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质量职业教育助推橄榄型社会美好生活

· 编者按

近年来,国家对职业教育的高质量发展充满期待,而职普分流又让社会公众对职业教育何去何从充满关切。

4月20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三十四次会议表决通过新修订的职业教育法,并将于5月1日正式实施,这是该法26年来的首次大修。新职业教育法迅速引发社会高度关注,甚至产生了种种博眼球的错误解读。

新法究竟有哪些突破?反映了怎样的国家意志?对公众关心的问题有了怎样的回应?本期特别关注。

高质量职业教育助推橄榄型社会美好生活

文 | 陈国定

新职业教育法2022年5月起施行,是我国经济、产业与教育领域一部正逢其时、与时俱进、引领未来的意义特别重大的新法。新法将大力推动我国高素质技术技能人才培养体系的转型、应用型人才的供给侧改革,为我国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建设“橄榄型社会”美好生活奠定坚实的长远的职业教育发展战略基础。

新法将我国职业教育提升调整为与普通高等教育协调发展的类型教育,尤其着力于职业教育与产业结构相协调的高质量发展。经过30多年的快速发展,我国居民收入得到大幅提升,GDP跃居全球第二,国家发展进入到经济转型、产业升级的利用新一轮技术革命推进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新时期,我国经济发展向全球价值链上游演进,产业转型、产业升级对高素质技术技能产业人才的需求极其迫切,加快加紧推动劳动者技术技能培养体系与产业结构发展相协调相适应就显得尤其至关重要。

橄榄型社会,也叫做纺锤型社会,就是两头小中间大,以“中等收入群体”为主体的社会。影响收入结构最大的要素是“产业结构”。我国中等收入群体进一步扩大的动力已经从原来经济高速发展的以就业数量增长提高劳动者收入为主的通道,进入到了经济高质量发展的以就业质量增长提高劳动者收入为主的新通道,技术技能的提升将成为我国广大普通劳动者进入中产过渡层,进而进入中产阶层的主要途经。只有加快推进以提升劳动者技术技能为核心的职业教育高质量发展才能继续保持我国人均GDP与工资的持续增长,跨越中等收入陷阱,持续提升人民生活水平,从而实现我国橄榄型社会美好生活的战略目标。国家从提升全球经济竞争力的战略高度建设我国高质量职业教育人才培养体系是正逢其时,也是当务之急。

新法的施行,职业教育将与普通高等教育一道成为中产阶层的摇篮,并将与时俱进,快速发展壮大。当前世界经济正以产业互联网革命、生产全要素数字化革命等一系列变化而演进或突变出新的产业结构,进而生成新的职业结构。自动化、人工智能和新技术的普及,将深刻改变全世界每个国家的每个行业和每个工种。面向就业的职业教育与产业发展在本质上是一种更为紧密联系、相互影响、互为促进的关系,《腾讯2022新职业教育洞察白皮书》显示,我国整体职业教育行业现有学员体量约为 3 亿人。麦肯锡全球研究院2021年《中国的技能转型:推动全球规模最大的劳动者队伍成为终身学习者》研究报告指出,全球可能有多达1/3的职业和技能变更将发生在中国;人才培养模式的转型或将能帮助中国持续提升人民的生活水平。

新法为我国应用型人才培养模式转型与职业教育高质量发展提供了条件与历史性发展机遇,在政策创新、举办者创新、市场创新与监管创新等诸多方面释放了巨大的创新空间,将引领未来我国职业教育的蓬勃发展。在学校教育政策方面,新法打通了中等与高等职业教育的贯通培养、开辟了高等职业教育本科以上层次的教育。教育结构的变化将快速推动我国劳动者结构构成的变化,从而推动整个社会结构、收入结构的快速变化。在职业教育举办者方面,教育机构、产业公司、行业协会等举办者的多元化政策将为教学内容、人才培养、办学理念等方面创新释放出新的空间。产业公司、行业协会等举办者也将在产教融合、校企合作等填补技术技能发展与市场需求之间缺口方面发挥主力军作用。教育培训市场方面,新法鼓励采用数字化等技术发展职业教育,对教育技术的投资将不断加大并更加活跃。由于提供微课程、碎片化学习、线上线下融合学习模式等数字化职业教育平台的兴起,人工智能、虚拟现实等教育技术工具的使用,职业教育的受教育者将有更多机会、更加方便地随时、随地获得授课效率高、教学效果好与教学质量高的学习机会。我国超过9亿网民,尤其是占劳动力总数的30%的多达2.2亿的需要变更职业的劳动者将获得巨大收益,数字化职业教育在劳动者终身学习方面将大放光彩。

我国高等教育发展从始于20世纪80年代的精英化、大众化到本世纪20年代进入普及化阶段,高质量职业教育体系将是高等教育发展到普及化阶段的极其重要的组成部分。高质量的职业教育:从产业人才供给方面看,应该为我国14亿人口支撑起国家工业门类齐全的全产业链持续供给高素质的技术技能人才;从职业教育的产业价值看,应该是全球视野下领先的职业教育,有为我国产业升级到全球产业价值链上游提供应用型科技研发的高层次职业教育人才支撑与科研思想的引领作用,实现职业教育类型高等教育应有的引领产业发展的教育贡献;从劳动者职业生涯成长方面看,应该是伴随劳动者职业成长生涯,可以不断赋予劳动者职业高素质品德,赋能劳动者职业高质量就业能力、造就劳动者职业生涯发展的自我学习能力的普及化教育。

今年5月起实施的职业教育法解决了我国教育发展急需解决的如何从一套以适应工业经济发展需要为导向的学科高等教育体系转型成为使之能够适应“后工业经济”时代对创新和数字化需要的职业教育与高等教育协调发展的普及化教育体系的重大战略问题。在未来几十年,我国社会经济发展随着产业结构的调整、产业新体系的构建,现代化高质量职业教育体系的建立,将逐步走向以“中等收入群体”为主体的社会形态,最终实现我国橄榄型社会美好生活的社会发展战略目标。

(作者系中国教育发展战略学会民办教育专业委员会副理事长、广东省教育研究院首届特约研究员)

制作:刘佩云

编辑审核:贺春兰

上一篇:青年大学习:把青春献给祖国(附上期学习情况排名)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