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世间》从龚明慧、章早坡到侯倩倩,人与人的出身差距太真实

文|吴清浅

电视剧《人世间》里周蓉有三个学生——龚明慧、章早坡、侯倩倩,他们分别代表着三类人,贫穷却纯朴的人、草根逆袭者、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人,他们的差距很大、很真实,或许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彼此的不同,注定他们会拥有某些绕不开的必然经历。

龚明慧是周蓉在贵州当知青时的学生。周蓉在贵州大山里插队时在金坝村小学任教,班上原本并没有女学生,是在她的积极发动下才有了女学生,其中就有龚明慧。龚明慧上完初中后考了师专,毕业后回到周蓉之前任教的小学也是自己上学的地方——金坝村小学当老师。龚明慧的选择让周蓉很欣慰,在决心从北京回吉春发展前,周蓉曾回到金坝村,看看以前洒过青春热血、也是爱情开花结果的地方,还见了龚明慧,鼓励她好好干。

当周蓉带着受了严重情伤的冯玥再次回到插队的地方时,再次与龚明慧相遇,只是这时的龚明慧已经不再是老师,是外出务工人员、三个女孩的妈妈。倒不是她不想当老师了,是因为超生,被公家开除了。而之所以超生,是因为婆家想要个男孩,前面两个都是女孩,当第三个还是女孩时,还把最小的女孩当男孩养,剃着短短的头发、穿着男孩的衣服。此时大的两个女孩已经挺大了,都已到了上小学的年纪,大的那个都快长到妈妈肩膀高了,却还没有上学,原因是孩子的爷爷说女娃迟早是别人家的,上也是白上。

从不让大的两个女孩上学是爷爷做主来看,龚明慧的婆家还是典型的封建家长制家庭,上不上学全凭爷爷一句话,要接着生,生到是个男孩为止,不顾生育政策,不在乎龚明慧会被开除,也是婆家的意见,可想而知受过比较高教育(1993年以前是可以这么说的)的龚明慧在婆家是多没有话语权了,只能听命于公公,由婆家作主。至于丈夫是什么样的人,剧里没有交待,不过从龚明慧的经历可以推测,她丈夫是缺乏主见的人,他能娶到村支书受过教育的女儿、一个老师,再结合生长的年代,多少受过点教育的。既然受过教育,怎么可能不知道认字的重要,不让女儿上学呢,哪怕还有重男轻女的思想,起码得让女儿上小学吧,可却没有,完全听父亲的。这就足以说明龚明慧丈夫就是个软弱的、没有主心骨的人。

至于龚明慧本人虽受过比较高教育,但她毕竟是在重男轻女的环境中成长起来的,且家里家外都是这样,想在婆家坚持自己的想法恐怕是不现实的。家里呢,她能上学完全是因为爸爸是村支书,又是党员,要发挥带头作用,这才送她去上学的。面对龚明慧成为婆家传宗接代的工具,外孙女在爷爷的主张下不上学,也不多管,可知龚明慧父亲本身也有重男轻女的思想,当初并不是心甘情愿地送女儿去上学的,是其身份让他不得不这么做。家外呢,龚明慧公公能这样理直气壮地不送孙女上学,加上十多年前周蓉发动家长让女孩上学那么难,周蓉在贵州当知青因是女性工分只能算一半,1993年周蓉再到金坝村当地又还是那么封闭、落后,要说整个村的环境有多开明,完全接受男女平等,那是不现实的。

1993年的金坝村交通不便,环境艰苦到小学都开不下去了。金坝村小学一直没有编制老师,编制老师嫌条件艰苦都不愿意来,留教的老师都是民办教师,拿的是民办教师待遇,工资很低,最后都走了。富裕点的人家都把孩子送到镇上读书,而贫穷人家别说送女孩上学了,送男孩子上学都难吧。很不幸,龚明慧的婆家就是比较穷的人家,不然龚明慧父亲也不会说她不到外打工挣钱怎么养活三个孩子,想让思想封建的公公送她女儿去上学太难了。

龚明慧夫妇为了生计都到成都工作,一年也不回几次家,见不到孩子几回。她回来看孩子时恰好就遇到周蓉,走时婆家还让她把小女儿带走,说孩子太多带不过来。此时大孙女、二孙女都挺大了,能自己照顾自己了,婆家要照顾的也不过是小孙女,而且还有大的两个不上学的孙女帮忙着,哪里就照顾不来呢,显然那是借口,嫌是女孩不想带才是真实原因。他们应该也知道龚明慧边带着孩子边工作很难,但还是这样做了,可见多么不喜欢龚明慧。龚明慧在婆家的日子着实不容易。

同样来自贵州的章早坡要比龚明慧幸运,很大原因是因为他是男孩,因为是男孩,他得以上学,还一直上到大学、研究生。贫穷让章早坡很现实,甚至世俗。他考周蓉的研究生那会儿是1997年,大学毕业已经不包分配工作了,得自己找,不过那时的大学生含金量还是挺高的。可章早坡还是决心考研,且考上的愿望很强烈,因为那时候的研究生稀缺呀,一旦考上无论是工作的选择还是待遇都比大学生多太多、好太多,家人也都指望他考上改变命运呢。于是为了考上研究生,他欺骗周蓉的感情。

章早坡铁了心要考周蓉的研,可能喜欢听她的课不是最重要的,至少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他做过“功课”,知道周蓉早些年在贵州当过知青,对贵州有特别的情感,甚至可能还知道周蓉对金坝村小学的“消失”很痛心的事,所以多次向周蓉表示,不管考没才上研他都要回贵州教书,他们村没有通往外头的路(跟金坝村很像),他想让他们那里的孩子通过知识改变命运,看到更大的世界。

这不就是周蓉的梦想吧,当年在贵州做知青时,她过得特别充实快乐,希望自己在金坝村撒下的星星之火能燎原。但同时,她也渴望获得更多的知识,她的家在东北吉春,所以考到北大,博士毕业后回到吉春。金坝村小学和龚明慧的事让她很痛心,她知道在贵州、在中国像金坝村、龚明慧这样的故事不是个例,她改变不了太多。可章早坡说的让她看到了希望,她希望章早坡这样的年轻人能继续实现她的梦想,一代代传承下去,星星之火最终就燎原了。于是,即使知道另一个考她研的女孩子侯倩倩的爸爸是丈夫蔡晓光新电视剧的投资人,即使跟侯倩倩及侯家父母吃过饭,对侯倩倩十分赞赏,还是选择章早坡。

其实复试时侯倩倩不比章早坡差,笔试成绩也如此,侯倩倩在考周蓉的研究生这事上之所以失败与其说是败在成绩、能力上,不如说是败在情感和出身上。侯倩倩在复试时对那句“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的诠释是让周蓉印象很深,得到的周蓉的高度肯定,可这和章早坡说到周蓉心坎上的“梦想”相比,弱了些,在梦想这事上,侯倩倩没和周蓉产生共鸣呢,没能替周蓉去实现青春梦呢。

在周蓉看来,章早坡可比侯倩倩更需要这个研究生,章早坡读研后,可以用更多知识改变更多大山孩子的命运,如果她不选他,可能他会落选,毕竟社会是现实的,那时候通过关系考上研的现象也挺普遍。而侯倩倩呢,作为大老板的独生女,不管她读不读她这个文学方向的研,甚至读不读研影响都不大,父母的大笔财产都是她的,如果非要读研,以侯家的经济条件和侯倩倩的实力,侯倩倩还有很多好的导师甚至比她周蓉还要好的导师可以选择。

当然,章早坡不幸被蔡晓光言中——说很容易的,上下嘴唇一碰,话就说出来了,但做就难了。研究生毕业后,章早坡并没有履行诺言回贵州,而是在吉春一个出版社工作,因为从一开始他压根就没想着回去,回老家当教师一个月才80,而在出版社一个月1200,他也要生存,有父母要养、弟弟妹妹要照顾。周蓉虽然失望,却没有怪他,或许是从龚明慧的经历,光字片孙赶超、肖国庆的经历,郑娟在周秉昆入狱后卖烤红薯、冰棍的经历以及过去自己在贵州初期吃都不够的经历里知道生存的不易吧。好在经历更坎坷的龚明慧给了周蓉安慰,外出务工多年后还是回到金坝村小学继续教学,还当起校长呢。

从现实的角度客观地说,不管是对龚明慧还是章早坡都没什么好指责的。龚明慧在婆家那里确实是软弱了些,可这不是在重男轻女、封建家长制的环境下成长起来的吗,她能于局限中努力学习、考师专、当老师、做校长已经很有突破了。章早坡是世俗了,欺骗了周蓉,可这不是招考环境不干净造成的吗,如果不送礼、不请吃饭对能否考上研究生没有半点影响,或者说他有侯倩倩那样的家境,他犯不着处心积虑地打感情牌,欺骗周蓉吧。至于侯倩倩,良好的出身确实给了她优渥的物质生活,加上是独生子女,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可当遇到周蓉这样不喜欢搞世俗这一套的人时,在章早坡这样的对手面前,是一定会输的,而如果遇到蔡晓光尤其是乔春燕这样的,哪怕她实力不如章早坡们,也必定是赢的。

这三人的经历不得不让人感慨出身的差距,如果龚明慧是出生在侯倩倩那样的家庭,或许她也可以只凭爱好做自己想做的事,考研、读被不少人认为没什么前途的文学专业;如果章早坡是个女的,可能他就跟龚明慧那样任由婆家欺负,如果他是生在侯倩倩那样的家庭,他就不用考虑生存问题;而如果侯倩倩出生在龚明慧、章早坡那样的家庭,她也难以逃脱重男轻女下的种种不公和无奈,生计面前或许也会像章早坡那样费尽心思欺骗周蓉。

所以说,人生的选择有时候真的就跟出身有关,出身确切地说是经济基础、有限的信息限制着你不得不面对些什么,终究绕不过某些经历曲折。这并不是说出身就决定着一切,就直接认命,而是要坦然地接受出身所带来的一些你没办法改变的东西,同时勇往直前、全力以赴,只有这样你才能从更多出身限制里跳出来,获得更美好的生活。

本文由清浅之说原创,欢迎关注,一起挖掘有内涵的娱乐生活!

上一篇:【紫牛头条】大学生为通过选修课直播跳舞,半个月涨粉超10万,瘦了12斤
下一篇:贵州医科大学党委副书记汤磊参加辅导员座谈会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