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10家公司年报“难产”!退市概率几何?

作 者丨赵云帆

编 辑丨朱益民

图 源丨图虫

4月30日是A股法定审计年报披露的最后期限。

但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即便时至今天,仍有10家A股上市公司未能于法定期限内披露完整审计年报。

10家的数量,也创造了历年A股法定审计年报未批数量之最。

根据证券法要求和交易所相关规定,上市公司需在4月30日之前按要求披露审计年报。若未及时披露将有可能被标注退市风险警示。而对于已经“披星戴帽”的企业,迟披将可能被交易所直接要求退市。

值得注意的是,前述年报“跳票”企业,绝大多数均称年报审计工作受疫情影响而无法推进。

面对疫情带来的客观影响,退市监管是否会“法外容情”?

医药企业集中“跳票”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发现,此次年报“跳票”企业,其属地集中于上海和吉林两地。

如*ST环球公告,原定于2022年4月30日披露《2021年年度报告》,由于上海疫情不可抗力因素等影响,《审计报告》无法按期出具,公司年报无法在4月30日前披露。

属地为广州的太安堂也因上海疫情封控导致审计困难。该公司指出:“公司的六家子公司主要经营地位于上海市,由于上海市为此次新型冠状肺炎疫情爆发的重灾区……审计涉及部分重要审计证据如函证、资产盘点等不能及时完成。”

除此之外,上海企业未来股份、吉林企业吉林化纤、吉药控股、紫鑫药业均公告年报“跳票”停牌事宜。

值得注意的是,除地区标签外,年报跳票企业的“含药量”高得惊人。

记者发现,前述10家企业中,包括太安堂、吉药控股,未来股份,紫鑫药业,ST辅仁,延安必康6家企业均为医药企业或包含医药业务,其中吉药控股,紫鑫药业,ST辅仁等企业均为化药或中药保健企业,太安堂为连锁药店,延安必康主业则包括医药中间体研发和医药贸易。

虽然做的是“悬壶济世”的生意,但对于年报跳票的原因,公司也都给出受疫情影响的客观原因。

吉药控股表示,公司财务数据被封于长春市办公楼中的电脑中,包括吉林长春、通化公司,辽宁等地子公司因封控原因,无法前去调取相关数据。

紫鑫药业也表示,已通过远程取得紫鑫药业及其子公司的财务数据,执行了相关的查验、计算、分析等审计程序,但受疫情影响无法按期完成银行存贷款及往来款项函证、检查实物资产、勘察在建工程项目现场及原始凭证查验等重要审计工作。

一位熟悉上市企业审计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吉林地区医药企业的中草药库存一直比较高,加上中草药单价本身也高,“谨慎的话,盘存是需要现场看一下的。”

疫情能否为审计开脱?

不过,比起已经披露完整年报的上千家A股公司,企业和审计机构是否纯粹受疫情影响,也有待商榷。

吉林化纤便在公告中称,由于前期已发出的函件也存在丢失的情形等,其导致一系列关键审计证据缺失,因此无法完成审计工作。

而相比吉林化纤遗失函件,物流受阻造成的延迟,延安必康方面的“跳票”则更为主观。

该公司公告显示,因在重大事项上与年报审计机构未能达成一致,导致公司在定期报告编制中遇到困难,公司无法在法定期限内披露2021年年度报告。

记者发现,延安必康于2021年4月被时任的永拓会计师事务所出具年报非标意见。8月27日,公司披露半年报后,火速宣布更换会计师事务所为中兴财光华会计师事务所。

但仅四个月后,延安必康再度宣布变更会计师事务所为北京兴昌华会计师事务所。

频繁变更审计方是否会延误审计?前述审计人士告诉记者,审计机构在更换后会快速交接审计底稿,并且存在明确的交接流程,流程是比较快的,所以在资料完整的情况下一般不会因为审计机构的进度导致年报审计工作延误。

他还指出,年报审计期间临时更换会计师,一般说明公司与会计师的分歧是“比较大”的,其导致年报难产也不足为奇。

一些跳票企业之间的“巧合”也值得玩味。

前述10家“跳票”企业中,吉药控股、紫鑫药业、吉林化纤三家企业聘用的审计机构均为中准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

记者发现,中准所目前还担任了*ST华资、*ST游久、通化东宝等上市公司的审计机构,也曾担任*ST利源和退市工新的审计机构。近期,中准所还对黑龙江上市公司国中水务出具非标审计意见报告。

公开资料显示,中准会计师事务所是1996年经财政部批准并改制为由注册会计师发起设立的有限责任会计师事务所,总部设在北京市海淀区首体南路22号国兴大厦四层,并在吉林长春、辽宁沈阳、辽宁大连等地设有分所。

迟披企业退市概率几何?

对于前述迟披企业来说,其面临的退市风险会大大增加。

从去年年报季中,包括文化长城、北讯科技、东方网力、跨境通、斯太尔和易见股份六家公司出现了年报迟披的现象。

其中,斯太尔、北讯科技已经于2021年退市。易见股份和东方网力则于今年宣布因净资产为负值进入退市流程;文化长城和跨境通亦处在“披星戴帽”的状态,退市风险高悬。

而在过往年份的迟披企业中,包括千山药机、神雾环保、暴风集团,长生生物,华泽钴镍等公司均已经退市。

记者粗略统计,过去两年中,年报迟披企业实质退市的概率超过5成。

当然今时不同往日,疫情封控致审计工作无法进行的情况固然存在,但年报披露时限并非“法不容情”,交易所曾据此进行过书面指导。

比如,2020年疫情期间,交易所曾发布支持上市公司做好2019年年度报告审计与披露工作的通知,允许因疫情影响无法按时披露年报的企业可以暂缓,但原则需在6月30日前完成审计披露。

此外,对于延迟披露的年报,交易所还约定了额外的信息披露要求,如迟披企业需在4月20日前披露延期公告;相关会计师事务所也应当出具专项意见,核查上市公司报告的年度报告审计推迟事项是否属实,包括说明未能按期出具审计报告的原因、审计受限科目和程度、审计工作进展,以及为尽快完成审计工作已采取和拟采取措施、并明确预计完成审计报告的时间。

不过,若以上述条件来看,前文所述的10家迟披公司均未在4月20日前披露延期公告。此外,ST柏龙、延安必康,*ST邦讯,ST辅仁,*ST环球等公司均未由会计师事务所披露专项说明,其余迟披企业也未按前述规定披露审计进度与受限科目等要素。

本期编辑 刘巷 实习生 詹惠楠

上一篇:对俄制裁让欧洲油企损失惨重,欧盟预计最早本周宣布禁运计划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