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业银行“钱大掌柜”的奇幻漂流

经济观察网 记者 万敏“‘钱大掌柜’已经由同业条线移交给零售条线,并预计升级版App年内上线。”兴业银行行长陶以平在3月25日的2021年度业绩说明会上表示。

钱大掌柜是兴业银行银银平台于2013年12月推出的互联网理财品牌。作为一名“钱大掌柜”的资深用户,记者此前数年曾在这个App上多次购买过一些名声不显的小城商行、农商行发行的理财产品,和大银行相比,它们的收益率往往更高,在银行理财还没有打破“刚兑”的年份里吸引力很强,且不用在这些银行开户就能直接线上买入,便捷性也足够好用。

而这些优势正是曾经有“同业之王”之称的兴业银行,在中小银行同业银银平台能力的输出产品。因此,这样一个明显是面对零售理财的业务产品,却是由同业业务部门打造并运营也就不足为怪。

几番起落后,“钱大掌柜”迎来了新的定位。“今后零售财富平台只有‘钱大掌柜’一个,我们希望依托钱大掌柜充分融入互联网经营体系,将它打造成一站式财富产品超市。”陶以平在业绩说明会上,对“钱大掌柜”寄以厚望。

在各家银行跑步进入“财富管理”赛道的当下,“钱大掌柜”还能续写往日的荣光吗?

从银银平台到互联网金融

2007年12月1日,兴业银行正式发布“银银平台”,是在国内率先推出的银银合作品牌。

银银平台从个人柜面通、代理接入现代化支付系统业务开始起步,已发展成为涵盖支付结算、财富管理、科技管理输出、资本及资产负债结构优化、外汇代理等八大业务板块的完整金融服务解决方案,支撑着兴业银行的同业业务发展,对于这家总部位于东南一隅的股份制银行在全国攻城略地,功不可没。

截至2013年年末,兴业银行银银平台交易总额已达1.32万亿元。也就是在这一年的12月11日,兴业银行银银平台推出“钱大掌柜”,成为继2007年该行在国内率先推出银银合作品牌“银银平台”之后,针对互联网金融业务的又一重要布局。

当时的宣传资料介绍,钱大掌柜是依托“银银平台”搭建的庞大合作网络,该行引进移动互联网的创新基因,通过整合线上线下资源,旨在打造一个更加高效便捷、互利共赢的财富管理平台。

在银行的互联网化进程还在从PC端缓慢的向App端过渡时,支付宝给银行们带来的焦虑主要停留在支付业务的层面。直到2013年6月13日,支付宝上线了余额宝,这款与天弘基金合作的货币基金产品,给用户提供了一种全新的“买基”体验,打开支付宝APP直接购买或赎回,1元起购,收益率远超活期存款。

余额宝的横空出世给银行的资产负债运营理念造成的冲击,令“金融脱媒”成为那几年里银行讨论最热的词汇,同时也启发了银行对互联网金融不只是渠道线上化,更是从投研、产品、运营的全面变革的思路。

“互联网金融给传统金融体系带来了较大冲击和变化。”时任兴业银行同业业务部负责人在2014年2月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从业务特性来看,传统银行体系是以风险控制和质量保证为核心,而互联网金融是以客户体验为中心,两者在理念、逻辑、文化上有很大差异,在原有的银行体系之下发展互联网金融容易“水土不服”。

在这位负责人看来,兴业银行的银银平台以及原有的理财门户本身的商业运营模式就蕴含着互联网金融的基因,此次推出“钱大掌柜”正是将这种模式明确并加以强化。这是该行经营管理思维模式转变的开始,也是整体经营战略转型的一个契机。

2013年,也成为银行业同业业务发展的重大转折点。2013年5月23日,银行间拆借利率开始上升,拆借利率高企、流动性期限错配等在2013年6月19日达到了高潮,引发“钱荒”事件,这背后是多家银行扎堆做大同业业务规模,在银行间市场拆借短期资金以维持资产负债久期匹配。

由此开始,银行同业业务迎来金融强监管周期。2014年5月16日,央行等五部门联合下发的《关于规范金融机构同业业务的通知》(简称127号文),对金融机构同业业务做了界定,并将分类管理。该文要求单家商业银行同业融入资金余额不得超过该银行负债总额的三分之一。

政策影响下,银行业同业业务受到冲击,规模不断缩水。

转向财富管理之路

作为当时的同业之王,兴业银行的同业业务遇到大考,寻求向标准化、资产证券化和大资管方向转型。

2014年3月,兴业银行推出兼具财富管理和支付功能的新一代现金管理产品“掌柜钱包”,凭借突出的收益表现和良好的用户体验,迅速成为银行系宝宝类产品的佼佼者。

1分钱起购,当日申购无上限,具备当时业内最高当日赎回额度3000万元,赎回资金瞬间到账……除了与同类产品具有更高限额、更方便的流动性的特点,“掌柜钱包”还依托“钱大掌柜”所连接的众多银银平台合作银行及第三方支付公司,支持近百家银行卡购买,覆盖面更广。

在银银平台的支撑下,这项业务量迅速起飞。据2014年年报,“钱大掌柜”个人客户数量截至2014年年底已超过100万,掌柜钱包产品规模为551亿,跻身前十大货币基金阵营。

不过,这一年受强监管影响,同业存款利率下行,也拉低了理财产品的收益率,尤其是中小银行发售的以同业存款为主要投资标的的银行理财产品。2015年开始,央行多次降准降息,在货币宽松叠加同业规模缩水的因素下,曾经收益率一度高达6%甚至7%左右的宝宝类理财,开始跌入收益率3%的时代。

2015年是兴业银行银银平台的高光时刻,银银平台合作客户数在这一年的年底达到653家,其中,理财门户合作客户254家,期内累计销售产品21633.7 亿元,同比增长51.24%;柜面代理结算累计联结网点超过3.62 万个。

“钱大掌柜”个人客户数量在这一年底达到340万,较期初增长215%;“钱大掌柜”面向终端客户金融产品销售规模达7740亿元,同比增长42.43%。

在当时的“钱大掌柜”里,客户已经可以购买银行理财、信托、证券、基金、保险、贵金属、资产交易所产品等各类财富产品。

作为银行系宝宝类产品的一员,“掌柜钱包”到2015年末产品规模达675亿元,年中一度突破千亿元大关——几乎达到当时银行系宝宝产品规模的半壁江山。据余额宝、比达咨询发布的《2015“宝宝”理财产品市场研究报告》显示,截至2015年6月4日,国内各种“宝宝”类理财产品的资金规模为1.79万亿元,其中银行系占比14.1%,资产规模2518亿元。

2016年3月,钱大掌柜推出理财产品转让平台“钱大交易”,这是兴业银行为盘活客户持有资产、同时为客户提供更灵活的产品而推出的交易平台,解决理财持有客户的流动性难题,同时也为理财投资人提供了期限更多、收益更灵活的产品选择。

2016年年报显示,“钱大掌柜”个人客户达710万户,数量仍较上年翻倍增长,但期内钱大掌柜面向终端客户金融产品销售规模仅6353亿元,较上年下滑。“掌柜钱包”期末产品规模431亿元,较2015年年末下降约36%。

2017年,兴业银行推出“财富云”模式,将钱大掌柜产品后台与中小金融机构的柜面网点、网上银行、手机银行等前端销售渠道对接,客户可以通过中小金融机构的渠道直接购买钱大掌柜产品。

当时,兴业银行银银平台联结的3万余个柜面网点的数量,已经远超过了单家国有大型银行1至2万个左右的全部线下网点数量。在“流量”运营理念还并未深入人心的时候,这些线下网点的流量已经源源不断的转化到了线上。

这一年,兴业银行称“钱大掌柜”注册客户突破942万,期内钱大掌柜面向终端客户金融产品销售规模6221.22亿元。

值得关注的是,2017年10月14日,银监会网站消息显示,银监会全面落实全国金融工作会议精神,维护银行业稳健运行,以同业、理财、表外业务为重点推进银行业市场乱象整治专项行动,遏制资金脱实向虚,降低影子银行风险。截至当年三季度末,银行业同业资产和负债双双收缩,比年初分别减少2.6万亿元和2万亿元。理财产品增速连续八个月下降,截至当年9月底已降至4%,比去年同期下降30个百分点,同业理财余额比年初减少2.6万亿元。

2017年之后,兴业银行并未再公布“掌柜钱包”的期末规模,淡化了“钱大掌柜”的相关披露信息。从用户数量来看,自2018年突破千万后,每年还在以几十万到百万左右的量继续增长,到2021年,“钱大掌柜”签约客户为1526万户。

一位曾在某农商行从事直销银行业务的人士告诉记者,记忆中的钱大掌柜曾有过风光时刻,理财做得好,产品一边对外输出,一边也能提供很多很多小银行的产品,在业内很有名气。

在兴业银行“同业之王”光环淡去的同一时期,也正是招商银行、平安银行依靠金融科技投入支撑零售业务转型,规模和业绩在股份制银行中节节上升的时期。

当下,兴业银行正在重构互联网开放式财富管理平台“钱大掌柜”,以图谋财富银行进击一流。2021年财报显示,“钱大掌柜”加大与大型城农商行、上市银行、理财子公司等机构合作力度,产品丰富程度不断提高,打造统一财富平台和财富管理品牌。报告期内,银银平台面向同业及其终端客户销售财富产品10637.63亿元,同比增长52.69%。

目前,记者看到钱大掌柜App内有26家银行和银行理财子公司机构,此外,还提供了兴业信用卡、消费金融、兴业信托等集团内合作公司的业务入口。

近年来,银行加速财富管理布局,开始重新打造线上运营的App阵地,强化品牌概念。去年8月,江苏银行直销银行将其APP进行全方位升级,更名为“天天理财”,为用户打造“增值、普惠、便捷”的纯线上金融服务,江苏银行直销银行的用户数已超3000万户,管理用户资产超800亿元,“天天理财”APP月度活跃用户达140万。

2021年,中信银行的理财子公司信银理财直销 APP上线应用商城,报告期内,外部渠道新增销售金额 1278亿元;直销APP渠道开户客户数超过100万户。

值得注意的是,在钱大掌柜上线后不久,2014年3月27,兴业银行的直销银行也正式上线,也覆盖电脑、手机、iPad三大用户终端,包括提供权益类投资产品的服务频道“兴业红”、兼具投资与支付功能的T+0基金产品频道“兴业宝”、“智盈宝”、“理财”、“定期”和“基金”。并且在当年末也推出了一种T+0货币基金产品,与“掌柜钱包”的定位极其相似。

记者曾咨询过兴业银行相关人士,直销银行与钱大掌柜的功能异同,而即使是银行内部人士,也很难解释清楚,只是直销银行由其电子银行部门打造运营,与钱大掌柜由同业业务部门负责不同。

现在,在兴业银行网站上,能搜索到的关于其直销银行的消息,集中出现在2014-2016年左右,而兴业银行年报中也并未披露直销银行的业务数据。

上述财富业务人士表示,电子银行部门做直销银行的风潮已经过去,现在银行内的电子银行部门更多是中后台技术支持,不再直接参与前台业务。并且,银行从互联网金融到数字化转型,开放银行的理念也进入了新阶段。

“今后零售财富平台只有‘钱大掌柜’一个。”与其他银行的理财App相比,钱大掌柜已经积累了可观的注册客户数量和开放式产品货架理念,未来是否能带来更好的产品和更好的使用体验,有待进一步观察。

上一篇:日本宣布新一轮对俄制裁措施 包括禁止从俄进口煤炭
下一篇:银行理财频现“破净”面临首考,长期来看稳健优势不改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