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载入...

周末外出,在地铁里站着摇摇晃晃的,我旁边的一个女的也在晃呀晃的。我低头只顾玩着手机。

一个男的站了起来,轻轻拍了一下我身边的那个女的,说:"你坐吧!"。

我抬头瞥了一眼。只见那个女的有点笨拙地挪到座位上,坐定,紧接着说:"谢谢!"

原来这个是孕妇,车厢里其他仍然或是沉迷于手机,或是呼呼大睡,或是目无表情地不知所谓。

那个男子瘦瘦黑黑的,穿着半旧T恤已经不甚服贴,翘起的衣领角已生污痕,变形的皮鞋有不少的泥迹,他应该干过不少苦力活,皮肤都泛着阳光样的光亮。

就这样默默地过了两个站,他欲言又止地向我靠过来,终究还是问了:"我想问下,到罗湖火车站,怎么坐车啊?"

我猛抬头看了一下路线图,有点焦急地说:"你坐错线了,现在是反方向了,…"我指着路线图给他解说着怎么坐车。

他再看了看路线图,嘀咕着跟我说:"我不会坐这地铁,我打的算了,你跟我说在哪站下打的比较号?"

这倒有点难住我了:"这打的过去要三四十块喔!"

他还在最方便打的的站下了,有个无比熟悉路线的的士司机带着,他肯定不会迷惘。

倒是我有点迷惘,昌达的现代科技把一大批甩入"落后"的圈子,也造就了一批"现代人"。"落后"的,如刚才的男子还不会坐地铁,但仍然保养着原始的尊老爱幼等美德;"现代人"大都沉迷于"手机",在消费了科技产品的同时,也消费了传统的美德,但仍没有培养起现代人的自觉意识。

这似乎是个"沙漏",底层的人虽然保有原始的美德,但在现代物质主义的影响下,在挣扎的底层显露原始的本性;所谓的现代人,在现代物质主义影响下,将传统美德消融为冷漠,在洋洋得意中暴露了最为原始的自私;夹在中间的可能是所谓的保守人士了,一点点地接受现代物质主义,一点点地消磨掉传统观念,有些许抗拒底层人,有那么多看不惯"现代人",他们也在所谓的痛苦中挣扎…这些难道就是社会过渡期。

我似乎正慢慢地经历着这过渡期,而且可能是绝大部分,这不知道是幸运还是悲哀。

会让座的老汉不会坐地铁

本文链接:

关键词:地铁, 孕妇, 深圳, 生活, 社会, 观察,

(全文完        )

Comments

1 条评论(网友评论:1 条,博主回复:0 条)快速评论

  1. 博主的思考很深入啊。我们从过去的熟人社会进入这种现代的社会(陌生人、高流动性),这里面的社会规则还需要长期的磨合。这就是所谓的转型之痛吧。

你需要 登录 才可以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