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载入...

路过超市,看看家长带着小孩在排队等着一个小贩在小心翼翼地剥着橙子然后放到一个小机械上一压,把橙汁榨出来,盛在一个小杯子中。猴急的小孩等不急小贩递上来就冲过去自个拿起来,三两下喝完了,然后瞥了一眼家长又眼巴巴地看着从榨汁机械流程的橙汁。场景煞是热闹。

面对如此场景,当想起棉花糖之类的词汇,但是我想到了退化一词。这并不是说小孩子喝喝橙汁就是退化,而是社会向着以机械代替人作为人的生理功能和社会技能的发展趋势的担忧。

榨橙取汁,这本身是胃的功能,眼前小贩操作的机械代替了胃的部分功能。

辨别南北,这是人需掌握的技能,然而越来越被导航取代。

人越来越成为机械的附属而存在。比如堵车,这不是为了让人到达目的地,而是为了车达到目的地。比如密码,这不是为了让人守住密码,而是让机器守住密码,你得为它记住一串字符。又比如手机,这不是越来越方便沟通,而是越来越让你搞不清楚是你带手机还是手机带你。

消费主义

这一切似乎都与"消费"一词有关,至于"物质主义"一词,也似乎是有关的。前端时间不是出现卖肾买苹果的极端事件吗?这可谓是赤裸裸的机械取代生理功能了。

于是出现了农家乐这样一种所谓健康的时尚,诞生了"菜是自己种的,鸡是自己养的,蛋是自己生的"这样伟大的标语。强调"自己"以区别"机械"生产,又借着"消费"的春风吹遍大江南北。

也正缘于"消费",使人"被利用"的价值发掘到了极致。比如有人卖肾也要买的苹果开发的视网膜显示技术,又比如常见的指纹技术,更甚者如滥用的DNA亲子鉴定技术。

"消费"借机械挟持人之所以为人的生理功能和社会技能,作为个体的人也逐渐丧失了队自身生理功能和社会技能的自觉。父母阔绰地"消费"机械榨取的橙汁,而不是"消费"橙子,小孩子也就这样在羡慕小贩操作的榨汁机械,潜移默化地学习着"消费"机械的便利,也慢慢被机械"消费"着。

或许人的这种自觉很劳神,然而我们嚷着自家没有葡萄那么多腰子(肾)却很伤身。

本文链接:

关键词:日志, 消费主义, 生活, 社会, 观察,

(全文完        )

Comments

哈哈,沙发有木有?!!!抢沙发快速评论

你需要 登录 才可以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