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锦松:拒绝移民,放弃美国2300万年薪,迎娶23岁中国跳水皇后

钱不是万能的,可“有钱能使鬼推磨”这话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在金钱的巨大诱惑面前,又有多少人能够守住底线不动摇呢?香港特别行政区前财政司司长梁锦松告诉我们,他就可以。

梁锦松是逆袭成功的典范,也是金融界的天才人物。他在花旗银行工作了二十多年,在40岁的年纪成为花旗银行香港区的行长。四年之后,花旗银行美国总部也向他发出了邀请,许诺他2300万的年薪,只是有一个硬性的要求,那就是移民美国,但是这触及到了梁锦松的底线,所以,他果断拒绝了。

一颗红心向祖国的梁锦松,在中国仍然实现了事业爱情的双丰收。23岁的中国跳水皇后伏明霞,被梁锦松通身的气度折服。即使有着26岁的年龄差,两人依旧走到了一起。现在的他们,一家五口,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如今梁锦松依旧在金融行业工作,为祖国的建设和发展尽心尽力。梁锦松是如何逆袭成为世界闻名的金融大亨的?

跳水皇后的丈夫,引发众人讨论

跳水皇后伏明霞宣布结婚的时候,新闻媒体都炸开了锅。她才只有23岁,还很年轻。可伏明霞新婚的丈夫,却比他大了整整26岁。伏明霞的粉丝想不明白,她怎么会嫁给一个可以当自己爸爸的男人?

伏明霞是天之骄女,是中国人民的骄傲。她是10米跳台的跳水天才,在每一次的比赛中都能取得最让人满意的成绩。1991年,13岁的伏明霞横空出世,拿到了自己的第一个世界锦标赛冠军。时隔一年,她又拿到奥运会10米跳台的冠军。在这个项目上,她是最年轻的奥运冠军。

无数国人的目光,从此都聚焦到了她的身上。即便是后来退役,伏明霞也是粉丝心目中的白月光。明明23岁还可以做很多很多事情,她却心甘情愿用婚姻困住自己。大家不理解,非常不理解。她的丈夫的一些信息,大家有所耳闻。他是香港特别行政区的财政司司长,梁锦松。

有人对伏明霞抱着最恶意的猜测,觉得她不过是看中了男人的资源和金钱。有人也对梁锦松抱着最大的恶意,觉得他不过是贪图青春的少女和少女身上的光环。明明是两情相悦的感情,在某些人的心目中却被蒙上了不堪的外衣。

一个历经千帆的成熟男人,本身就会吸引年轻的、带着崇拜之心的少女。伏明霞之所以会爱上比自己年长这么多的梁锦松,完全就是因为他超强的个人魅力。但凡了解梁锦松的故事的人,都不会觉得伏明霞的决定是错误的。

梁锦松不仅仅是一个财政司司长,他还是鼎鼎有名的金融大亨。他跺跺脚,可能金融界都会抖一抖。他在全球的金融行业的影响力,都是不可估量的。一些有名的金融牛人,看到梁锦松都得规规矩矩叫一声“前辈”。

梁锦松这个人,到底有何等魅力?一起看下去,你就知道了。

险些误入歧途,逆袭文科状元

1952年,梁锦松出生在一个贫寒的家庭之中。他的父母都是打零工的,家里一共9个子女。每一个新生命的诞生,都无法带给这个家太多的喜悦。他们带来的,只是更大的生存负担。

父亲是这个家最大的劳动力,每天拼死拼活地在外面工作,才能勉强维持家庭的运作。挣钱已经占据了全部的时间,他没有多余的时间和精力去关心小孩的成长。因此,梁锦松几乎就是在放养模式下长大的。

上学之后,他的叛逆期来得很早。他讨厌学校,讨厌老师那种生搬硬套的教育方式。他觉得,这样的学习生活是没有意义的。把时间花在无聊的书本上,那是在浪费自己的生命。

当时的梁锦松,一心扑在了乒乓球这项他最喜欢的运动上。不仅如此,他还热衷于创办校内的报刊。拉着志同道合的朋友入伙,这才是他认为有意义的事情。

没有花心思学习,他的成绩自然是一塌糊涂。家长没空管他,他行差踏错也没能及时得到纠正。有一次期末考试,梁锦松所有科目的成绩都没有及格。他触碰到了学校的红线,校领导商议后决定开除梁锦松。

直到这个时候,梁锦松的家长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梁锦松自己也很慌,离开学校之后他也不知道自己能去干嘛。幸好,他遇到了一个好老师。他的语文老师陈耀南,因为校刊的事情一直很欣赏他。遇到这么大的事情,陈耀南拼尽全力把梁锦松给保了下来。

“老师费了这么大力气,才让你可以回到学校继续上课。老师不需要你回报什么,只希望你能珍惜这次机会。不要再浑浑噩噩地浪费时间了,该收心了。”

“老师,您知道我为什么不爱学习吗?”

“我大概,能看出一二。从你创办校刊这个事情上来看,你是一个很有想法思想很活跃的孩子。平时的表现也能看出,你大概很讨厌应试教育吧。可是没办法,现在的大环境就是这样。你没有能力去改变,那你就必须学着去适应。只有考进了更好的学校,才能做你自己想做的事情。”

陈老师的话,让梁锦松久违地沉默了。他不得不承认,道理确实如此。他一味地抗拒学校,只会让自己走进歧途。从那以后,梁锦松洗心革面努力学习。他本来就聪明,开始发奋之后就进步神速。很快,他就追到了年级前十的位置。一年过去,第一名的宝座就属于他了。

高考那年,梁锦松成为文科状元。他的梦中学府香港大学,已经向他敞开了大门。他选择了金融专业,与看似枯燥的数字打起了交道。

读大学以后,他还受邀回到高中向学弟学妹们传授经验。梁锦松说:“在学习技巧上,我也没什么好说的,大家都比我聪明。我只想说一点,适应自己。听有的小朋友说,我是逆袭的神。我的逆袭,靠的就是适应自己。不仅要适应成功,还要适应失败。认清自己最需要的是什么,很重要。”

说到适应自己,梁锦松一直以来都做得很好。读大学之后,他没有把自己的日程局限在校园和课本上。纸上得来终觉浅,封闭的环境中绝对接触不了最先进的理论。所以,他报名参加了“海上学府”的行动。

进入花旗银行,外汇专业大神

所谓“海上学府”,其实就是在邮轮上游历不同的国家。在游历过程中,梁锦松接触到了不同国家的经济理论和金融行业规则。这些真实体会到的东西,比书本上的文字和数字生动太多。他给家里写信的时候,也说:“我想,我找到了真正的乐趣。”

作为一个贫寒家庭出生的孩子,“海上学府”也极大地扩充了梁锦松的视野。他没有想到,原来世界的另一头是这个样子。原来野心两个字,可以连接如此丰富的东西。从此以后,野心在梁锦松心中也成为了褒义词。认识金融,认识世界,就是梁锦松的野心。

大学毕业以后,梁锦松凭借优秀的简历成功进入了花旗银行。当年的花旗银行,在香港金融界是数一数二的地方。在这儿工作的人,都是行业中的佼佼者。梁锦松把这里当成历练的地方,却没有想到自己在这里一待就是二十多年。

刚来的时候,他还是实习生。跟着优秀的前辈做case,学习商业上的迎来送往。两年以后,梁锦松就是年轻一批员工的中坚力量了。他被派到了菲律宾,进行更系统的培训。在这里,梁锦松接触到了高精尖的金融行业知识,也对外汇这个专业有了更深刻地了解。

从菲律宾回来以后,梁锦松就专攻外汇这一个领域。他有天赋,又手握理论实践的丰富经验。很快,他就打出了自己的名号。他独立负责的外汇项目,赢得了客户的交口称赞。他做外汇买卖,还为银行狠狠赚了一大笔钱。

梁锦松的名字,不仅仅在香港获得了认可。当他被派到纽约、新加坡等地方工作的时候,那里的人都将他奉为外汇大神。全国各地的外汇项目只要来到花旗银行,客户首先指定的负责人肯定是梁锦松。在事业上,梁锦松可谓是志得意满。

与此同时,他也在不断被提拔。从实习生,到正式员工,到项目专员,到主管助理,再到自己成为主管。这一路,梁锦松走得稳扎稳打。当他正式成为管理层的时候,他也才刚过而立之年不久。

在空余时间,梁锦松也没闲着。他知道,工作对于人来说是一种输出。如果只有输出而没有输入的话,那么一个人迟早会因为内耗而身心俱疲。所以他来到了哈佛大学,进修管理学。他已经是个管理人员了,可不能对管理知识一窍不通。

也就是说,在繁忙的工作中,梁锦松还取得了哈佛大学的管理学位。这样优秀又自律的人,怎么可能不成功呢?这些年,梁锦松也接触了不少国外的业务。他不排斥为国外的客户工作,但他有时实在见不惯他们的某些经济文化。

拒绝高薪诱惑,坚守国内阵地

梁锦松的成就太过突出,他现在的职位已经匹配不上他的价值了。于是40岁那年,梁锦松被任命为了香港区花旗银行的行长。在梁锦松之前,从来没有一个华人可以在这里走到这么高的位置。他感念这个平台给予自己的一切,工作更加卖力。

当然,梁锦松的名号在国外已经打响了。当上行长之后,他的成绩更加突出。44岁那年,美国的花旗银行总部向他发来了邀请。

“梁先生,香港已经完全无法满足您的发展需求了。您的成绩有目共睹,我们也非常珍惜您的才华。现在花旗银行总部邀请您来美国担任副主席。我们为您提供2300万的年薪,也会为您的家人提供更好的生活保障。”

“老实讲,你们开出的条件的确很诱人。不过我想,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你们,也一定有条件吧。”

“跟您这样的聪明人说话,还真是爽快。条件当然有,我们需要您和您的家人移民美国。手续不用担心,我们会协助办理。”

“这个条件,是必要条件吗?”

“当然!”

“好的,那么我现在就可以给你们答复。感谢你们的赏识,不过我想我还是留在香港更好。这里有我需要的一切,更重要的是,这里才是我的家。”

“梁先生,您可以再考虑一下。2300万的年薪,我们也不是随便开的。”

梁锦松压根儿没有考虑,果断拒绝了。在他看来,跟美国人一起工作和成为美国人这两件事情,是有本质上的区别的。他从来都认得清自己所处的位置,也从来都热爱自己脚下的土地。他是香港人,他也相信香港总有一天会回到中国。

他希望在那一天,自己可以堂堂正正地说一句:“我是中国人!”2300万的年薪固然很诱人,但梁锦松分得清什么最重要。他仍旧留在香港,仍旧奋斗在自己喜欢的金融行业当中。

1997年,香港回归祖国的怀抱。梁锦松激动万分,在现场亲眼见证了交接仪式。他印象当中,自己从来没有哭得这么放肆过。就好像是一个漂泊许久的孩子,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家。那种归属感和满足感,会伴随梁锦松一辈子。

香港回归之后,与内地的经济交流也更加密切了。梁锦松自认在金融行业工作这么多年,还是有些心得的。他想要分享自己这些年的工作成果,让更多后生得到成长。于是,他开办了培训课程。全国各地都有人专程来到香港,就为了听梁锦松的一节课。受益匪浅,是人们说出得最多的评价。

也正因如此,梁锦松实现了另一种意义上的桃李满天下。在金融行业能叫得上名字的人物,几乎都曾经是梁锦松的学生。他们见到梁锦松,都得恭恭敬敬叫一声前辈。而梁锦松倒是平易近人,从不以自己的身份拿乔。

在花旗银行待了二十多年,还是到了说再见的时候。梁锦松跳槽到了摩根大通银行,担任中华区的负责人。以他的资历,就算是吃老本都绰绰有余。可他从未这样想过,他说:“尸位素餐这种事情,绝不允许在我的身上发生。”

果断弃商从政,收获美满生活

在摩根大通工作的时候,梁锦松又收到了一封邀请信。这封信,来自特首董建华。他说:“香港特别行政区,如今缺一个财政司司长。财政司的工作,事关重大。司长这个职位,要求也很高。这个人必须对香港金融情况了然于心,还要有一定的社会知名度能够服众。思来想去,我觉得你最合适。”

“您想好了吗?真的觉得我合适?”

“你在香港金融行业深耕这么多年,专业能力不用多说。你有丰富的管理经验,管理一个财政司绰绰有余。最重要的是,你的口碑名声也一向很好。你不合适,还有谁合适呢?”

“既然国家需要,那我没有二话。您就说吧,需要我什么时候走马上任。”

弃商从政这个决定,梁锦松做得非常果决。他深知,自己在商业领域的进步空间已经有限。而目前政治发展需要他,那他就义不容辞。财政司司长,年薪只有245万。虽然这个数字已经不小,但比起他以前的工资水平已经缩水了将近九成。钱不钱的,梁锦松根本没有考虑过。

说白了,他现在的工作已经不是为了钱的。他更看重的,是自己的一颗心。他对国家是有信仰的,他热爱自己生存的环境。任何时候,只要中国香港需要他,他都一定会站出来。能用自己所学为国家做贡献,对他来说是一件很光荣的事情。

除了事业丰收,梁锦松的生活也即将迎来“大满贯”。他曾经有过一任妻子,他的大学同学谭淑芬。可两个人结婚那阵儿,正是梁锦松拼事业最忙的时候。一年下来,他可能有九十个月都不在家。聚少离多,夫妻感情自然会变淡。两个人好聚好散,如今还能称得上一声朋友。

在那之后,梁锦松一直没有考虑个人问题。直到参加香港“杰出领袖”颁奖典礼,他遇到了伏明霞。伏明霞是跳水皇后,也是本次颁奖典礼的嘉宾。两个人的位置刚好挨在一起,便有一句没一句地聊起了天。

梁锦松心疼伏明霞,小小年纪为了事业吃了那么多苦。伏明霞崇拜梁锦松,拥有历经千帆的沉稳和格局。两个人大概是一见钟情,没多久便恋爱了。

当时的伏明霞年纪小,又在北京生活。两个人相恋,阻力不小。伏明霞的家人,也不同意两人在一起。可两人依旧排除万难,在伏明霞23岁那年走进了婚姻的殿堂。

如今,两个人育有一个女儿和两个儿子。一家五口在一起,日子过得像神仙一般美妙。事业家庭双丰收,梁锦松觉得自己的人生再也没有什么遗憾了。

如今的梁锦松早已到了退休年龄,却依然奋斗在工作的岗位上。他从财政司离开之后,又做起了自己的事业。下一步他要做的,就是医疗产业。这是一个市场几近空白的产业,如果做好了又能收获巨大的社会意义。

医疗资源的紧缺,是当今社会的常态。梁锦松认为,医疗产业的发展,必将助推国民健康大行业的发展。利国利民的事情,他自然要坚持。更何况,这还是他热爱的行业。

结语

梁锦松这一生,完美诠释了商人的傲骨。在他身上我们看到,商人不再是唯利是图的角色。在家国大义面前,一切都可以往后排。每一个中国人心中,都应当有这样一道底线。爱国家,就是爱小家,也就是爱自己。民族大义四个字说起来重若千钧,但它其实渗透在了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

上一篇:江西财经大学2021届毕业生就业质量报告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

  • 雷面试 分享

    不敢打的太明显,不知道这间公司有什么能耐。分享一下我自己:CS硕班,专业在机器手臂、机器人、演算法,面试公司:一家包装成欧美商的香港科技公司,面试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