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前首富罗玉平左右为难

贵州前首富罗玉平,严重低估了地产行业低谷期,买家的支付能力。

去年,中天金融打对折甩卖核心地产业务难收齐转让款。剥离地产业务一拖再拖,金融证券业务乏善可陈,巨额债务袭来、诉讼缠身,2021年对于56岁的罗玉平来说太不友好了。

巨亏64亿

2021年,早期靠承包建筑工程起家的罗玉平满眼焦虑,他所控制的中天金融(000540.SZ)业绩遭遇重创。

公司全年实现营业收入57.38亿元,归母净利润-64.16亿元,同比分别下降19.55%和1221.92%。为公司2006年借壳上市以来首次巨亏。

过往年度,公司依托房地产、金融、证券等业务,收入规模维持在150-200亿元,归母净利润5-30亿元之间,常年鳌居贵阳房企之首。

业绩由盈转亏,主要是受外部环境和自身因素影响。公司披露,净利润骤降主要有三大原因:计入损益的借款费用增加、地产业务销售毛利率下降、计提大额商誉减值准备、大额预期信用损失等资产减值准备。

公司对2021年度存在减值迹象的资产,计提各项资产减值准备合计38.66亿元,计入年度损益,导致公司当年归母净利润相应减少21.69亿元。

另外,子公司中融人寿去年通过非公开市场投资非上市企业股权和非标准金融产品,确认公允值变动损失14.36亿元。

作为贵阳第一大房企,公司地产业务也拖了后腿。去年房地产板块收入为40.92亿元,同比下降24.71%,毛利率为30.92%,较上年减少13.96个百分点。

从收入结构来看,房地产业务收入逐年萎缩,2018年至2020年,分别为129.6亿元、109.55亿元、54.34亿元,占营收比重分别为91.7%、87.1%和76.18%,毛利率分别为36%、39.81%和44.88%。

在去年房地产行业融资收紧、销售回款降速之下,房地产销售旋即下降。克而瑞数据显示,公司地产平台中天城投操盘金额140.5亿元,同比下降50.30%。

去年12月,公司将核心地产企业中天城投100%股权转让给佳源创盛和上海杰忠,对价89亿元,在收到第一笔股权转让款15.8亿元之后,目前尚未收到第二笔股权转让款。

债务压顶

公司转让核心地产企业中天城投,原本是为了化解债务危机,未曾料到买方付款一拖再拖,最后一笔股权转让款被延至今年6月底,彻底打乱了公司的经营资金规划。

被动局面之下,公司债务规模增长。截至去年12月,公司短期借款14.70亿元、一年内到期有息负债余额168.71亿元,彼时账面货币资金仅17.37亿元。

会计机构信永中和提醒投资者注意,中天金融可用于偿还到期负债的资金严重不足。

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公司货币资金59.95亿元,同样难以覆盖短期借款14.89亿元和一年内到期非流动负债170.8亿元。

按照公司给深交所关注函的回复公告,截至4月30日,公司及下属部分子公司逾期债务本金40.40亿元。其中,子公司贵阳南明中天城投未能如期偿还8.97亿元,已被债权人兴业银行贵阳分行诉至贵阳中院。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8月至12月,公司2019年发行的19中金01、19中金02、19中金03和19中金05将陆续到期,合计到期规模54.50亿元。

资金的不畅直接影响公司的项目建设。去年买方恒大人寿斥资19.16亿元购买贵阳国际金融中心相关物业,因公司未能按期交房,已被恒大人寿诉至法院,要求退还购房款,并支付违约金2.87亿元等。

从融资渠道来看,银行、债券、非银行类贷款及信托等是公司主要融资渠道。截至去年末来自银行、债券、信托、非银行类贷款余额分别为74.35亿元、83.82亿元、147.12亿元、98.71亿元,分别占公司总融资余额的16.73%、18.86%、33.11%和22.22%,平均融资成本分别为7.14%、7.86%、10.02%和9.98%。

为获得流动性,公司已将中天城投89%股权质押给平安银行惠州分行。另外,卖掉旗下友山基金70%股权,对价1.78亿元。

金融业务困难重重

上世纪90年代,四川合江人罗玉平和祖籍湖南的肖春红一同在遵义承揽建筑业务起家,进入贵阳市场后不久两人分道扬镳。肖春红开发了山水黔城和亚洲超级大盘花果园,罗玉平则操盘了另一超级大盘未来方舟。

截至去年末,中天金融拥有未来方舟项目-河西、贵阳国际金融中心C1地块,云岩区延安东路延伸线建设及周边片区棚户区城中村低效用地再开发等8个项目,合计剩余待开发建筑面积1601.54万平方米。

同在贵阳,罗、肖两大地产商暗自竞速,也走出了不同的路径。在通过房地产业务收获贵州首富之后,罗玉平向金融业务布局加快。

2016年,中天金融将中天国富、中融人寿收入囊中;2017年拟斥资310亿元对价向北京千禧世豪、中胜世纪收购合计持有华夏人寿21%-25%股权,一手将华夏人寿估值推至千亿以上。

在2015年甜菜制糖第一股华资实业计划入主华夏人寿时,估值在600亿元左右。后来华资实业知难而退,客观上给了中天金融高价入场的机会。

2017年,公司向上述两方支付定金70亿元之后,收购之事至今毫无进展,2020年银保监会宣布对华夏人寿实施接管。

这给罗玉平出了难题:退出,巨额定金会打水漂;不退出,240亿余款从何而来?

在公司去地产化过程中,金融证券领域业务同样难让人省心。

据年报,去年中融人寿实现营业收入140.96亿元,净利润-65.36亿元,公司对该资产组计商誉提减值准备13.45亿元。

中天国富是一家小型券商,发展一直不顺,去年公司债承销规模218亿元,同比下降29.22%。中天国富曾是17索菱债的承销商,而发行人索菱实业连续财务造假,已进入破产程序。

中天国富的多个IPO项目连续翻车,成功率不到34%。其保荐的鑫甬生物在今年1月因信披存严重错误被不予注册,成为创业板2022年的首个IPO被否企业,中天国富还因此吃到证监会和深交所的罚单。

上一篇:拟注入矿产股价却暴跌,株冶集团收关注函,重组能成功吗?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

  • 躺着躺着就胖了

    2个月,2月半月,3个月,4个月,5个月,7个月,9个月,然后就越来越胖了,现在住爷爷奶奶家⋯每天就是6餐一直吃⋯,腿都短成这样了肚子都快贴地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