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90、95,三代“小花”生存图鉴

2022年3月28日刊|总第2825期

Q1末的剧集市场迎来了“加时赛”。

古装剧《与君初相识》与都市剧《余生,请多指教》的同期开播,让“大剧”风又刮了起来。

按理说,一部是古装仙侠剧,一部是都市生活剧,播出平台、播出方式均不相同,之所以会被放在一起讨论,主要还是因为剧中的两位女主有点联系。

年龄相仿的迪丽热巴和杨紫,作为90花(通常指1990年前后出生的女演员)的代表,正迎来同期作品的正面PK。

但放眼市场大环境,当下的每一部作品对这批即将步入30岁的青年女演员来说,都显得尤为重要。

随着以杨幂为首的85后女演员通过大量作品在影视圈站稳脚跟,用“小花”来指代有一定知名度和影响力的青年女演员,变得十分普遍。以年龄为界,更细分的“85花”“90花”“95花”也随之产生。

伴随她们走红的,是近十五年影视市场的变迁和观众喜好的变化;纵然每个人都有大量作品傍身,也逃不开市场洗牌和新人换代。85花、90花、95花看似是三代女演员,但她们的走红方式、市场需求却存在一定相似性与关联性。

是什么造就了三代“小花”之间的代际差异?如今她们为什么又会集体回归演电视剧?随着年龄变大、生存空间变窄,“小花”们又将何以破局?

时势不同,境遇不同

青年女演员之所以能成为“花”,无一不有大量作品和粉丝人气傍身。换言之,无论是85花、90花,还是95花,都是经历过市场考验的女演员。但同时,她们的走红,也离不开时势造人。

以杨幂、赵丽颖、唐嫣、刘诗诗、刘亦菲等为首的85花,是率先吃到“流量红利”的一批人。

2005年《仙剑奇侠传》的热播,开创了游戏改编电视剧的先河,也让仙侠剧彻底红了起来。剧中刘亦菲饰演的女主赵灵儿的悲剧结局,至今还让很多观众意难平。

2009年暑期档“剧王”《仙剑奇侠传3》的播出,则让剧中的三位女主演杨幂、唐嫣、刘诗诗迅速走红。赵丽颖的走红稍晚些,2011年《新还珠格格》中的晴儿一角让她脱颖而出。

通过“古偶”(古装偶像剧)走红的85花,之后也基本都选择继续出演“古偶”来巩固人气。杨幂出演了《宫锁心玉》《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唐嫣接了《轩辕剑之天之痕》《金玉良缘》,刘诗诗有《步步惊心》《风中奇缘》在手,赵丽颖有《陆贞传奇》《花千骨》。

在电视时代,85花几乎人人都有爆款剧在手。当时较为宽松的古装剧政策,为85花成为国民“流量”女演员提供了客观条件。

从2014年起,电视台和网络平台的话语权开始发生转变。电视剧市场增速放缓,网络剧遍地开花。大众注意力的由台转网,也意味着这批通过国民爆款电视剧走红的85花的成功路径,很难被复制。

因此从90花开始,青年女演员基本吃不到现象级电视剧的台播“红利”了,她们的走红路径各有千秋。

迪丽热巴是因为出演《克拉恋人》中的女二号高雯和加盟现象级综艺《奔跑吧》做常驻MC,凭借剧中的真性情人设和综艺中的好性格圈粉无数。童星出身的杨紫本就靠着《家有儿女》积累了国民粉丝基础。“电影咖”周冬雨自出道起几乎一直在电影圈打转,手握“三金”,让她在奖项上成为90花的佼佼者。

时势不同,虽然90花在古偶领域很难达到85花的“爆度”,但“大女主”古偶剧还是能帮助她们固粉。

因此走红后的迪丽热巴接拍了《烈火如歌》《三生三世枕上书》《与君初相识》等剧;杨紫成为《天乩之白蛇传说》《香蜜沉沉烬如霜》《沉香如屑》等大IP改编剧女主;周冬雨也接了大制作的《千古玦尘》。

随着2019年最严“限古令”政策的出台和彼时IP剧泛滥的市场大环境,想要通过一部现象级古偶剧爆红变得难上加难。因此95花的走红更显“另辟蹊径”。

98年出生的赵露思,通过网剧《传闻中的陈芊芊》走红。三流小编剧意外卡进自己写的剧本,以女配的身份在“女尊”世界逆袭,这种借“穿越”化解性别冲突的奇特剧情设置,帮助赵露思吸了不少粉。

98年出生的周也,因为出演耽改剧《山河令》走红。纵然是一部双男主剧,但周也却凭借古灵精怪的顾湘一角而受到关注。背靠和颂传媒的她,经常跟着老板李冰冰出席各大时尚活动,也顺势成为时尚界的新宠儿。

97年出生的关晓彤,也是童星出生,先后参演过80多部剧集,但以配角居多,古装剧《九州·天空城》是其作为女主的最早代表作。但真正让关晓彤跻身一线95花的,还是她和“流量”男演员鹿晗恋情曝光的新闻。

当下“反套路”的超级网剧代表作,对95花而言必不可少。但随着网台话语权转变、短视频分流等,这些网剧只能形成圈层爆款,很难实现全方位的国民触达。而从时势看,85、90、95三代小花中,既赶不上国民流量又有新人追赶的90花,成了当下生存空间被压缩得最窄的一批。

苦于转型,殊途同归

虽然85、90、95花的走红方式、走红程度不一,但走红后的她们却都面临着一个相似的境遇:偶像女演员戏路固化,转型迫在眉睫。

从相似职业规划来看,某种程度上,三代小花实现了“殊途同归”。

85花的转型以向电影市场进军为主。刘亦菲是85花中最早转换赛道的,自2006年《神雕侠侣》播毕后,近十几年没有拍摄电视剧。

然而常年在电影市场打转的她,并未产出过多佳作,电影《致青春·原来你还在这里》《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或多或少让其口碑受挫。疫情期间,本被寄予厚望的迪士尼巨作《花木兰》“转网”播出,也让其转型之路再度陷入未知。

杨幂的电影之路“喜忧参半”。人气强大并不一定是好事。早年间她主演的《小时代》《分手大师》《何以笙箫默》等作品,多是高票房低口碑,在一定程度上折损了她的观众缘。近些年杨幂自己可能也意识到了这一问题,接连出演的《绣春刀2:修罗战场》《宝贝儿》《刺杀小说家》口碑质量都有所回升,但很难在短时间内改善之前根深蒂固的银幕形象。

刘诗诗、唐嫣、赵丽颖各自走红后,也都先后在电影市场闯荡过,但多以大制作和高口碑电影中的“边缘角色”为主。比如刘诗诗参演了《绣春刀》,唐嫣参演了《九层妖塔》,赵丽颖参演了《乘风破浪》,基本都是大男主电影中戏份并不吃重的女性角色。

电影转型对于85花而言,困难重重。

而对于只吃到一半“流量时代”红利的90花来说,转型则要考虑“多条腿走路”了。

靠参加《奔跑吧》积累了大量人气的迪丽热巴,在综艺赛道玩出了新花样。2019年担任《创造营2019》的男团发起人,同年还加盟了《极限挑战第五季》,表现都令人印象深刻。但随着选秀叫停、“综N代”的疲态化现象显现,靠参加综艺固粉绝非长久之计。

其间,迪丽热巴也尝试在电影领域转型,但收获的多是小成本电影,诸如《傲娇与偏见》《21克拉》中的女主角色,对于其在电影市场的影响力并无过多加成。

杨紫凭借几部古偶成为一线“流量”女演员后,参演的几部电影《烈火英雄》《沉默的证人》等,戏份也并不多,远不如其在电视剧领域的掌控力。若是接下来能尝试更多现实题材剧集,对杨紫而言,可能会比朝着电影咖的方向发展更容易,因为在成为“流量”女演员之前,她在正剧《战长沙》《大秧歌》中证明过自己的演技。

周冬雨的转型则完全相反,已经在电影领域凭借《七月与安生》《少年的你》拿下“三金”大满贯的她,近几年也主演了不少电视剧,比如《麻雀》《幕后之王》《新世界》《千古玦尘》等,类型多样、角色多变,但要么因为人设不好,要么因为古装扮相不佳,或多或少都影响了她之前拍电影积累下的口碑。

90花的转型之路虽不至于如85花一般受挫,但也远比坚守自己走红的赛道要难得多。

至于刚刚走红的“网生一代”95花,转型的客观需求还不是那么迫切,但她们已经开始未雨绸缪地全方位“刷脸”了。

以关晓彤为例。综艺方面,关晓彤连续四季在《王牌对王牌》中担任固定MC。电视剧方面,“古偶”与现实题材“两把抓”,在古装剧《我就是这般女子》中过了一回古代骄纵霸道却心地善良的郡主瘾,待播剧《胡同》则又化身新时代先锋,为老城区改造奉献满腔热情。

电影方面,接连参演张艺谋导演的《影》和郑晓龙导演的《图兰朵:魔咒缘起》,抛开口碑的参差,确实积累了不少名导资源和大制作演出经验。

赵露思和周也的职业规划,也和关晓彤大致相同,电视剧、电影、综艺三栖发展,但仍以电视剧为主。

由此可见,无论85花,90花,还是95花,无论主攻电影市场还是电视剧市场,都是流量和市场“需求型”选手。不同时势虽然带给她们的发展境遇不同,但手握代表作、粉丝基础庞大的她们,证明了自己在青年女演员中的实力。

纵然不少“小花”仍面临着转型迷茫,但从她们接下来的待播作品也能看出,回归擅长的古装剧和现实剧或许才是破题之道。当剧集赛道变窄,同时具备影、视、综协同发展能力的演员,才会更有市场。

【文/刘冰倩】

上一篇:张国荣温情舞台回顾,重温经典引人泪下
下一篇:76岁香港戏骨黄虾去世,独居养老院晚景凄凉,曾出演《僵尸先生》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

  • 小心Tinder跟line这个人

    如题:这位大陆人在Tinder上盗用不同人的图,就我所知有两个人被盗用了,他的line名字叫林志虎,欢迎大家附上他的其他假身分!,这张是他的Line动态,被盗图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