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宏观面处于哪个阶段

第一,前期报告中我们提出2022年宏观定价的四条线索,一是中国经济稳增长;二是海外货币政策退出;三是俄乌冲突下的国际局势;四是新一轮疫情。在本篇报告中,我们进一步谈下对它们主要影响时段的理解。整体来说,当前四条线索均未完全明朗,即每一阶段均存在四种作用力;但容易被忽视的是,每个阶段又有每个阶段的主要矛盾和关键定价因素。

第二,2022年宏观定价的第一阶段是1月初-2月底,全球无风险利率上行打破长久期高估值资产的既定趋势是这一阶段主要逻辑。我们可以看到,随着10年期美债收益率一轮快速上行,全球主要市场的权益类资产均不同程度出现调整,即市场出现一轮典型的“分母定价时段”。需要指出的是,对国内市场来说,典型的成长类资产比如上证科创50成分指数、申万高市盈率指数与全球无风险利率负相关截至目前依然较强;但沪深300指数所代表的传统资产在2月之后相关度已明显下降(图)。

第三,2022年宏观定价的第二阶段是2月下旬-3月中旬,地缘政治风险上升对于整体风险偏好的影响是这一阶段主要逻辑。首先,从黄金原油的走势、卢布汇率走势我们可以看到2月下旬至3月中旬是事件主要影响时段;其次,在这一时段,MSCI全球股市指数与卢布走势呈现较高的相关性;再次,人民币汇率也出现年内首轮小幅贬值,陆股通净流入资金减少(图);同期Wind全A一度下跌13.2%左右。

第四,2022年宏观定价的第三阶段是3月底至4月底,疫情升温带来的基本面的超预期下修是这一阶段的主要逻辑。这一点,我们可以从发电数据与Wind全A指数的相关走势中进行观测,二者历史相关性尚可(图);3月第三周后,日均发电增速出现一轮较为明显的下行,发电数据是企业盈利的映射。实际上,即使是新产业都无法规避这一基本面的下修。EPMI代表的新产业基本面和上证科创板50成分指数具有较好的历史相关性(图),而3月和4月EPMI连续出现较大幅度下行。

第五,4月底以来,随着疫情逐步收敛、稳增长政策进一步明确,宏观定价进入第四个阶段,即稳增长政策决定定价的阶段。市场已经初步呈现出对这一逻辑的敏感度。考虑到本轮稳增长政策的关键抓手在基建,边际空间在地产,我们以“建材综合指数”作为观测,它在4月以来和Wind全A呈现出非常高的相关性,4月最后一周的拐点也完全一致(图)。它反映稳增长预期下,现货价格、权益资产价格同步存在映射。

(郭磊为广发证券首席经济学家)

上一篇:一季度经济增速跑赢“国家线”,宁波离“经济十强”还有多远?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

  • 鞋子消失

    我平时是一个礼拜回家一趟,妈妈是一个人住在家里,在这礼拜回家时妈妈告诉我星期五早上他醒来时,他的室内拖鞋少了一只,他1点左右睡着6:30的闹钟起床,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