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绍峰《青面修罗》终面市,院线电影转投网络有前途吗?

2022年5月16日刊|总第2874期

5月1日至今,内地电影市场票房收入累计3.95亿元。这样冷清的市场,可谓是惨淡之极。

北京、上海等地的疫情反复。清明档、五一档的众多热门新片纷纷宣布撤档,影响一直延续到今天。

此时,全国正在营业的影院超过8000家,但新上映的影片寥寥无几,商业号召力更是无从谈起。

在影院对新片望眼欲穿之时,一部名为《青面修罗》的电影于5月13日登陆爱奇艺、腾讯、优酷等各大视频平台。

这部由李仁港自编自导,冯绍峰、胡军、金晨等众多明星主演的武侠片,原本是面向影院而制作的院线电影。

《青面修罗》在2018年完成前期拍摄,因导演中途转战拍摄《攀登者》,从而延长了后期制作。期间经历疫情,最终转为网络电影上映。

制作前后历时4年多,耗资上亿元的《青面修罗》,成色到底几何?

疫情以来,院线电影转投网络平台并未形成气候。这条赛道似乎鲜少有制片方问津,这又是为何?

《青面修罗》的三处短板

《青面修罗》在各大视频平台采用PVOD(单片点播付费)模式上线,统一价格是会员6元,非会员12元,付费之后即可观看全片。

影片改编自圆太极所著小说《刺局》,这也是电影最初的片名。院线电影转投网络有很明显的制作优势,毕竟有冯绍峰、金晨等一众明星,还有杀声四起的百人团战。这些都不是通常意义上的网络电影可比拟的,以影片的制作规模来考量,花6元看这部电影,不算吃亏。

但并不能说这是一部好电影,尤其是考虑到李仁港导演曾经有过《见龙卸甲》《鸿门宴传奇》《天将雄师》等古装片佳作。横向一比较,明显感觉《青面修罗》的水平下滑了一大截。具体来看,有三处短板导致影片拉胯。

第一处短板,武打设计不够精彩。李仁港导演此前的作品《黑侠》《锦衣卫》中,都有精彩的动作场面。但是到了《青面修罗》这里,武打设计乏善可陈。动作场面属于典型的套路武打,都是规定的路数,缺乏想象力和难度。

导演曾经合作的男一号是李连杰、甄子丹、成龙,他们都是动作明星。《青面修罗》的主演冯绍峰、胡军是专业演员,动作戏就不是强项,可这偏偏又是一部动作元素吃重的武侠片。这就让武打设计很难达到一个理想的水准。

第二处短板,悬疑情节不够严谨。《青面修罗》的故事情节围绕着江湖和庙堂展开,刺客组织受雇于人,目标是几位朝廷大官。权谋与暗杀相伴,局中局的设定本该很吸引人。但片中人物的目的性太过明确,身份甚至是有点昭然若揭。人设没有处理好,戏剧逻辑也经不起推敲。

片中最典型的一个例子,就是女刺客秦笙笙(金晨 饰)的身份。影片最后来了一下反转,表示她给齐君元(冯绍峰 饰)设了一个局。但是这个反转并不出人意料,在之前的剧情中,秦笙笙从一开始接触齐君元就表现出动机不纯。她有阴谋诡计是一眼让人看穿的,这样的悬念和反转是不是太草率了?

第三处短板,架空历史不接地气。影片一开场就说:“这是一个用刺客解决问题的时代。”看似是解放了思维,却看得人颇为迷惑。

齐君元装有灵活自如的机械手臂,赵闯(胡军 饰)身披盔甲有双翼护体。大到宫殿,小到灯笼,片中的服饰、景物的设计风格都是自成一派。各种奇异的机关和道具层出不穷,放到现代戏中也不违和,但这偏偏是一部古装片。架空了历史,让这部武侠片看起来像是魔幻片。

综合来看,《青面修罗》拥有大明星、大场面,还有原著IP加持。但是,由于在动作场面、悬念情节、美术设计等方面的缺点,导致影片成为一部包装华丽的失败之作。

院线电影为何忽视网络赛道?

院线电影转网的开端,还要追溯到2020年春节档。其中,徐峥执导的喜剧片《囧妈》,被字节跳动公司高价购买了网络独播版权。

鉴于当时全国影院停业的态势,影片于大年初一上线字节旗下的西瓜视频免费播出。影片上线之后,的确为西瓜视频实现了一波用户拉新。

《囧妈》开启了疫情时代院线电影转网络的先河,但此举立刻受到院线方的批评。原本该在影院火爆上映的电影,直接走上网络平台。影院少赚了这一部电影的票房不说,如果其它影片有样学样,影院未来如何立足?

《囧妈》终究成为了个例。这部影片是TO B形式完成的一次院转网,平台一次性购买了版权,免费请用户欣赏。但是,能让平台花高价购买的单部影片毕竟是少之又少。

之后虽然也有《征途》《肥龙过江》等几部影片院转网,但基本都是TO C模式。电影片方与平台合作,以单片付费的形式推送给用户。等于是一个云影院,用户需要买票看网络电影。

疫情至今,已经两年多的时间。虽然院线电影频繁面临撤档问题,但真正放弃院线发行的影片寥寥可数。

虽说2022年清明档、五一档频现空窗,但国产片影依旧牢牢盯住市场动态,静等市场恢复。

院线电影为何忽视网络平台赛道?首轮播出为何一定要坚守影院呢?总结下来,大概有以下三个方面的原因:

第一,收入无法匹敌院线。此前上线的《征途》《倚天屠龙记》等电影,都没有公布过最终的网络分账收入。参照今年几部网络电影的收入来看,《阴阳镇怪谈》收入3767万元,《大蛇3》3044万元。

对于中小成本的网络电影而言,这个收入是比较可观的。对于投资动辄上亿元的院线电影,单部收入1亿元都不一定能算是盈利。

网络平台也希望拥抱头部电影,只是《长津湖》票房收入57亿元,《唐人街探案3》收入45亿元。这样的票房量级,显然是当前的网络电影无法达到的高度。有了这个收入优势,电影片方自然愿意坐等疫情消散之后的影院复工。

第二,盗版难以消除。盗版是电影绕不开的痛,只要平台一上线,盗版可能很快就会跟进。有了盗版,影片转网络发行之后,还是难以保障收入。

由于盗版的存在,单片付费也很难长久。影片收费一段时间之后,可能也就转为VIP用户免费观看了。

第三,电影效果的损伤。单从《青面修罗》来看,影片中的宫殿场景宏大, 有几处动作大场面也的确砸了重金拍摄,这就是为影院而拍摄的电影。影片的动作场面不好看,也是屏幕受限。假如在影厅观看,即便是宽10米的普通银幕,所呈现效果也绝非电脑/电视屏幕所能比拟的。

看电影所要感受的是影音效果。普通影厅的音响都要耗费十余万元打造,更不要提IMAX影厅价值百万元的音响设备,影院始终是电影展现出最佳效果之地。

即使一部水准不高的电影,在影院中依旧可以提升些许的魅力,这就是电影院的魔力。

综上所述,影院依旧有超越网络平台的明显优势。稳定的票房收入,是众多撤档影片苦等影院全面复工的主要原因。

从过去的《囧妈》到今天的《青面修罗》,院线电影转网络发行不会终止,但暂时很难成为大趋势。

参考北美电影市场。疫情以来,好莱坞虽然也有《花木兰》《哥斯拉大战金刚》等影片转网络发行。但是,待到北美电影院恢复营业之后,院线电影依旧是主攻影院方向,院转网只是一时的权宜之计。

只要电影院还在,电影就是为其而生。

【文/崔汀】

上一篇:4期拿下20个冠军,本场林子祥又“炸场”,这档综艺还不成王炸?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

  • 师大人也有同感啦

    我修创业学程的课、美术系的课每堂课至少都会遇到两名以上台大的学生,创业学程教室位置不多,美术课更是,如果学生少,老师甚至还可以一对一教学…,我也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