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上海首个宠物方舱建成,疫情下的毛孩子有救了!

大家好,我是喵耳朵。

上海的疫情已经从三月拉扯到了五月,虽稍见好转,但久久未平。

新增是少了很多,与前一阵子的几万新增相比,最近的数字让人看出了一种诡异的欣慰。

我不禁会想,这些被疫情牵扯到的养宠家庭,还平安吗?

别怕,人不孤独,总有人会在逆风吹起的时候,为你撑一把伞。

近日,上海市黄浦区老西门街道、梦花街抗疫指挥部主动跨前一步,在辖区内建立了全市首个动物方舱。

这家宠物方舱占地面积不大,一共只有两间房,一间大的可以安置三只大狗,40只小狗,一间小的可以安置十只猫。

目前只针对老西门街道的住户开放,主要接收照顾阳性感染者、密接居民的宠物,纯公益性质,只图让居民们有个安心。

这个小小的宠物方舱,是区政府与上海市三三宠爱宠物安心志愿者协会,和上海市芭芭拉宠物医院一起携手建立的。

芭芭拉宠物医院老板翟江,便是这个宠物方舱的临时负责人,也是其中的一名志愿者,宠物方舱的建立,他功不可没。

当时,街道很多居民因为疫情要被转运,许多的宠物无处可去,街道相关部门很头疼,他们联系到了翟先生,希望他可以帮忙建立宠物方舱。

翟先生一口答应下来,鬓角斑白的他跑前跑后地打扫场地,累的上气不接下气。

看到那些因为居民转运,而无人照顾的宠物,我真的很心疼,而且这些毛孩子,也是部分居民不肯配合转运的主要因素之一。”

“希望能帮他们解除后顾之忧吧,大家安心隔离,剩下的交给我们。”

“我希望,宠物和家人,一个都不能少。”

建立方舱的过程十分辛苦,就连和妻子的结婚纪念日,都是在紧张的筹备中简单庆祝的。

他的老婆也是一线防疫工作者,两个人不方便见面,只能隔着栅栏望向对方。

翟先生把蛋糕递到老婆面前,羞涩又腼腆地说道。

“结婚纪念日快乐!老婆,许个愿。”

终于,在五月份,这座小小的宠物方舱建起来了。

虽然不大,但是翟先生很用心地去对方舱进行运营和分配。

我们用了三天的时间,所有房子都打扫好消毒,把笼子安置,猫砂、猫粮、狗粮准备到位。”

“等准备好之后,立马把宠物转运到这里,转运进来之后再用次氯酸消毒液再次进行消毒。

为了避免疫情对宠物们造成伤害,这里的宠物不能随便乱跑,需要长时间呆在笼子里进行单独喂养。

虽然看起来很辛酸,但在这个大环境下,宠物们能在吃上一口好饭,喝上一口干净水,能有机会再次和铲屎官团聚,就够了。

我们不求多好的待遇,只求健康,活着。

终于,在前两天,宠物方舱迎来了第一位客人,是一只拉布拉多狗狗,十分亲人。

“吃饭了,乖,不要出来。”

这只狗狗前两天一直被寄养在居委会中,方舱一建成,翟先生就迅速地把它转运了过来。

“它在这里已经两天了,胃口也很好,精神也很好。”

身为宠物医院的老板,翟先生对于宠物寄养的照顾方法也很熟悉,看起来十分专业,小拉布拉多在这里除了不能自由活动外,一切都好。

我们这里的寄养就是按照正规店里的寄养方法,每天投食两次,喂食两次,喂水,喝完了就给它加。”

“让他们放心把毛孩子交给我,我会帮他们打理好,让他们早日康复,可以一起回家!”

为了照顾好每一只宠物,志愿者们还在寄养它们的笼子上贴上纸条,分别写上宠物的年龄、性别、主人、疾病史、性格等等

方便对它们进行区分照顾,保障大家都能安全地回到铲屎官身边。

同时,为了让铲屎官们更安心,方舱内还安装了很多的监控摄像头,手机上可以直接观察,保证这些毛孩子时刻都能被人看到,防止意外发生。

“我可以截图发给家长们看,安心的,免得他们总是挂念。”

是啊,怎么会不挂念呢?不是我们不相信这个世界,而是我们不敢相信了。

赌赢了,皆大欢喜,万一赌输了,连说理的地方都没有。

谢谢翟先生,谢谢志愿者们,上海的第一个宠物方舱虽小,但是你们迈出了第一步。

但,就是在这样暖心的微博话题下,喵耳朵却看到了许多不和谐的言论

“这钱谁出?宠物本来就是个物件!得到了额外的照顾!你当然要出钱!”

“人保障好了吗?吃饱了撑的?浪费医疗资源!浪费纳税人的钱!

我真的栓Q,都2022年了,怎么还有这种无脑智障问出这种问题?

怎么着,养宠家庭是不纳税吗?合着全中国的人花的都是你每个月交的钱呗,也不算算自己工资够不够纳税,无语。

来,脑残,我告诉你,养宠物的我们一样会依法纳税,并且只会纳更多的税。

去年下半年,宠物市场的营收破1000亿,不知道为多少人提供了岗位,交的税比你从秦朝干起来赚的都多,醒醒吧。

在看+扩散,目前已经有几座大城市建立了宠物方舱!这本就是社会进步的体现之一,值得更多地区学习!

上一篇:打瞌睡的小猫咪,警惕性却很高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