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曾与英国王子谈合作,搞没160亿跑到澳洲,想来A股又失败

那个曾经叱咤江湖,被称为“光伏教父”的施正荣,最终还是选择了放弃。

4月30日,上交所发布公告称,亚洲硅业和保荐人平安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向上海证券交易申请撤回申请文件,因此终止对亚洲硅业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科创板上市的审核。

或许,你并不知道施正荣这个名字,但他的确拥有辉煌的过去。从一位被家族送养的“弃子”,到坐拥百亿身家的中国首富,施正荣曾凭借尚德,这个昔日全球规模最大的太阳能电池组件厂商,一步步攀爬到顶点,“从此以后,我不会再挣一分钱,就花钱”,他说。

2008年的那场大灾,将施正荣瞬间打回原形,让他回到澳洲过起稍显平凡的生活,自己开车、做饭,甚至洗衣服。可“由奢入俭难”,2020年,施正荣带着留下的“后手”——亚洲硅业,冲刺A股科创板。不过,一年多过去,他最终得到的只是一纸“终止上市”的红头文件。

有人说,“南美的蝴蝶扇了扇翅膀,最终导致大西洋的一场风暴”,或许他早已预料到,这一切是注定的结局。

01、“弃子”的逆袭

1963年,江苏扬中一个名为太平的小村庄,一位陈姓农妇生下一对双胞胎。

由于陈家已有一对子女,突如其来的双胞胎,在那个特殊时期,让家人们再也无力抚养。就在此时,一个将双胞胎二人中一个送给施家的提议诞生,这或许不是完美的办法,但在当时确实可行。于是,弟弟就被送给了施家,这个孩子就是施正荣。

生活虽苦,但如获至宝的施家,还是将施正荣当作亲生儿子对待,供其读书,抚养长大。难得的是,施正荣从小表现异于常人,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16岁那年,施正荣考入长春光机学院,并在不久后进入中科院,再度展现出学习天赋。

1988年,施正荣前往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并拜入国际太阳能电池权威,获称“太阳能之父”的马丁·格林门下。获得先进硬件支持的施正荣,多年后成功攻克多晶硅薄膜太阳电池技术这一世界难题,并准备回国创业。

二十一世纪初,施正荣带着技术和40万美元启动资金,开始游走于中国各大城市,寻求支持。“给我800万美元,给你一个世界第一大企业”,每到一个城市,施正荣都会这么说,学成归来的他,显得很是自信。不过,更多的人将他作为骗子处理,敷衍过去便再无消息。

最终,江苏无锡方面选择相信了施正荣,并为他的梦想与豪言“买单”,无锡尚德太阳能电力有限公司就此诞生,施正荣以40万美元和技术参股,持有25%股份。“一个熟人和我开玩笑,你是一条大鱼跑到小河里去了”,施正荣回忆道。

随着资本版图的逐渐扩大,施正荣将目光盯向资本市场,以寻求更多资金支持。

2005年,持有75%股份的国有资金相继退出,完成私有化的尚德电力成功登陆纽交所,成为首个获得该成就的中国大陆民营企业,4亿美元的融资,无疑为尚德的扩张再添一把火,成为全球规模最大的太阳能电池组件厂商。

身为实控人的施正荣,以23亿美元,当时约合160亿人民币身家,坐上中国新任首富的位子。

02、从高处跌落

从一位农村走出来的“弃子”,到坐拥百亿身家的中国首富,施正荣开始被人熟知,而他本人也似乎一时间被突如其来的财富,冲昏了头脑。

随着施正荣传奇故事的扩散,中国光伏业沸腾起来,多晶硅缺货潮随之而来,半导体级多晶硅每千克的售价,从几十美元迅速涨至数百美元。施正荣也在2006年与美国多晶硅巨头MEMC签下50亿美元合同,次年又与Hoku签订7亿美元供货合同,一切似乎向着理想状态发展。

尚德电力上市当天,稍显膨胀的施正荣说了这样一句话,“从此以后,我不会再挣一分钱,就花钱。”可施正荣的理想,未能维持太久。

2008年,一场金融危机突然袭来,并很快就传递到了光伏行业,多晶硅价格随之出现暴跌,从巅峰时期的400美元/千克跌至40美元。短短一年时间,一切似乎又回到起点,可即便如此,施正荣依旧将傲慢写在脸上。

在一次新能源行业峰会上,面对海外市场需求量的迅速下滑,施正荣毫无情面的指着诸多同行和政府人士,直呼“你们回去要好好反省一下”。人们甚至记不清,那个少言且不分昼夜搞科研的施博士,那个总是在食堂和工人一起吃饭的施领导,是否真的存在过。

可施正荣在做的,只是一点点消耗着往日的财富,和他的个人信用。

直到2011年,施正荣再也撑不住了,他决定取消与MEMC签订的多晶硅供应合同,并以赔付2亿美元的代价解决问题。就在施正荣刚松一口气时,一场以美国为首,针对中国光伏企业的双反(反倾销、反补贴)调查来临,内忧与外患的共同加持下,尚德最终以退市告终。

实际上,在尚德破产前夕,无锡方面曾表示,可以注资拯救尚德,再陪施正荣“赌一把”,但条件是用施正荣的个人资产做担保。可施正荣最终没有答应,因为在他眼里,自己已从尚德离职,没有理由搭上自己的财产。施正荣的做法,或许无可厚非,但人们也终于认清了,他最为真实的一面。

离开尚德后,施正荣回到了澳洲,过起稍显平凡的生活,他自己开车、做饭、甚至是洗衣服。不过,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施正荣的内心深处,总有一个声音在呼喊,这真是自己想要的生活吗?下半辈子注定于此了吗?

值得一提的是,施正荣的确给自己留了“后路”。创业早期,为解决原材料供应问题,施正荣曾投资过包括亚洲硅业在内的多家多晶硅生产企业。对他而言,幸运的是,在2008年的危机冲击下,随着外部投资者逐步退出,让施正荣取得亚洲硅业的控制权。

03、归来与改变

亚洲硅业成立于2006年,曾多次经历股权变更。

2020年11月的招股书显示,施正荣与妻子张唯为亚洲硅业实控人,通过境外信托架构与亚硅BVI间接控制78.58%股份,而另一重要股东为持股7.6%的西宁经济技术开发区投资控股集团。亚洲硅业还提到,不考虑超额配售,发行后施正荣夫妇将控制发行人58.93%股份。

不过,与此前出任尚德电力董事长不同,施正荣只在亚洲硅业担任一个可有可无的董事角色。或许,在经历大起大落后,让他想明白了许多道理。面对第一财经的采访时,施正荣曾透露,“我骨子里还是一个学者、一个工程师,喜欢做0到1的事。如果纯粹为商业目的,也许年轻时会做,但现在我的价值还是体现在创新上。”

不过,如果施正荣想单靠亚洲硅业实现往日尚德般的辉煌,目前来看似乎并不现实。招股书显示,亚洲硅业主要从事多晶硅材料的研发生产、光伏电站的运营、电子气体的研发制造等业务。其中,多晶硅材料板块是其营收支柱,占总营收比重的八成以上。

2017~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亚洲硅业分别实现营收16.9亿元、14.7亿元、14.2亿元和7.13亿元,呈现连续下降趋势,同期净利润分别为3.6亿元、2.3亿元、1.07亿元和0.64亿元。如果营收的下跌状态称为缓慢,每年动辄百分之几十的净利跌幅,则可用夸张来形容。

此外,亚洲硅业还存在客户集中度较高的问题。仅2020年,被称为A股“光伏一哥”的隆基股份,就向亚洲硅业采购近10亿元的多晶硅,占后者多晶硅收入的73%。这些都是施正荣需要面对和处理的棘手问题,或许也正是因为业绩的持续下滑,令亚洲硅业的迟迟未能披露新的财务数据。

颇为有趣的是,2021年3月底,亚洲硅业因发行上市申请文件中记载的财务资料已过期,需补充提交,上交所中止其发行上市审核。同年6月底,上交所恢复亚洲硅业发行上市审核。可今年3月底,上交所再度对其中止审核,给出的原因同样是财务资料过期。

于是,迟迟未能交出最新财务数据的施正荣,选择放弃。4月30日,上交所发布公告称,亚洲硅业和保荐人平安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向上海证券交易申请撤回申请文件,因此决定终止对亚洲硅业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科创板上市的审核。

不过,这并非意味着施正荣可以就此“逃避”,他或许要为此付出更多的金钱。亚洲硅业曾披露,虽然施正荣已完成与尚德间的切割,脱离此前破产案的潜在影响,但亚硅BVI与其他股东签署的对赌协议显示,若亚洲硅业2022年底前未在中国境内上市,控股股东、实控人应共同连带回购投资方,持有的公司全部或部分股权。

如果时间可以回到十年前,施正荣当时选择了“赌一把”,等待他的或许会是另一个结局。

(作者丨市界 冯晨晨 编辑 廖影)

上一篇:水皮:【谈股论金】墨菲定律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

  • 如果跟自己交往

    突然发现自己以前喜欢的人都和自己很像,(根本就是喜欢自己XDD,都是看起来偏安静被动的那种,外冷内热的 运动好 外貌中等 直女直男的个性,这样的人感觉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