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疫情中“最难的一届高中生”:父母在前线抗疫,孩子留守农村备战高考

他们是人们口中“最难的一届高三学生”。

高中三年,疫情三年,全让他们给赶上了。

在还有一个多月就要高考的关键时刻,他们的生活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有的父母都是医务工作者,繁忙地奔波在抗疫第一线,根本无暇顾及孩子的学习生活;有的开启居家办公模式,和孩子一起get新技能,还有的积极投身社区志愿者服务,与孩子一起共同成长……

纵使外面惊涛骇浪,家,总是那个最平静的港湾。

口述:张阳、杨扬、宗之涵

记者:陈冰

张阳:留守农村,我给父母写了一封信

我叫张阳,是崇明城桥中学的一名学生,也是人们口中“最难的一届高三学生”。

好巧不巧,高中三年,疫情三年,全让我们给赶上了。

我的母亲在港西镇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工作,负责港西镇核酸采样工作。我的父亲在新村乡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工作,目前是新村乡隔离点的信息员和核酸采样员。自上海3月疫情爆发以来,我的父母日以继夜地奋战在抗击疫情的第一线,从未回过家。

我算比较幸运的,被爸妈“扔”在了位于新村乡的外公外婆家。虽然我们父子俩都在新村乡,但也是很久很久没有见面了。明明离得那么近,可我们一家三口的联系,仅仅只能靠寥寥几通电话……短短几句话,我也能够感受到他们工作的疲累,还有对我学业的担忧。

我已经一个多月没有见到他们了,很想念他们。所以,我想写一封信,让他们放心。

亲爱的爸爸妈妈:

你们辛苦啦!

高中三年,疫情三年,每当最危险的时候,你们都会挺身而出,奋斗在抗疫第一线。我的高中生活是不完整的,正当准备高考冲刺时,上海疫情爆发,无症状感染者急剧增加。

当听到这个消息时,我知道你们又要去工作了,妈妈临危受命去一线抗疫,事发突然,来不及准备,爸爸也在医院里十分忙碌,都没有空闲时间照顾我,所以我回到了乡下,在乡下有长辈会照顾我的衣食住等问题,也可以让你们安心,不用再顾虑我生活方面的问题。但这只是一部分,你们最担心的还是我的学习问题,怕没有你们的督促我会怠慢自己、怕我的成绩会有所下降、怕是因为自己的原因而导致我没有考到理想的大学。

你们不用为我担心,也不用觉得会对不起我,在你们最忙碌的时候我能做的就是确保自己的学习和生活,不让你们操心。老师和同学们都很关心我、照顾我,所以我并不觉得孤单,你们也可以毫无顾虑在前线作战。

我知道那是你们身上肩负的责任,我知道你们在守护我们大家的上海,隔离、全市核酸……这一件件重要的事都需要你们挺身而出,有你们的付出、守护,我们一定能够战胜疫情。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只不过是有像你们一样的人替我们负重前行……

我深深地理解你们,理解在前线披着洁白战袍的白衣使者!我一定积极响应国家的号召,少出门、勤洗手、戴口罩,自己照顾好自己,让你们无后顾之忧,做你们最坚强的后盾。

说再多,也比不了你们的付出,你们辛苦了!

你们亲爱的儿子

张阳

爸妈收到我的信后,心中五味杂陈,我妈还拍了一段视频发给我。她说,无论我在哪里,对祖国、对人民的大爱不能丢,个人的信仰不能丢,要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我们的人生才有意义。

我的高考志愿是江汉大学,对,就是位于湖北省武汉市的那座大学。我一直很想去武汉看看,那里也是一座很美的城市……当然,以我现在的实力水平,要想考上江汉大学还有一段不小的距离,所以得继续加油。

目前,我们是7点50开始上课,一般40分进课堂,我平时7点闹钟起床,中午周一三五是10点50下课,周二四是11点50,下午1点30上课,5点10分下课,课间我会运动一下,做一下keep,晚上吃完饭开始做作业,然后背书,11点睡觉。

我不搞疲劳战,如果头天晚上搞得太晚的话,第二天上课容易犯困,得不偿失。

目前,对我而言,也没什么很大的困难,学习上老师都很照顾我的,不会让自己有多大的压力,实在说就是因为在乡下嘛,网络有些不好,上网课的时候可能有些波动。

我想考个好大学,有个好点的学习环境,不瞒你说,平时呢也会看一点励志的小视频鼓励一下自己,不负自己和家人嘛。

现在,我就想着爸妈回家后,和他们一起好好吃顿饭、逛逛街、玩一玩。在去大学之前多陪陪他们。

我作为医护工作者的子女,更能体会到他们的不易,也在他们身上学到了强烈的时代责任和家国情怀。

杨扬蜜罐子里长大的孩子感受了一把21世纪的物资短缺

我是上海市区一所公立学校的高三学生。高三下学期的突然停课,已经是我高中三年遇到的第三次暂停了。

比起高一的懵懂和高三第一学期期末的戛然而止,这一次,我对网课的适应度提升了许多。目前,我每天7:30起床, 7:45进入腾讯会议做室内操,8:00正式上第一节课。上午一共要上五节课,12:05开始午休吃午饭。依照学校里的午睡习惯,我一般在12:40-13:00小憩一下。13:10开始下午的四节课程。

学校给我们安排了每周三次的体育课,内容是做操和一些垫上运动。由于快递管控,我没能买到瑜伽垫,垫上运动成了问题。于是,我把一件大号家居服铺在地板上,充当垫子用。

相较学校里的体育课,在家的运动量下降了,老师也没法监督到每一个同学,因此锻炼效果不如过去,所以我会在睡前做些简单的运动。

吃完晚饭后,我会进入腾讯会议,和同学一起开视频完成作业。有了晚自习的互相监督,作业完成质量甚至比之前好,因为我不好意思当着同学的面玩手机了。

因为家里没有打印机,我有时会在ipad上完成作业。ipad上我能更方便地上传,但一直使用电子产品,我会感觉眼睛有些疲劳。

做完作业后,我会背一会历史,再看一会手机,刷刷微博和微信,在24点前睡觉。

之前每天6点半就要起床,现在每天可以多睡一个小时,感觉有点赚了。

最让我遗憾的是,没有办法和老师同学们一起度过最后的半个学期,我非常想念大家和校园。

我的妈妈是一名社区医院的医生,从3月初疫情爆发开始,几乎没有准时回过家。每次听见医院有阳性,我都为妈妈担心,害怕她会被传染。现在,妈妈的同事也有被感染的,还有一半因为回家不能跨区上班,索性就在单位附近的酒店住下。他们都有一个多月没有回家了。

我妈因为单位离家近,所以现在还能回家。

她以前的工作主要是负责疫苗接种,现在每天都穿梭在各个小区给大家做核酸检测。因为人手不够,她有的时候需要一个人负责一整个小区的核酸检测工作。每天要抬起上千次手,要拧几百个试管盖子,回家的时候手都是抖的,累得饭都吃不下,只想喝冰饮料,可见穿着防护服的工作有多苦。

回到家妈妈也不敢太早入睡。因为任务往往都是凌晨12点半发布的。妈妈必须要时刻准备着,立即出发。

我的爸爸是个科研工作者,之前的科研工作非常繁忙,几乎没为家务事操过心。现在被封控在家,以前基本没买过菜的他根本没用过京东、盒马、拼多多之类的购物软件。这当然难不倒我的博士爸爸。他索性直接避开了这些软件,深入到小区的团购群里,每天忙着为家里添置各种食物,为家里储备了十几天的粮食,有米有面有菜有鸡蛋。

幸运的是,我家已经有了十几天的粮食储备,有米有面有菜有肉。

我的姑姑在3月初陪爷爷来上海做手术,因为疫情,现在他们俩无法及时回家,只能住在我家。原本宽敞的家一下子变得拥挤起来。

爷爷目前的就医困难仍未得到完全解决,我们都很担心爷爷时不时地会身体不适。

前几天爷爷突然感到腹部有些疼痛,爸爸急忙联系附近的医院,得知可以配一些药。大约半天时间,药成功地送到了我家,紧张了半天的我们总算松了一口气。

爷爷很想吃肉,可是现在买肉有点困难,姑姑就把家里过年时的腌腊存货全部翻了出来,总算暂时缓解了一下肉荒。这些腌腊制品我以前一直觉得不健康,根本就不会吃的。现在,也觉得很香了。

爸爸苦笑着对我说,让我们这些蜜罐子里长大的孩子感受一把21世纪的物资短缺,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是的,至少,我们学会了珍惜。

宗之涵最大的变化是一日三餐

我在上海的一所市重点中学读高三,就是一名很普通的高三考生。

从高三暑假开始美术集训的我,到去年12月才回学校上课,紧接着的一模、春考后便迎来了寒假。而寒假开学没多久,我们又因疫情再度回到线上学习。

疫情以来,学习环境从线下变成了线上,但我们学校的线上上课下时间包括考试时间都和线下保持一致。所以,该来的考试,该来的错题一道也不会少。

前面刚刚进行了语数英的线上阶段考试,现在还不确定我们的等级考要不要延期,但老师们还是按照5月初考试的时间给我们复习的。

这种不确定性也让我有一点点担心和焦虑。但生活还要继续,明天的太阳还会依旧升起,所以我还是得继续整理好错题,调整好心态,向着自己的目标迈进!

对于我们这个三口人的小家来说,一下子爸爸妈妈都在家工作了,家里倒也没有发生什么大事。

最大的变化就是一日三餐。

之前中午我是在学校吃饭的,晚上爸妈点外卖吃。他们都不怎么会烧饭。现在外卖不能配送了,我爸妈只能赶鸭子上架自己烧晚饭了。

妈妈因为兼职了小区的志愿者服务,要处理的社区事务非常繁杂,听说居委会已经完全无暇顾及我们这个小区了,都要靠志愿者来协调核酸检测、团购物资等工作,她说她置顶了十个小区的群。

小区里的老年人挺多的,要帮助好他们特别不容易。团购,发放孤寡老人的福利,然后还要帮我外公网上配药……

妈妈他们也没啥防护装备,我妈只好戴着浴帽下去做志愿者,她们没有大白服,只有简单的小蓝服。

感觉现在妈妈的志愿者工作比平常还要忙,有时候还要深更半夜通知大家做核酸检测,领政府发放的物资。她身体也不大好,经常头痛,我还真的有点担心她吃不消。

现在做饭的重任都落到了爸爸头上。我和妈妈已经没有什么特别的讲究了,只要能烧熟就行了,我俩戏称现在要看爸爸这个厨师的脸色过日子。

物资也特别紧缺,之前我们还是靠邻居的接济才吃上了肉丸子,以前我和妈妈都不喜欢吃这个,虽然我们都是典型的食肉动物。

不过爸妈的厨艺都在飞速提升。靠着小红书的做菜视频,我爸妈利用家里有限的糖盐和酱油做出了味道不错的食物。

爸爸生日那天,妈妈费尽心思给爸爸准备生日礼物,家里没面粉,没有黄油,没有模具,没有奶粉,没有燕麦,哪怕一个小小的蛋糕也做不了。后来妈妈用一包拉面,煎了一个荷包蛋,加了两片午餐肉给爸爸做出了爱心生日餐。

我的学习用品也快消耗殆尽了。很显然,它们眼下不属于必须的生活物资。修正带之前的囤货在网课第一周就用完了,3月十几号下单,被告知上海已经不发货了,现在已经习惯了没有修正带的生活了。

闲下来的时候,我会看看视频,画点画。现在上网课,其实自由时间也不是太多,而且也不能出家门,放学5点40左右,吃好晚饭写完作业也挺晚的了。

有时候刷微博,看到上面很多急救因为政策和基层执行问题没有办法实施,老人小区缺食物的信息,会比较生气。但我其实也做不了太多,所以还得安下心来学习。

我仍期待着春暖花开的日子再度回到学校,和同学老师共同度过高三的最后一段时光。

我心似葵,向阳而生!

【版权声明】本作品的著作权等知识产权归【新民周刊】所有,腾讯新闻享有本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上一篇:有你的老师吗?2021“中国高被引学者” 榜单发布(附化学名单)
下一篇:2022年南开学校雅润路校区建设最新进展 如何?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

  • 安全感

    想问各位有没有因为另一半做什么事或者说什么话然后觉得很安心呢~(或者让自己不要胡思乱想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