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季度净利下滑,宁德时代还能重回王座吗?

压力之下,宁德时代(300750.SZ)也遇到了成长中的烦恼。

4月29日,宁德时代发布了第一季度财报。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486.78亿元,同比增长153.97%;实现净利润14.93亿元,同比减少23.62%。从数据来看,宁德时代的收入依旧保持着高速增长的态势,但净利润却出现下滑,这也使不少投资者产生疑问。有观点认为,一季度营收大增预示着新能源产业持续向好,未来可期;另有观点认为,随着竞争加剧,宁德时代已是强弩之末,单季净利润下滑或许还将持续。

事实上,单从某一季度、某一份财报来判断企业今后发展过于片面,作为全球最大的动力电池厂商,只要新能源产业持续向好,装机量持续上升,宁德时代的基本面都不会产生太大的变化。因此,可以确定的是,宁德时代具备业绩持续上升的能力,而净利润的下滑也只是主动承压下产生的影响。

主动承担压力

从财报数据来看,宁德时代此次净利润下滑并非是企业自身出现了问题,而是整个新能源产业普遍遭受的原材料上涨导致成本大幅增加。财报显示,1-3月,宁德时代收入增长为153.97%,同期成本端则上涨了198.66%,成本增长大幅高于收入增长。对此,宁德时代表示,成本的上涨是由于销售额的增加及部分上游材料价格快速上涨所导致。

据百川盈孚数据显示,2022年一季度,电池级碳酸锂价格已经突破每吨51万元。与2020年下半年每吨4-5万元的价格相比,碳酸锂价格已经暴涨10倍以上。面对不断上涨的原材料价格,企业一般会将成本压力转嫁到下游企业。宁德时代虽然在3月下旬时宣布“因上游原材料价格大幅上涨,已相应动态调整部分电池产品价格。”但价格调整也要到二季度才会施行,因此一季度宁德时代只能自己承担压力,并没有将成本涨价的因素传递给客户,这也导致宁德时代一季度毛利率从去年的26%下滑至14.4%,净利率也从13.7%下滑至4%。宁德时代董秘蒋理表示:“为了维护行业的发展,前期我们并没有对产品进行涨价,只能靠自己扛着、承受这些原材料价格的上涨压力。”

蒋理所言不无道理。根据韩国市场研究机构SNE数据显示,2022年第一季度,全球动力电池装车总量为95.1 GWh,较去年同期增长近一倍。其中,宁德时代装机量高达33.3 GWh,同比增长137.7%,排名保持世界第一,是日韩三家之和。在国内,根据中国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创新联盟数据显示,一季度宁德时代装机量市占率为49.75%,较排名第二的比亚迪高出近30个百分点。在拥有如此高的市场占有率下,宁德时代如果选择涨价,将会影响行业的信心,甚至会影响到新能源汽车渗透率的提升。

不过,上游原材料价格的上涨也只是暂时的,当其到达一个非理性区间时,价格回落也将成为必然趋势。目前,国家已经开始整顿原材料价格疯涨问题。2022年3月,信部原材料司、发改委价格司、市场监督总局和反不正当竞争局四部委召开座谈会,讨论锂资源保供稳价问题,会上提出要共同引导锂盐价格理性回归,加大力度保障市场供应。在座谈会后,碳酸锂实际成交价回落至45万-50万元/吨。此外,其余上游原材料也开始回落,根据百川盈孚数据显示,硫酸钴3月高点为12.23万元/吨,至4月29日已回落至11.26万元/吨,同期电解液价格则从3月初的12万元/吨回落至当前的8.45万元/吨。这意味着,宁德时代成本上涨问题,或许会得到一定程度的缓解。

深度布局,保障供应

事实上,面对原材料的上涨,宁德时代也并非坐以待毙,而是提前加大了对上游的布局,以锁定资源和成本。早在2016年,宁德时代便收购了北美锂业部分股权,随后于2018年3月完成控股;2019年9月,宁德时代通过全资子公司,以5500万澳元认购澳洲锂矿商Pilbara Minerals的1.83亿普通股,约占总股本8.5%,认购后宁德时代为其第三大股东;2020年9月,宁德时代宣布入股加拿大Neo锂矿,投资858万加元(约合人民币4400万元)入股加拿大Neo锂业公司8%的股权,加码上游资源。据了解,Neo锂业拥有阿根廷TresQuebradas锂盐湖项目,资源量为700吨LCE,储量130万吨LCE,未来年产能预期可达4万吨电池级别碳酸锂。

除了入股企业外,宁德时代也开始亲自下场“挖矿”。2022年2月,宁德时代子公司四川时代新能源资源有限公司与甘孜州投资集团、宜宾三江汇达公司、四川省天府矿业公司在成都签订合资协议。根据协议,各方将在符合国家战略性矿产安全保障前提下开展全方位合作,加快全省锂矿资源勘查开发,增加锂资源供给;4月21日,宁德时代子公司宜春时代新能源矿业有限公司,以86500万元竞得江西省宜丰县圳口里-奉新县枧下窝矿区陶瓷土(含锂)探矿权。该探矿权面积6.44平方公里,推断瓷石矿资源量96025.1万吨,伴生锂金属氧化物量265.678万吨。

同时,宁德时代的产业链布局不仅体现在上游原材料方面,在零部件方面宁德时代也与中下游厂商达成了战略合作,并且宁德时代还通过参股的形式和车企供应链深度绑定。在强大的产业实力加持下,宁德时代的客户群体逐步扩大不仅包括传统主流企业,同时也包括特斯拉、“蔚小理”等造车新势力,客户数量远超LG化学、松下、三星SDI与比亚迪。

在掌握产业链主动权之后,宁德时代就可以通过调整自供比例,减少上游成本冲击。而与车企供应链深度绑定后,宁德时代的营业收入也将持续走高。

技术不断突破,市场持续看好

虽然一季度净利润降低,但得益于技术的不断突破,宁德时代依旧在整个市场中处于领先地位。与传统制造业不同的是,宁德时代所处的新能源产业的迭代速度快,因此技术就成为了企业的核心。

为了保证技术更迭,宁德时代也在研发方面不断投入。今年一季度,宁德时代的研发费用为25.68亿元,同比增长117.49%。截至 2021年年底,公司及子公司已拥有和正在申请的专利总数已达到10222个。蒋理表示,宁德时代在研发方面的投入不仅是针对一个点的研发,实际上是构建了一个涵盖从上下游到电池、电芯、电池包等全产业链有关的研发体系。

同时,为了提高产量,宁德时代也在不断扩充产能。4月29日晚,宁德时代披露450亿元的定增计划获证监会批准,所募资金将用于135 GWh锂电池产能建设等项目。业内人士分析称,这一举动是宁德时代电池供不应求的体现。

技术的创新以及对未来的布局也使宁德时代受到了不少资本的青睐。2022年一季度,宁德时代以8.12亿元的微弱优势重新超越贵州茅台,登顶一季度公募基金头号重仓股,这也是自去年三季度以来,宁德时代第二次登上公募基金头号重仓股“宝座”。而在纳入统计的4463只积极投资偏股型基金中,共有1485只基金重仓持有宁德时代,相比去年四季度增加了188只,合计持有21544.13万股,持仓市值达到1103.71亿元,这意味着宁德时代也是主动权益基金一季度持仓市值最多的个股。

从基本面来看,宁德时代不管是在技术、产品还是制造层面依旧大幅领先其他企业。日前,宁德时代首席科学家吴凯在2022电动汽车百人会论坛上表示,CATL通过不断技术迭代,推出了第三代CTP技术,内部称其为“麒麟电池”,其系统重量、能量密度及体积能量密度继续引领行业。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表示,在相同的化学体系下,麒麟电池比大圆柱电池的能量密度高13%,所以认为麒麟电池作为主流产品具有极大的竞争力。此外,宁德时代也在积极布局换电市场,与其他品牌的换电技术不同,宁德时代的换电服务适配于多元化车型,这也将推动换电标准统一,释放更大的市场潜力。

作为一个连续五年登顶全球最大动力电池企业,仅凭单季度的业绩下滑去判断宁德时代的成长性显然是不合理的,不管是从现阶段还是未来的成长,宁德时代依旧是极具潜力的企业。而随着宁德时代的产业规模进一步提升,重新冲击万亿市值也只是时间问题。

编辑:史言

上一篇:被裁3个月,我还不起月供2万的房贷了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