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家剧集公司2021财报背后:谁在掌控着市场?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文娱商业观察,作者 | 富贵

又是一年财报季,而以剧集为主营业务的公司已基本完成了2021年以及今年一季度的业绩披露。

回看2021年,受宏观经济环境、政策及疫情等多重因素的影响,剧集内容的播出及消费市场皆出现不同程度下滑。云合数据显示,全网剧集正片有效播放量3107亿,总量较上年减少27%;会员内容有效播放量1173亿,同比减少13%。

与此呼应,市场内带动全民关注的现象级爆款屈指可数,更多的“预制爆款”在播出后走向崩坏,更多的“大IP+大流量+大制作”在观众处吃了“闭门羹”。

这一背景下,剧集公司们的盈利能力面临着更高挑战,在建立公司C端品牌价值上也同样需要跨过更高的门槛。

营业收入同比增长78.8%至17.03亿元,经调整后净利润同比增长48.3%至1.94亿元。赴港上市一年后,稻草熊交出的这一份年度成绩单不可谓不惊艳。

究其原因,很大程度要归功于平台定制剧集投资规模的扩大。

2021年,由定制剧集承制产生的收入同比增长92.8%至5.4亿元,在公司总收入中的占比接近三分之一。同时稻草熊指出,该年公司交付定制剧的数量虽与2020年相同,但剧集投资规模有大幅增加。

其中,广告业务收入首次突破50亿元大关,达54.53亿元,同比增长31.75%,作为主要贡献方的《乘风破浪的姐姐2》招商金额创行业之最。

受外部市场环境和内部游戏业务战略升级、产品创新迭代进入关键期等综合影响,完美世界2021年的归母净利润同比下滑76.16%至3.69亿元。

无独有偶,华录百纳2021年的归母净利润较2020年也出现大幅度下滑,同比下降40.94%至6632.77万元。从财报看,抛开市场环境这一共性原因,最关键的是公司剧集业务投入产出的极度不对等。

年报显示,作为公司核心的剧集业务在2021年的营业成本同比增长294.37%,但毛利率却同比减少12.04%,而原定于该年播出的“预爆款”《冰雨火》一直延期至当下。

与之呼应,综合热度与口碑表现,《有翡》《锦心似玉》《长歌行》《一生一世》《周生如故》《八零九零》《沉睡花园》等10部华策影视在2021年推出的重点剧集,皆难称惊喜。

从财报看,华策影视能在今年保持住盈利优势,与电影业务的突破性进展密切相关,《刺杀小说家》成为了公司首部票房超过10亿大关的主投主控商业电影,强势带动影院票房收入同比增长128.92%,电影销售收入同比增加351.45%。

自范冰冰“天价片酬事件”导致《巴清传》播出无望后,唐德影视便进入“水逆期”,2018年-2020年连续归母净利润亏损,累计亏损超过11亿元,直至今年才迈进了盈利梯队。

不过,依据年报,唐德影视在2021年前三季度都处于亏损状态,归母净利润累计亏损1.05亿。而剧集《长风破浪》《战时我们正年少》均是和关联公司发生的交易,并都发生在2021年12月11日,合计销售收入在公司全年营业收入中的占比达到75.17%。

再加上两部剧至今仍未播出,而早在2017年,唐德影视还向江苏省广播电视集团有限公司以8740万出售了《战时我们正年少》,包括其在内的四部影视剧在国内发行后的海外版权定价与此次交易价格也存在较大差异。

因此,深交所在4月26日下发关注函,要求唐德影视针对上述问题作出合理解释。

比如欢瑞世纪。2021年,公司的亏损幅度虽大幅收窄,归母净利润从去年同期的-7.8亿元提升到-3.34亿元,但这已是公司连续亏损的第三年。

更为严峻的是,投资金额超3亿的古装巨制《山河月明》口碑、热度双双折戟,这不仅使得欢瑞世纪向古装正剧转型的谋求落空,极大损伤了市场关于公司长远发展的想象力,也加剧了2022年的业绩压力。

换言之,《沉香如屑》的担子更重了。可从《镜·双城》《且试天下》《与君初相识》的表现看,我们显然无法给予其十足的信心。

公司在2021年虽也实现了亏损同比缩窄,但亏损额仍高达3.56亿元,为上市剧集公司2021年的“亏损之最”。不仅如此,公司2022年第一季度的归母净利润同比盈转亏,较上年同期的1679.4万元同比减少347.87%,为-4162.8万元。

4月28日,金逸影视公布2022年一季度报当天,公司股价盘中跌停,报5.74元。

故事的另一侧,早其两天公布一季度报的慈文传媒,却凭借营收、净力双增的优异表现在财报公布第二天一字涨停。

但慈文传媒还没到高兴的时候。

得益于资产减值,公司虽将2021年的净亏损从2020年的3.52亿元降低至2.34亿元,但影视板块收入下降40%。而《流光之城》《冰球少年》《婚姻的两种猜想》这三部已于2022年播出的剧集,也仅带来了收入层面的助力,播出期间的热度表现皆不温不火。

对比2020年,幸福蓝海的净亏损同比减少了2.19亿,可2022年一季度却没能延续住这份势头。

财报显示,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总收入2.15亿元,同比下降15.21%;归母净利润亏损3795.22万元,上年同期亏损421.68万元;扣非净利润亏损4564.14万元,上年同期亏损512.68万元。

2021年,ST当代营业收入同比下降15.93%至1.75亿元,归母净利润同比由盈转亏,达-1.45亿元。同时需要注意的是,公司在今年一季度的净亏损虽同比收窄至2492.89万元,但财报中显示的储备剧集基本为积压项目,典型如《邓丽君之我只在乎你》《京港爱情故事》《荔芳街》。

可以预见,在这种发展态势下,2021年很可能只是ST当代亏损的开端。

盈利的不一定是赢家

高的盈利本质上应该是来源于很强的盈利能力,但在这份能力的背后,有多少是“势”,多少是“实”,才是真正左右一个公司想象力的关键。

站在这一层面上看,稻草熊的盈利额飞升就更多是“势”的作用结果。

时间回拨,早在2018年首轮投资后,爱奇艺就跃升为稻草熊的单一最大客户,2020年一季度,公司的营业收入更几乎完全来自于爱奇艺。

不久前,稻草熊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刘小枫在业绩交流会上表示,爱奇艺收入占稻草熊总体收入的水平50%左右。与此对应,公司2021年财报中重点提及的《灵域》《一起深呼吸》皆为爱奇艺定制剧。

需要注意的是,稻草熊娱乐承制的定制剧毛利率从上年同期的21.0%下降至5.3%。另一边,爱奇艺在今年明确亮出了“降本增效”的大旗。

对此,刘小枫表示爱奇艺削减成本直接影响有限,公司在剧集业务上目前是头部内容与D2C赛道两头布局,这两端都不是在爱奇艺的降本所谓削减主要的序列展开的,同时公司也在积极探索大文娱行业内的其他赛道。

可问题是,第二业绩增长曲线的寻找与塑造都需要极长的时间投入,而在主营的剧集业务上,稻草熊娱乐产不出“爆款剧”。

今年一季度,公司主控推出的《追爱家族》虽找来郭京飞、谭卓、贾乃亮等一众高国民度演员坐镇,但依旧没能激起水花。

事实上,回看2021年至当下的剧集市场我们能够清楚看到,掌握主流话语权的主要是正午、新丽两家非上市公司。

据阅文集团财报显示,新丽传媒2021年收入达12.2亿元,实现净利润5.3亿元,同比增长24.3%。另一边,继《赘婿》,新丽又在今年一季度借助《人世间》帮爱奇艺打造了另一个新商业标杆。

正午阳光在2021年持续推出了《山海情》《大江大河2》两部口碑热作,主打家庭元素的《乔家儿女》也做到了口碑、热度兼具,而今年其创新制作的无限流短剧《开端》同样带起了一股观剧热潮。

不置可否,在此期间两家也产出了《斗罗大陆》《落花时节》等不及格作品,但整体剧集精品率远高于同行,进而使得两家拥有了更强大的发行主动权。

所以,还是老生常谈的那句话——在剧集精品化趋势和市场头部效应越来越突出的当下,“讲好故事”举足轻重,而这也正是剧集公司沉淀盈利“实”力的关键所在。

上一篇:Twitter已被“币圈”收编?全球顶级加密财团大手笔参与收购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