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恒瑞高管变动,他们在恒瑞经历了些什么?

5月5日,恒瑞医药发布公告称,任命戴洪斌为总经理。这是不到一年来,恒瑞重要管理职务的第五次变动。自去年七月,时任恒瑞董事长周云曙宣布辞职以来,陆续有财务总监周宋辞职,主管人事的副总经理张月红辞职。今年4月,兼任首席医学官的副总经理邹建军离职同时,恒瑞又迅速提拔了两位内部培养的副总经理分管临床研发领域。而今,空缺已久的总经理一职也由内部晋升的职业经理人填补。

业内分析,受集采、创新药进医保等行业变革影响,恒瑞医药面临艰难转型时期,管理团队更迭正是恒瑞正在进行必要调整的表现。但从另一个方面来观察,这些高管的职业发展经历,也能折射近年来恒瑞,乃至整个医药行业的发展变化。

【两个高管“出走”背后】

从2008年开始,恒瑞医药提出创新+国际化战略,因此近年来较为重视引进有国际化背景的人才。除早期引入的全球研发总裁张连山等元老级人物以外,今年辞职的张月红、邹建军都具有跨国医药公司的工作背景,但从公开履历来看,在加入恒瑞之前,她们只能算作较为资深的高级专业人才,并不具备行业领军人物的“光环”。

以张月红为例,百度百科显示,她加入恒瑞之前是跨国药企的一名总监级管理人员,2018年她来到恒瑞任职首席人力资源官。这一时期也是恒瑞业务迅速上升期,人员团队加速扩张,有当时的员工描述:“每周一前台等待报道的新员工都排起长队。”张月红等一批拥有跨国药企工作背景的高级人才想必为恒瑞的人力资源建设和海外布局做出了贡献,同时也利用恒瑞这一发展契机,最大限度的施展了自身才华。也许正是因为这一时期的出色表现,她在2020年被晋升为副总经理,正式成为高管团队的一员,实现了人力资源管理者职业道路上的重要跨越。

而邹建军的发展经历则更为典型。肿瘤临床医生出身的邹建军也有较为丰富的跨国药企工作经历。据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回忆,机缘巧合下,她认识了恒瑞医药董事长孙飘扬。孙飘扬对她说:“你做了10年肿瘤科医生,又在跨国企业工作了十多年,也主导或参与过一些药品的成功上市,积累了很多经验,是时候为中国老百姓做点药了。”最后一句话打动了她,于是她在2015年来到恒瑞医药,担任肿瘤临床部门的副总经理。

此后邹建军在恒瑞医药工作6年有余,这一时期,也是恒瑞医药加速由仿转创,加大创新药研发投入的关键时期。可以说邹建军的个人抱负,与恒瑞发展战略一拍即合,恒瑞为她创造了“专心做事”的良好工作环境,她也运用自己多年来在跨国药企学习的经验,加速推动恒瑞临床研发相关工作进展。与之相呼应的是,恒瑞对她不断委以重任,在2017年将她晋升为副总经理兼首席医学官,为她提供了更广阔的平台与空间。可以说这是一场创新平台和优秀个人的双向奔赴。

正是人才与平台的相互成就,以及持续投入巨额资金和资源作为创新研发的支撑,恒瑞医药迎来了创新收获期。从2015年开始,恒瑞医药将7款创新药、17个新适应症推向上市,包括硫培非格司亭、吡咯替尼、卡瑞利珠单抗、氟唑帕利、海曲泊帕乙醇胺、达尔西利、恒格列净。在业界看来,这不光是首席医学官的成功,更是恒瑞整个研发团队的成功。对这一点,邹建军自己也从不否认。在网传的邹建军离职信中,她说道:“恒瑞是一家伟大的公司,……在我们为公司做出一些贡献的同时,公司也成就了我们,成就了我们团队。”

在恒瑞医药公告邹建军辞职的八天以后,君实生物官宣了邹建军的加入,邹建军履新全球研发总裁,全面负责君实生物的研究与开发工作。有业界分析称,首席医学官(CMO)的职业发展路线无非三个:升职做CEO、换个地方做CMO、创业者。显然,邹建军也实现了个人职业发展道路上的重要跨越,这也是恒瑞医药为中国创新药产业贡献的一名成熟领军人才。

邹建军离职后,恒瑞火速提拔了张晓静、王泉人两名副总经理,分别负责肿瘤和非肿瘤的临床研发项目。也侧面说明了,在恒瑞枝繁叶茂的人才体系内,任何人都没有绝对的不可替代性。多年来,恒瑞医药已经形成了自己完整的人才培养体系和创新发展体系,在灵魂人物孙飘扬、研发核心张连山的带领下,以自身的“加速度”奔跑在行业轨道上。

新总经理浮出水面】

不仅在创新研发领域,在综合管理领域,恒瑞一样有丰富的人才储备。自去年,担任总经理长达17年的周云曙“退隐”,关于这一位置的继任者就让人猜测纷纷。

据内部知情人士透露,恒瑞医药在综合管理方面一向重视“恒瑞基因”,作为一家有超过五十年历史的本土企业来讲,在考虑新任总经理人选时,对企业文化和战略的传承一定放在最重要的位置。

在过去的几个月中,这一人选隐隐浮出水面。在今年一季度,恒瑞医药举行的多个创新产品上市会上,戴洪斌首次以“常务副总经理”身份亮相。据该知情人士透露,常务副总经理这一职务明确是协助董事长管理销售。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戴洪斌从大学毕业就来到恒瑞,目前在恒瑞已经工作22年。他从办公室科员做起,年仅27岁就担任董事会秘书,经过十年历练晋升副总经理进入高管团队,再至2020年进入董事会,成为核心高管。戴洪斌拥有经济、法学、管理多个学位,多年的分管领域也与之有关,除证券事务外,还包括:法务、公关关系、药品价格管理与市场准入、投资。从去年开始参与管理销售,则可能是恒瑞对其培养的最后一个“闭环”。

实际上,近一年多以来,恒瑞医药确实正在经历一段艰难转型时间,如今市值已不足1900亿,较2021年高点已超跌三分之二。在这个转型时期,一些高管选择离开,而内部造血机制也在不断为它输出新的人才。有人说:“无论是离开的,还是留下的,都是恒瑞给予行业的贡献。”这句话一语道破了恒瑞医药在中国医药事业中所扮演的另一个角色,它不仅是手握十个创新药的中国一流创新企业,可能更是培养人才,推动行业共同发展的创新“发动机”。年报中披露的超60亿巨额研发投入,是恒瑞对外界质疑的简洁回答:“锚定战略,踏实做事”,这也是一家企业走出困境的唯一选择。

——END——

欢迎关注【华商韬略】,识风云人物,读韬略传奇。

上一篇:食品加工制造板块跌2.06% 青岛食品涨4.13%居首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