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6万高校毕业生迎就业季,今年求职路难不难?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王红茹|北京报道

高校毕业生就业,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受关注。人社部数据显示,今年我国高校毕业生规模达到1076万,首次突破千万,规模创新高。而在高校扩招启动的1999年,普通高校毕业生数量仅为100万人左右。

要达成今年中央政府提出的就业工作目标,稳定高校毕业生就业无疑至关重要。

应届毕业生近半数求职成功

4月30日,王颖接到一所大学教师岗的录取通知,兴奋得几天都没睡好觉。

毕业于中央党校政治学理论专业博士研究生,名校+高学历的背景,让她成功从众多应聘的高校毕业生中脱颖而出,即将成为大学老师的一员。

王颖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此前她应聘了多家单位,中间选择时亦有过纠结,“现在能被录取,有事业编制,还能解决北京户口,实在太高兴了”。

相比那些还在求职路上奋战的高校毕业生,王颖无疑是幸运的。智联招聘4月26日发布的《2022大学生就业力调研报告》(下称“《报告》”)显示,截至4月中旬,2022届求职应届毕业生中有46.7%求职成功;38.1%获得1至3个工作邀约;15.4%已签约。其中,约8成签约毕业生就职工作与专业对口。

根据智联招聘的数据,只有15.4%的应届毕业生签约找到了合适的工作,这一数字低于去年的18.3%。在求职的应届毕业生中,46.7%收到录用通知,低于2021年的62.8%。2022年就业形势较为严峻。

中国人民大学中国就业研究所所长曾湘泉表示,“高校毕业生的CIER指数(就业市场景气指数)创了新低,比2020年一季度还要低。”

今年春节以后,全国各大城市疫情反复,加上互联网和教培等以往吸纳高校毕业生较多的行业裁员,这些因素对高校毕业生就业均构成不利影响。

人社部数据显示,2022届我国高校毕业生预计1076万人,同比增加167万人。今年高校毕业生规模首次突破1000万人。毕业生人数多,疫情反复,这些因素对高校毕业生就业构成很大影响。也因如此,不少毕业生在求职时主动降低标准。

《报告》显示,2022届毕业生主动降低就业期待,平均签约月薪为6507元,较2021年的7395元下降约12%;签约月薪达10000元及以上的占比10.7%,较去年减少约8.5%。

首批“00后”毕业生多从事新兴职业,权益如何保障?

孙纯是在南方一所高校的2022届硕士毕业生,截至目前,她没有找体制内工作,却扎到了眼下最炙手可热的直播行业。

“直播是这几年才出现的,到目前还算是新鲜事物,有很好的经济效益。我不想放弃这个黄金期,这两年不打算找别的工作。”孙纯说。

不止孙纯,直播经济时代,各行各业都在搭乘直播快车,想趁机“弯道超车”,甚至期待能够成为新一代“网红”。这样的自由职业者不在少数。根据哔哩哔哩与智联招聘联合发布《2022青年求职行为洞察报告》的数据来看,有88.1%的“00后”愿意或正在从事新兴职业。视频up主、电商博主、菜品体验官,就是现在“00后”最想从事的新兴职业。

智联招聘《报告》显示,2022届高校毕业生中,50.4%选择单位就业,较去年下降6%;自由职业、慢就业比例均较去年提高约3%。

在一个全新领域创出自己的事业,成了很多年轻人的就业选择。但是,自由职业、慢就业的创业之路真的那么顺畅好走吗?麦可思2019年发布的《中国大学生就业报告》数据显示,毕业半年后自主创业的应届本科毕业生,3年后有超过半数的人退出创业。

如今,除了受疫情等大环境的影响外,创业之路不好走的一个原因是,很多毕业生并没有做好必要准备。在中国传媒大学发布的《2021中国大学生创业报告》中,所有被调研的毕业生创业者中,仅有2.12%人符合“做好准备的创业者”的标准。

“孙纯从事新兴职业我不反对,但是没有社保保险,万一有个什么事该怎么办?” 孙纯妈妈向记者说出了自己的担心。

2021年12月8日至10日举行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解决好高校毕业生等青年就业问题,健全灵活就业劳动用工和社会保障政策。

“解决好高校毕业生的就业问题,应修改我国现行的劳动法律法规。”四川大学商学院教授陈维政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当前的劳动法律法规对劳动者的保护过于僵化,应该从制度上加强对灵活就业劳动者的权益保护,有助于解决高校毕业生就业问题。

“灵活就业不仅包括从事新兴职业者,还包括农民工和互联网平台用工等劳动者,最主要是尽快修改和完善现行劳动法律法规,从法律层面上解决新业态劳动者权益保障问题。我们现行的劳动法律法规把劳动关系限制得太狭窄,按照现在的《劳动合同法》进行劳动管理,很难应对这种市场经济的变化。《劳动合同法》要适应现在新业态和互联网平台经济的发展,分享经济的发展,新经济的发展,应体现多元劳动关系。” 陈维政说。

多措并举应对高校毕业生就业问题

高校毕业生是国家宝贵的人才资源,就业关系到他们的价值实现,寄托着万千家庭的幸福,关系国家高质量发展。

为解决高校毕业生就业问题,今年3月,教育部办公厅发布通知,开展全国高校书记校长访企拓岗促就业专项行动,提出2022年3—8月期间,各高校党委书记和校(院)长,主动走进园区、走进行业、走进企业,建立就业合作渠道,邀请一批用人单位到学校招聘人才,努力为毕业生挖掘更多岗位资源,提供更多优质和精准的就业信息。

人力资源部也在力促高校毕业生就业。在4月27日举行的人社部2022年一季度新闻发布会上,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就业促进司副司长陈勇嘉表示,为进一步提升毕业生就业服务质量,促进顺利就业,今年3月-6月,人社部组织开展“公共就业服务进校园”活动,动员各地人社部门、各类就业服务机构力量,主动将服务向前延伸,通过政策宣传、招聘服务、就业指导、创业服务、职业培训、困难帮扶“六进校园”,满足毕业生多层次、精准化的服务需求。

“一个多月来,各地共组织各类活动1万余场,提供岗位信息近500万个,服务毕业生近600万人次。”陈勇嘉表示,下一步,将坚持把促进高校毕业生就业作为就业工作的重中之重,针对毕业生不同时段的求职需求,与有关部门一起发力,支持高校毕业生就业创业。重点有四个方面的举措:

一是加力渠道拓展。进一步完善毕业生就业创业的支持政策,推进政策落实打包快办,加快政策兑现,引导毕业生到中小微企业、城乡基层就业,稳定扩大国有企业招聘,稳定事业单位、基层项目招聘招募,支持毕业生自主创业、灵活就业。同时,针对疫情影响,指导各地调整优化公共部门考试招录的时间安排,为毕业生求职留出时间窗口。

二是加力岗位推送。继续推进公共就业服务进校园活动,将岗位信息、指导培训、创业扶持等服务送到毕业生身边。同时,接续开展城市联合招聘、民营企业招聘等活动,提早启动百日千万网络招聘,应对疫情影响线上线下大规模推送岗位,扩大社会参与面,推出更多有特色的行业专场招聘。

三是加力见习培训。深入推进百万见习岗位募集计划,针对毕业生工作经验积累的需要,募集一批高质量的见习岗位,推出一批国家级见习示范单位,提升毕业生实践能力。同时,针对毕业生职业发展的需要,积极组织参加技能培训,着力提升培训质量,拓展新职业培训,支持毕业生实现技能就业。

四是加力困难帮扶。对离校未就业毕业生,提早做好信息衔接,做实帮扶台账,畅通各类登记求助渠道,及时跟进提供实名制服务。对脱贫家庭、低保家庭、零就业家庭、残疾等困难毕业生开展“一对一”就业援助,优先提供服务,优先推荐岗位。对长期失业青年,及时纳入就业失业管理服务,加强实践引导和分类帮扶,帮助他们更好地融入就业市场。

“人社部门将尽最大努力,创造积极条件,助力毕业生到各领域施展才华、建功立业。”陈勇嘉说。

从根本上说,稳高校毕业生就业和稳增长密切相关。

今年经济增速目标设定在5.5%左右,业内分析认为,经济增速与创造就业岗位密切相关。而增速目标设定在5.5%左右,也是考虑到今年的就业压力。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王一鸣此前曾强调,没有5.5%左右的增速,实现比较充分的就业会很难。

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刘元春此前接受记者采访时也曾表示,现在GDP每新增一个百分点,带来的新增就业是180万左右。

2021年12月8日至10日举行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要在推动高质量发展中强化就业优先导向,提高经济增长的就业带动力。

“从根本上来说,经济增长是应对就业问题的最有力举措。”陈维政说。

(文中王颖、孙纯为化名)

责编 | 杨琳

(版权属《中国经济周刊》杂志社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上一篇:58只债基收益率超10% 稳健回报效应下资金持续追逐债基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