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亿宁德时代,被矿产商掐住了咽喉

记者/ 鄢子为 杨松 赖洁薇 编辑/ 陈晓平

5月5日,宁德时代大跌8%。

增收不增利,成了股价跳水的导火索。今年1-3月,“宁王”收入486.78亿元,同比增长153.97%;净利润14.9亿元,同比下跌23.6%。

投资人大失所望。宁德时代刚发布2021年报时,形势还一片大好,四季度利润超过80亿。多位分析师乐观预测,其一季度净利润近50亿元。

这是宁王半年来的又一次大跌。

半年前,其创下1.6万亿的市值高点,而今已跌去超过7000亿市值,临近腰斩。宁王正受“两头挤压”,回归一家制造公司的底色。

上游暴涨

“碳酸锂等原材料价格上涨的幅度超过预期,客户端价格传导相对谨慎,叠加一季度销量因季节性因素环比下降。”宁德时代董事会秘书蒋理,以这样的官方口径,解释利润的下滑。

1-3月,其营业成本为416亿,约为去年同期的两倍,涨幅远高过收入;2021年,宁德时代也花了779亿元采购锂电池原材料,占营业成本的八成。

“生产经营所需的原材料,受锂、镍、钴等大宗商品或化工原料价格影响较大。”它这样解释说。

锂是动力电池核心材料,在化学反应时可释放大量能量;镍,主要用于提高动力电池密度,钴则用于保证电池稳定性。

今年以来,三种金属价格持续大涨。

2022年初,碳酸锂价格为26.6万元/吨,5月,飙升至46.6万元,相当于购买一吨要多花20万元。

镍、钴同样水涨船高。

5月5日,沪镍价格报22.5万元/吨,较年初上涨近50%;钴价54万元/吨,涨幅最小,比年初每吨涨了5万元。

尤为严重的是,锂、镍、钴已经连涨了一年。2021年初,每吨碳酸锂只要5万元,现在的价格涨了近8倍。

“没想到碳酸锂能从3万涨到50万……如果还是维持50万元,我们肯定加快(锂矿)开发进度,把碳酸锂搞出来。”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在4月底公开吐槽。

(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 来源:宁德时代)

特斯拉创始人马斯克都忍不住了,评论称碳酸锂涨到了“疯狂的水平”。他放话称,如果电池成本上涨趋势得不到缓解,可能进军采矿业。

开源证券分析师指出,宁德时代之所以利润大跌:一是,上游原材料价格上涨,成本增加;二是,向下游涨价在一季度没有体现,致使其毛利率持续下滑。

今年一季度,其毛利率仅14.5%,3年来首次跌破20%,去年同期则是27.28%,几乎跌去了一半。

为摆脱被动局面,宁德时代想了几个办法:一是,采取签署长协订单、投资合作、自行开采等措施,保障供应链安全;二是,调整部分电池产品的价格。

以锂价为例,动力电池公司跟矿产巨头签订长期包销协议。不过,市场长期看多锂价,矿产巨头只愿意锁定销量,不愿意锁定价格,定价仍然参考市场价格。如果手中无矿,公司就只能任矿产巨头宰割。

经测算,1GWh三元锂电池大约需要使用620吨碳酸锂,按一季度20万/吨的涨幅,每生产1GWh三元锂电池,宁王要多付1.2亿元。

若简单照着2021年162GWh总产量、三元与磷酸铁锂出货量四六开(2022年预计比例)计,碳酸锂涨价,单单三元锂电池部分,就会吞噬掉近80亿利润。

某种意义上,宁王在为矿产巨头打工。

加速买矿

着急的宁王,不得不加速买矿。

今年4月,子公司宜春时代新能源矿业称,以8.65亿元拿下江西宜春一处锂矿探矿权。

宜春有“亚洲锂都”之称,宁德时代去年高调宣布,准备投资135亿,在当地投建锂电池生产基地,锁定当地最大的锂云母矿。

官方透露,锂矿的开采进度和规模将考虑碳酸锂价格,若碳酸锂供应比较理性,更多考虑直接采购;如价格过高,加大自供比例。

宁王找矿的足迹,已经走出国门。

2021年9月,它花了19.2亿元,收购Millennial Lithium Corp.全部股权,后者在阿根廷拥有两处锂盐湖项目;再早一年,其拿到加拿大锂矿商Neo Lithium 8%的股权。

今年4月,“宁王”又披露,拟在印度尼西亚建设动力电池项目,投资总金额不超过380亿元,该项目选址印尼,因其镍资源储量全球第一,约占世界的22%,这样,镍资源供应有保障,可降低生产成本。

稀有金属钴也很精贵,2021年全球产量仅17万吨,电池企业都在逐步减少其使用量。

宁德时代在钴矿上也有布局,以1.375亿美元的对价,获得洛阳钼业在刚果(金)的Kisanfu项目18%的权益,且持有腾远钴业0.8%的股权。

遗憾的是,远水救不了近火。

蒋理称,矿产资源的开发需要一定时间,其自身动力电池的出货量增长非常快,还是受到原材料涨价的影响。

当下,其务实的选项,是开展商品套期保值业务。

交易的品种包括:镍、铝、铜、锂、钴等金属的期权、期货、远期等衍生品合约。

公告披露,这些业务所需保证金(含占用金融机构授信额度的保证金)最高占用额,不超过110 亿元。

“不投资不行,它需求量很大,要保持未来稳定的供应。”汽车行业资深分析师梅松林告诉《21CBR》记者,套期保值有一定风险,但宁德时代不得不做。

在一季度财报中,其衍生金融工具的变动引人注目。

2021年末,宁王尚拥有2.4亿元的衍生金融资产,三个月后,转为衍生金融负债,增至17.9亿元。

虽然衍生工具有亏损,只要在现货对冲,套期保值真实的价值没有影响,官方也称,其对镍等相关产品开展套期保值业务,“总体对公司业绩影响较小”。

车企分流

宁德时代正将成本压力,转移到下游。

“3、4 月份碳酸锂等原材料价格较高,对二季度成本有影响,但客户协商调价的进展比较顺利,毛利率会逐步合理修复的。”宁德时代官方称,已基本完成与客户的协商调价,将在第二季度逐步实施落地。

动力电池成本,占整车成本的比重超过30%,这些成本最终会转移到终端消费者。

特斯拉、蔚来、小鹏等,均已对外宣布涨价。

现阶段,涨价似乎未明显影响用户决策。今年一季度,新能源汽车销售总额125.7万辆,同比增长138.6%。

上游材料上涨,宁王能以调价应对。未来更大挑战是,越来越多的客户们,在扶持新的竞争对手。

高工产业研究院(GGI)数据显示,今年1-3月,其在国内动力电池市占率超过50%,仍处于遥遥领先地位,但是,车企们也与其对手深度合作,构建新的联盟。

小鹏汽车、广汽均是宁德时代的前十大客户,其也是第三大动力电池生产商“中创新航”前两大客户。

其中,广汽使用中创新航电池的车辆为17769台,已超过宁德时代的15931台,广汽资本甚至参与了其融资。

“分散电池供应商是厂家一直在做的工作。”梅松林称,厂商希望有更多可替代的供应商。

现阶段,宁王在成本、技术、供应稳定性等优势,短期内难以撼动,但是,后起之秀加速扩充产能,仍会对其客户造成冲击。

以比亚迪为例,据统计,目前已建成及规划中的电池生产基地共有19座,合计产能达421 GWh。可做对比的是,宁王在2025年前的产能布局,也就520GWh左右,规模优势的领先有限。

(来源:宁德时代)

特斯拉是宁德时代的第一大客户,年度销售额达到130.39亿元,占年度销售总额的10%,也是其一大变数。

特斯拉体量足够大,其已公布上海工厂扩产计划,若将订单给分散给其他电池厂商,将会扶植起强有力的对手。

今年2月,市场传言比亚迪拿到特斯拉部分订单。宁德时代为此强势发声,与特斯拉谈崩为谣言。

从原材料上涨的“近忧”,到车企寻求新供应商的“远虑”,两头挤压,宁王似乎在告别容易赚钱的时代,回归到一家基础零部件制造商的本来面目。

截至5月5日收盘,宁德时代收盘价376元,市值为8764亿元,较高点跌去了46%,比亚迪已将市值差距缩小到1500亿左右。

如果没有品牌或者技术壁垒,单是规模,一家制造商的确很难一直站在风口之上。

(题图来源:宁德时代)

上一篇:大牛证券|震荡延续,沪指失守3000点,10天8板,这只股亮了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