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反复两年多,你会如何回答这四个问题?

有一个事实你我都清楚,就是即便疫情结束,我们也“回不去了”。

口述/吴晓波(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2022年4月的今天,国内的疫情仍然处在极大的不确定性中,每个人都在思考一个问题,就是疫情会在什么时候、以怎样的方式结束。

这个问题没有人知道答案。

从经济运行的角度看,疫情一旦结束,围绕着吃穿住行,国内的各个行业都可能很快恢复,甚至可能出现报复性消费的景象,毕竟我们拥有庞大的内需市场。大家被憋了太久,十几亿中国人都巴望着放飞自我。

但这只是经济运行的表面现象。有一个事实你我都清楚,就是即便疫情结束,生活也变得和从前不大一样了。

一个深层的变化是,2022年的疫情形势改变了很多人对未来的预期,而预期的改变是影响最大的。

这种影响可以通过我们对下面四个问题的回答反映出来。

01.我将如何投资

疫情反复的这两年恐怕是本世纪以来中小企业最难熬的一段日子,很多企业的正常经营被打断,还有一些处在破产倒闭的边缘。

根据不久前财新公布的PMI数据(其调查样本主要集中在民营中小企业),3月财新中国制造业PMI指数录得48.1,跌落50的荣枯线;财新中国服务业PMI指数为42,较2月大跌8.2个百分点,比两年前的情况还要糟糕(2020年3月财新服务业PMI为43)。

北京大学研究团队发布的《中国小微经营者调查2021年四季度调查报告》则从更微观的层面显示,2021年四季度的疫情对小微企业经营产生了负面影响,包括营业收入、利润率、现金流情况、疫后恢复等都受到冲击。

中小企业的生存难以为继,它带来的伴随效应是行业集中度提高,民营企业的投资热情下降。

另外,在巨大的不确定性下,投资者更多地只能做一些中短期的规划,而对长期经济形势感到茫然,因此各行各业可能会出现更多的套利性投资。

人们的投资热情一旦受到打击,它的修复难度会比修复消费热情大得多,当前疫情形势尚不明朗,投资的修复可能还需要一个漫长的调整过程。

02.我将如何消费

疫情让大量中小企业面临生存危机,同时也影响到数以亿计的新中产家庭的钱袋子。他们的收入和支出面临更多的不确定因素,因此消费更趋保守。

从统计数据看,今年3月,全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下降了3.5%,增速较1-2月大幅降低了10.2个百分点,反映出疫情极大地拖累了居民消费。

而对很多高净值家庭,他们的产业投资在减少,跨国出行又不便,很多的钱也在国内难以流出,所以他们在国内掀起了一场享受型的消费热潮。这对国内奢侈品行业来说可能是个带引号的好消息。

根据贝恩咨询的统计数据,2020年全球奢侈品销售额比2019年下降了23%,但在中国市场却实现了全年约48%的增长。

2021年,中国大陆个人奢侈品销售额同比增长36%至4710亿元,是疫情暴发前2019年全年销售额的两倍多。到2025年,中国有望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奢侈品市场。

你看,一降一升,消费的两极化是一个很可能发生的趋势。

03.我将如何工作

人们的投资、消费行为趋于保守,在求职和创业领域,类似的景象也在同步发生。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愿意选择一份安稳的工作,过自己的小日子。

猎聘不久前发布的一项调研报告显示,当应届毕业生被问到在当前形势下的择业首选时,有30%左右的人选择了“相对轻松稳定,不用经常加班的公司”;有27%的人选择了“考公务员,进入政府或事业单位”,只有8.7%的人选择进入互联网大厂。

我们还看到一些新闻,说一些名牌大学的研究生、博士生去报考街道的城管等等。

当大部分人开始追求安稳和轻松之后,这个社会的创新动力将大幅度地下降,一个激荡而野蛮的时代可能就结束了。

04.我将身处何处

在一线城市的房价压力、新一线城市人才引进政策等因素的影响下,近几年来,越来越多的“漂一族”选择离开一线城市。而杭州、成都、苏州等新一线城市,经济发展快、生活压力小,对人才的吸引力大增。

《2022新一线城市人才吸引力报告》显示,从2017年到2021年的五年间,高端求职者和应届毕业生投递一线城市的占比在连年下降,投递新一线城市的占比则都稳步上升,直逼一线城市。

疫情结束后,可能会有更多的白领或新生代职场人放弃北上广深,去到新一线城市、其他中小城市或是回到家乡,过更稳定、安逸的生活。对他们来说,这可能意味着钱少赚一半,但是身心却能自在十倍。

而对高净值家庭来说,他们中有一个不小的比例正在思考“要不要移民、要移民去哪里”。

疫情冲击下,为了兼顾子女教育、跨国旅行便捷性、资产安全性等问题,高净值人群对第二身份的需求更加强烈,这促使他们做出移民选择。

根据胡润研究院发布的《中国高净值人群品牌倾向报告》,2022年,国内高净值人群考虑移民的比例有所提升,32%正处于对移民决定的考虑状态(去年这一数字为18%),另有6%已移民。所以近些年,国内很可能出现一场暗流涌动的移民大潮。

我想我们今天在抗击疫情的同时,每个人都在有意无意之间思考这四个问题——我将如何投资,我将如何消费,我将如何工作,我将身处何地。

对这四个问题的回答,决定了我们个人的职业和生活规划,同时也决定了未来中国产业经济的走向。

我们常说中国人是勤劳智慧的,同时又对财富有特别的渴望,所以只要不发生大规模战争之类的黑天鹅事件,这个国家的产业和经济状况总能维持在一定的水准之上。在这个意义上,2022年国内的GDP增速究竟是5%还是6.8%其实并不那么重要。

重要的是什么呢?是人民的信心和预期。

我们每个人、每个企业就像大江之上的一艘小船,既在滔滔江流之中,就有劈波斩浪的时刻,当然也免不了有随波逐流的时候。

对每艘小船来说这两种情况都可能发生,那么唯一的区别就是那个小船上的人,他心里有没有自己能操控好这艘小船的底气和自信?他对未来的向往还存不存在?

这一切不会反映在冷冰冰的数据里,而只存在我们的心中,写在我们每个人的脸上。

上一篇:国际棕榈油期货大涨7%!印尼宣布禁止出口,引爆食品通胀担忧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