暖哄哄的,我们生活过的那段光阴,在那些现在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