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边求贤若渴一边不兑现承诺:南昌一地拖欠人才补贴近两年

文/陈淑莲

日前,南昌市进贤县多名中学教师反映,被当地拖欠人才引进补贴近两年。

进贤县一位不愿具名的中学教师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她2020年硕士研究生毕业后,受进贤县人才政策吸引,进入该县一所中学成为一名教师。

她说,根据当地人才政策,被引进人员每人每月可获得1000元的生活补贴,为期三年,但一直到2022年初也没有兑现。

据中国新闻周刊了解,被拖欠人才补贴的教师有20多位。

针对上述教师反映的情况,中国新闻周刊采访了进贤县教体局,该局相关工作人员答复说,人才引进补贴已经在4月中旬补发到位,之后会按时发放。但这位工作人员不认为存在拖欠人才补贴行为,“也不是拖,只是需要时间走流程”。

不过,进贤县委组织部一位工作人员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承认,教师人才补贴的确存在拖欠,主要是因为县财政紧张。

这位工作人员说,这批被引进的教师,依据的并不是南昌市人才引进政策,而是进贤县里针对教育系统引进的高层次人才。

“县里非常重视这件事。实际上,县里已答应年后所有的补贴发放到位,因为年前那段时间确实财政紧张。”他说。

一位知情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在进贤县,不止教师行业,即便是当地公务员的工资,也时有拖欠现象,“因为现在财政确实很紧张”。

中国新闻周刊注意到,进贤县部分教师被拖欠人才补贴一事并非个例,多名网民在“问政江西”留言板留言,反映南昌人才补贴申请过程繁琐、工作人员态度冷漠以及人才补贴款不按规定发放等问题。

近几年,全国多地掀起了一轮又一轮“抢人大战”,争夺人才的优惠政策不断升级,户籍准入、现金补贴、人才公寓、个税优惠、子女入学等激励政策层出不穷。南昌也是频频“更新”其人才政策,以期吸引更多优质人才落户。

“求贤若渴”

2022年3月初,南昌召开“2021年南昌市人口统计数据新闻发布会”。会上,南昌市统计局副局长胡强介绍,2021年末南昌常住人口达到643.75万人,比2020年人口普查时增加了18.25万人,增长2.92%,人口增速高于过去十年南昌人口平均增速。

此外,在南昌常住人口中,16-59岁的劳动年龄人口大幅增加,2021年末南昌16-59岁的劳动年龄人口436.58万人,比2020年时增加了21.78万人。

当地人口的增长,尤其是劳动年龄人口的增加,被归功于“人才新政”成效显著。

实际上,从南昌近些年出台的人才政策看,用“求贤若渴”并不为过。

2018年,南昌出台了《关于实施“天下英雄城 聚天下英才”行动计划的意见》及33个配套细则,大力引进高层次、基础型人才。

2020年,印发《关于全面放开我市城镇落户限制的实施意见》,全面放开了城镇地域落户限制,在城镇地域实施群众“有意就落户、户口随人走”的“零门槛”政策,为人才落户提供保障。

同年,围绕引进百万大学毕业生和技能人才的目标,南昌又出台了《关于支持大学毕业生和技能人才来昌留昌创业就业的实施意见》(简称南昌“人才十条”),给予人才落户奖励、生活补贴、创业扶持、人才公寓等方面的支持。

2021年,南昌还举办了“10万人才来昌留昌创业就业‘百场校招’”等系列活动。

据南昌市统计局数据,截止到2022年3月,南昌“人才十条”政策已发放人才生活补贴8.57万人,兑现补贴资金13.85亿元。

与此同时,南昌近些年在经济方面也取得了较大发展。

2021年南昌市GDP为6650.53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比上年增长8.7%,两年平均增长6.1%,增速在GDP前50强城市中靠前。

在新冠疫情持续影响下,南昌能取得这样的成绩颇为不易。但与其相邻的周边省会相比,南昌的经济体量仍然较小。

2021年,长沙GDP为13270亿元、武汉为17716.76亿元、合肥11412.8亿元、杭州18109.42亿元、广州28231.97亿元、福州11324.48亿元,均远远高于南昌。

针对拖欠人才补贴一事,有分析认为,除了和南昌经济体量有关,也和南昌各区县之间发展不均衡有很大关联。受自然资源、经济发展基础等诸多因素影响,南昌各个区县之间发展差异较大。

如进贤县2021年GDP只有354.4亿元,与排在第一位的南昌县(2021年GDP为1195.57亿元)差距甚大。

截至2020年11月1日零时,进贤县常住人口为620254人,与2010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的690446人相比,十年共减少70192人,下降10.17%。

在进贤县2021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经济总量小、产业层次低、科技创新基础薄弱及财政收支矛盾突出等是其发展中存在的主要困难和问题。

中国人民大学就业研究所研究员刘尔铎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各个城市为了争夺人才,提供较高的待遇以提升自己城市的就业吸引力,这无可厚非,但在做出承诺之前,应对自己城市的实际经济状况和支付能力做一个系统的评估与了解。

他说,如果公开的承诺兑现不了,或者兑现过程中出现问题,除了会损害劳动者就业积极性,也会损伤政府公信力。

并非个例

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研究员林宝曾撰写过《警惕各地人才争夺的负面效应》一文,担忧各地在进行人才争夺战时,产生如损害社会公平、扰乱人才市场、加重地方财政负担等负面效应。

“特别是有些地区是被动应对,跟风出台了对高学历人才的补贴等措施,但本身经济实力较弱,在当前大力减税降费、财政收入增长乏力、疫情防控常态化的大背景下,持续增长的财政补贴将会成为地方政府的沉重负担。”他说。

在翻阅各地政府留言板时,中国新闻周刊发现,南昌进贤县拖欠人才补贴并非个案,近些年因财政问题导致的人才补贴问题时有发生。

如2021年12月,有网民在问政湖南下留言,称其毕业于华中科技大学,于2019年就职于株洲市石峰区一轨道交通企业,但当地人才生活补贴迄今尚未发放,几百人讨薪无门,屡屡被石峰区政府应付搪塞。

留言发出后,相关部门在该帖子下回复称,因区财政资金等问题,正在按要求推进有关工作开展。

2022年3月,多名网民在人民网“领导留言板”询问郑州市青年人才补贴的发放问题,称2022年郑州市青年人才补贴一直都没发放,并留言询问停止发放原因以及重新发放时间等。

之后,郑州市人社局回复,因财政还未下拨补贴资金,待补贴资金到位后发放。

除了人才生活补贴,人才购房补贴也出现过问题。

2022年2月18日,来自南宁的龙先生在网上留言,称其作为南宁市认定的E类高层次人才,按照相关政策可以享受20万的购房补贴,且该补贴应于3年发放完毕。按照政策,他在2020年领到第一笔补贴后,应该在2021年9月得到第二笔补贴,但直到2022年2月18日,该补贴仍未发放到位。

一个月后的3月25日,南宁市住建部门在该留言下回复,由于当时2021年的人才购房补贴预算经费已发放完毕,调剂的人才购房补贴经费又尚未下达,因此造成拖欠。回复称,已经于当月补发该欠款。

虽然大部分的留言最后都得到了回复,但从求助无门,到网上求助,这个过程有太多不易在里面。在众多留言帖子中,沟通过程“历时久”、“过程繁琐”、以及“工作人员态度冷漠”最常被提及。

对此,刘尔铎建议,就业者被人才政策吸引,前往心仪城市就业时,一定要看清楚其所享受到的优待政策是来自政府还是来自企业。“如果是政府出钱,兑现的可行性相对较高,企业因为受营收情况限制,有时会出现不可控情况。”

此外,如果人才享受应有政策过程中出现问题,刘尔铎建议,政府相关职能部门应主动介入其中并协调解决,以免在伤害人才积极性的同时,损害政府的公信力。

上一篇:10家上市银行拨备覆盖率下降!邮储、招商、宁波等“带头”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