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全国车企可能停产?上海牵动两三万供应商,工信部已派出工作组

4月14日晚和15日晨,小鹏汽车(09868.HK;XPEV.US)CEO何小鹏、华为智能汽车BU CEO余承东分别在个人朋友圈发文认为,上海供应链问题可能导致5月全国整车厂停产。

对此,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常务理事贾新光告诉红星资本局,现在主要问题在长三角、东北地区,华中、华北、东南地区目前影响不大,而且企业一般都有储备可以支撑一段时间。汽车行业分析师颜景辉在接受红星资本局采访时也认为,整体来说减产是肯定的,但是不至于全面停产。

同时,红星资本局今天从工信部获悉,工信部近日派出上海前方工作组,推动重点工业企业稳定生产和复工复产、保障产业链供应链运转顺畅。根据设立的保运转重点企业“白名单”,集中资源优先保障集成电路、汽车制造、装备制造等重点行业666家重点企业复工复产。

好消息还包括,上汽集团(600104.SH)计划在4月18日启动复工复产压力测试。上汽集团工作人员告诉红星资本局,“这是前期的准备工作,能否复工复产还要看摸排情况和疫情情况。”这被认为是吹响了上海本地汽车产业链复工复产的号角,对整个汽车产业链都会带来重大影响。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今日午后,汽车零部件板块集体拉升。上声电子(688533.SH)、常熟汽饰(603035.SH)、新泉股份(603179.SH)、沪光股份(605333.SH)、福耀玻璃(600660.SH)、天龙股份(603266.SH)、伯特利(603596.SH)涨停,另有超10只个股涨幅超过5%。

5月全国车企面临停产危机?

专家:没那么绝对

4月15日,华为智能汽车BU CEO余承东在朋友圈发文称,如果上海不能复工复产,5月之后所有科技/工业产业涉及上海供应链的,都会全面停产,尤其是汽车产业。

他表示,4月中旬开始,部分企业就已经开始因上海等封闭导致供应链断供停产了。如此持续下去,产业经济损失将会很大。

此前一天,小鹏汽车(09868.HK;XPEV.US)CEO何小鹏发文称,如果上海和周边的供应链企业还无法找到动态复工复产的方式,5月份可能中国所有的整车厂都要停工停产了。他同时表示,好消息是目前部分部委和主管部门正在尽全力协调,并期望更多政府和主管部门的支持和共同努力。

不过,多位行业专家和相关人士认为,情况没有那么绝对。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副秘书长、中国汽车工业经济技术信息研究所所长陈士华向媒体表示,“没有这么绝对,只能说可能会出现大面积停产的现象。”虽然一般车企在配件补充中断的情况下,依靠库存维持正常生产的时间有限,但是各生产企业供应链的具体情况不同,也有通过寻找替代渠道补充配件等生产资源来实现正常生产的可能性。不过,如果上海、吉林等地长期不能复工复产的话,肯定会对中国汽车行业带来负面影响。

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常务理事贾新光告诉红星资本局,“现在主要问题在长三角、东北地区,华中、华北、东南地区目前影响不大。另外,企业一般有一定的储备,可以支撑一段时间,但是不可能长时间。”

汽车行业分析师颜景辉则向红星资本局表示,整体来说减产是肯定的,但是不至于全面停产。他预测紧俏的汽车品牌会因供不应求涨价,或是出现变相加价的情况。

受多重因素叠加影响

3月汽车产销量明显下滑

上海和吉林两地是中国汽车生产的核心地区。上汽乘用车、上汽大众、上汽通用、特斯拉(TSLA.US)等多个品牌的整车生产工厂都位于上海。2021年,上海汽车产销量分别为283.32万辆和73.68万辆,约占全国汽车总量的10.7%和3.5%。

受多重因素叠加影响,3月汽车产量明显下滑,产销远低于市场预期。中汽协数据显示,3月汽车产销量分别为224.1万辆和223.4万辆,同比下降9.1%和11.7%。国内主要汽车厂商3月第三周、第四周的日均市场零售量分别为3.5万辆、3.9万辆,同比下降近30%。

多家车企暂时停产是3月汽车产销量大幅下滑的重要原因之一。进入4月,车企暂时停产的情况进一步扩大。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指出,4月全国汽车产销压力确实很大。

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因疫情防控要求,于3月16日、17日停产两天,3月28日起暂停上海超级工厂生产活动。大众汽车在上海的工厂于4月1日至5日停产。4月9日,蔚来汽车(09866.HK;NIO.US)宣布整车生产已经暂停,部分车辆会推迟交付。

因供应商停工、停运原因受到影响的还包括长城汽车(601633.SH)、长城坦克、长安汽车(000625.SZ)。

不过,4月14日,蔚来汽车表示,目前供应链略有恢复,合肥生产基地正逐步恢复生产,但后续生产计划还有赖于供应链恢复情况。而有接近长安汽车的人士向红星资本局透露,主机厂两班倒改为一班,闲置产线人员已调往上游模具工厂等地方支援生产。

红星资本局了解到,部分车企预见性地储备了大量零部件存货,但这些存货只能支撑1-2个月。

汽车独立分析师张旭向红星资本局表示,提前储备零部件对车企的资金压力很大,目前车企几乎没有可用的措施来渡过眼前的难关。按照惯例和经验判断,可能出现车企大面积停产。

此外,上海是世界第一大集装箱海港上海港的所在地,也将一定程度上影响汽车零部件和整车的进出口。

长三角地区汽车供应链究竟有多重要?

从停产车企的声明可以看出,供应链断供停产是整车企业停产的主要原因。

围绕长三角地区建设的汽车供应链极其发达,规模以上汽车零部件企业就有超过600家。算上小微企业,上海地区的汽车零部件企业多达2万多家。苏州、无锡、常州有着更为密集的供应商布局,江浙沪几乎覆盖了一辆汽车的所有零部件生产环节。统计局数据显示,长三角地区在国内汽车产量占比约为21.6%,汽车工业增加值占比高达31.2%。

全球零部件百强企业,几乎都在长三角地区设厂,包括博世、安波福、博格华纳、电装、采埃孚、延锋伟世通、飞思卡尔、得仪、宁德时代(300750.SZ)等,囊括了芯片、发动机、电子电气、动力驱动、底盘系统、动力电池、智能座舱、内饰外饰、座椅、仪表、轮胎、线束,以及各类塑胶、塑料、金属制品、玻璃基础原材料供应商。

仅博世一家零部件企业停工减产,就会直接影响汽车产量。长城汽车2月销量同比下滑20.5%,吉利汽车2月销量环比减少46%,都把原因归于博世汽车部件(苏州)有限公司生产的车身电子稳定系统(ESP)供应不足。

4月11日,博世宣布在上海和太仓的汽车零部件工厂采用封闭运行。

3月29日,国内最大的汽车线束供应商安波福通知上海工厂员工居家,造成了线束短缺。此外有报道称,采埃孚浦西工厂尽管封闭生产,但物流不畅导致运输中断;蒂森克虏伯在上海的动力总成工厂也直接停产。

此外,电池巨头宁德时代在宁德的主要工厂也采用了封闭生产的模式,此前曾有消息称,宁德市工信局要求暂停来料进入宁德。宁德时代表示,公司严格采取网格化管理措施,确保宁德基地有序开展生产。

业内人士指出,物流不畅、原料供应限制、人手不足,封闭运行的工厂产能维持在较低水平。

工信部派出上海前方工作组,全力推动复工复产

红星资本局从汽车零部件企业了解到,此次受到影响较大的主要是位于上海的工厂,其他地区影响不大。但牵一发动全身,传统主机厂一般有2万-3万个零部件供应商,只要一个关键零部件无法供应,车企的生产就会陷入停滞,这又会导致主机厂停止向其他零部件供应商下订单。

贾新光特别强调,汽车生产的特点之一是缺一个螺丝都要停产,汽车配套的特点是有的零部件可能一个工厂供应全球。

上声电子是汽车声学产品供应商,其相关负责人向红星资本局表示,公司工厂位于苏州,没有停产减产。

福耀玻璃相关负责人向红星资本局表示,公司在全国有十几个生产基地,就近与主机厂配套。其中位于长春和上海的工厂受到了一定的影响。主机厂停产影响零部件交付,即使在当地没有工厂,如果主机厂停产就不需要采购零部件。现阶段很多品牌销售困难,主机厂会调整生产进度,延缓零部件采购。

其指出,主机厂多达3万的零部件供应商,很大一部分来自江浙地区,特别是电子器件,这些地区的工厂存在停产、减产的情况。此外,除了生产问题,还存在物流问题。

有轮胎业内人士告诉红星资本局,近段时间半钢胎、全钢胎企业的开工率同比下降了10%-20%,主要原因是多地实行道路管控,企业出货缓慢,内销订单交付延迟,库存处于高位。

受访零部件企业表示,多方面因素造成主机厂停产、零部件供应商减产,还是要等待疫情平稳,逐步恢复生产。

除了上汽集团准备复工复产,4月15日午后,汽车行业还传来多个好消息。

红星资本局此前报道,商务部近日召开汽车产业链外资企业座谈会,及时了解企业经营情况和政策诉求。

4月15日,红星资本局从工信部获悉,工信部近日派出上海前方工作组,推动重点工业企业稳定生产和复工复产,保障产业链供应链运转顺畅。

据悉,工信部前方工作组赶赴上海后,对受疫情影响较大的重点企业和外资项目进行摸排,掌握生产运行面临的困难问题,摸清复工复产的梗阻和障碍。4月5日,工信部党组成员、副部长、上海前方工作组组长王江平召开视频会议,研究建立产业链供应链诉求应急协调机制,设立工业和信息化领域保运转重点企业“白名单”,集中资源优先保障集成电路、汽车制造、装备制造、生物医药等重点行业666家重点企业复工复产。

上海前方工作组深入产业链龙头企业,通过点对点、一对一、短平快的方式,及时协调解决关键原材料库存告警等影响稳定生产的急迫问题。

红星新闻记者 吴丹若

编辑 余冬梅

上一篇:银保监会:一季度各项金融政策持续稳定发力 总体成效好于预期
下一篇:承德露露打不过长江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

  • 关于实联制

    大家好~今天出门办事,看着实联制的QR Code突然想到,双北既然不再公布确诊者足迹,那双北人还有要扫实联制的必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