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撒旅业被ST!两年亏损13亿,押宝海南免税生意颗粒无收

本文来源:时代财经 作者:林心林

图片来源:Pexels

前有途牛收纳斯达克退市警告,后有凯撒旅业带帽变ST。

5月6日,停牌一天的凯撒旅业(SZ:000796)正式带帽,变更为“ST凯撒”。早在节前4月30日,凯撒旅业披露2021年业绩时也发布了一则关于股票交易实施其他风险警示暨停复牌的公告。

公告显示,凯撒旅业聘请中审众环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对公司2021 年度内部控制的有效性进行了审计,出具了否定意见的内控审计报告。

根据深交所相关规定,若上市公司出现最近一年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或者否定意见的内部控制审计报告或者鉴证报告,深交所将对其股票交易实施其他风险警示。

截至5月6日收盘,ST凯撒股价下跌4.96%,报收7.85元每股,总市值仅剩63亿元。

从昔日出境游旅行社巨头,到如今被带帽,凯撒旅业注定不太好过。

两年亏损13亿,但凯撒掉队早有端倪

据凯撒旅业披露,导致否定意见的内控审计报告主要包括两项,一方面为凯撒旅业2021年度4900万元投资海南微凯创新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事项,投资金额占标的公司49%的股权,但截至报告出具日,会计事务所未能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以获知上述4900万元的资金使用情况。

另一方面则直指凯撒旅业目前的经营困境。审计报告提到,凯撒旅业受疫情影响近两年累计亏损13.88亿元,截至2021年12月31日,归属于母公司股东权益1.35亿元,流动负债合计金额超过流动资产合计金额10.96亿元。

会计事务所称,上述事项,表明存在可能导致对凯撒旅业持续经营能力产生重大疑虑的重大不确定性。

“公司出境游业务停滞已两年有余。”在风险提示报告中,凯撒旅业承认了当前公司的处境。

据时代财经了解,受疫情影响,2020年至2021年的中国出境旅游总体处于停滞状态,依然在底部盘整。2020年全年出境旅游人数为2033.4万人次,同比减少86.9%;2021年,预测出境旅游人数为2562万人次,与2019年相比同比仅恢复17%,与2020年相比,同比增长27%。

凯撒旅业财报显示,自2020年起,凯撒旅业的经营境况经历断崖式下滑,2020年净利润录得-6.983亿元,转盈为亏,同比下降656%;2021年同样录得6.898亿元的亏损。

但若拉长来看,凯撒旅业发展受限的伏笔早已埋下。

2015年前后,旅游业迎来了一批新对手,携程、去哪儿、同程等一众在线旅游平台相继崛起。OTA平台来势凶猛,依托平台优势与自由行潮流,在与传统旅行社的角逐中瓜分走了不少市场份额。

而后随着美团、飞猪等互联网巨头的加入,旅游业一时硝烟弥漫。

“其实在2017年前后,国内尤其一线客源市场包括海外的自助游已经明显兴起,但凯撒那时候并没有特别在意,反而还是加大力度做组团打包的旅游产品,从旅游批发到旅游零售的转型并没有做的很顺畅。”克而瑞文旅事业部总经理胡晓莺说道。

除了竞争对手的冲击,对于主攻境外游产品的凯撒旅业,在2018年伊始出境游市场氛围转为低迷的背景下,其不可避免地受到一定影响。

2018年起,凯撒旅业的经营情况明显放缓,当年录得营收81.79亿元,同比增长仅1.67%;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约为1.94亿元,同比下降12.03%;2019年,营收、净利同比下降25%以上。

而在2016、2017年,其营收增速在20%-30%,净利增速则在4%左右。

抱团、国内游、免税,凯撒开启漫漫自救路

发展受挫,让凯撒旅业一度幻想通过抱团自救。

2021年6月,凯撒旅业宣布合并吸收众信旅游,这两家同样是布局出境游的旅行社的合作被业内视作具有历史意义的“抱团取暖”。

但去年底“奥密克戎”来袭、出境游市场再遭重创,加上凯撒旅业第二大股东海航旅游集团对合并议案的反对票,最终让抱团计划在12月告吹。

这逼着凯撒旅业放下执念,将发展重心转至国内。

据财报披露,2021年凯撒旅业调整战略,加大对国内游的投入,尤其是本地休闲文化产品、目的地资源开发以及短途游的拓展,特别是在京津冀、西北、东北、海南等区域重点布局,在全国范围内推出了5000多条国内旅游线路。

不过从营收结构来看,2021年凯撒旅业的旅游收入为3.54亿元,仍录得65.99%的跌幅,并没有起到力挽狂澜的作用。同时,旅游业务占营业收入的比重也进一步下滑至37.61%,而在2020年以前旅游收入一直占凯撒旅业总收入的八成左右。

对此,有旅游业资深人士对时代财经表示,如今旅游业竞争激烈,几大旅游平台都在争夺有限的出游客源。“对于大众来说,凯撒旅业的标签还是境外游,在国内游上目前的资源和优势还不明显。”

胡晓莺则认为,尽管凯撒推出了一些契合当下旅游市场的精品团产品,但如今才入局做高端的旅游零售市场,已经有些太晚了。

或许凯撒旅业也预想到了,国内游的蛋糕并没有那么容易瓜分。

在营收结构中,凯撒旅业的配餐业务、食品材料服务的收入与占比均有上涨。其中,食品材料业务录得8090万元,同比增长133.09%,总占比从2.15%提升至8.61%。

此外,配餐业务录得收入4.84亿元,在总营收中占比从29.02%提升至51.55%,一举超过旅游收入占比。对此,凯撒旅游在财报中称,公司航食、铁路配餐业务的拓展将直接受益于民航客运与铁路客运的陆续恢复和持续发展,此外凯撒易食7家航空配餐企业积极拓展非航空市场,如承接了三亚中央商务区餐饮服务、海南会展中心中央厨房等。

“海南”“三亚”等字眼在凯撒旅业年报中高频次的出现,也反映了这家昔日境外旅游巨头自救中的一大措施,即押宝海南及免税市场。

事实上,早在2019年凯撒旅业便开始陆续布局海南市场,2021年凯撒旅业完成了注册地址变更,并将公司总部办公地由北京迁至海口,正式全面加速海南战略落地,并借此开展目的地业务。

但凯撒旅业对于海南的野心远不止“旅游”这么简单,它瞄准的还有背后的免税生意。近两年,凯撒旅业先后通过入股中服免税旗下入境免税店、设立海南免税公司、入股免税公司等,介入免税业务。

不过截至目前,凯撒旅业的年报中尚未出现免税业务的相关收入。可以参考的是,2021年,免税“龙头”中国中免在海南地区就实现营业收入470.96亿元,同比增长57.19%,占总体营收比例近70%。

然而,让资本疯狂的免税生意,迟迟入局的凯撒能否分一杯羹?

上一篇:在岸、离岸人民币跌超200基点,机构预计贬值空间有限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