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幸福债务危机一年,王文学从讲“哥们义气”到重谈理想

“全力推进《债务重组计划》,保障公司可持续经营”。

距离华夏幸福董事长王文学说“愿赌服输”、官宣债务危机已经一年有余,2022年4月底,华夏幸福公布2021年业绩,这一句话便总结了该公司全年工作,复工和整理债务。

即便是,华夏幸福2021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90.30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1164.79%。

“有序经营是前提”

这两个方面其实是互为表里的。

在去年初的内部讲话中,王文学说,有序经营是化解方案的前提。现状是连利息和工资都发不了了,你怎么能够跟人家谈展期?有位行长把这个问题讲透了,钓鱼你还得给个鱼饵、有块馒头,那这块馒头、这个鱼饵就是有序经营。

王文学在持续“拋饵”。

根据年报,华夏幸福2021年完成了54个项目/44329套/494.7万平方米住宅交付,完成148个项目、2154万平方米复工复产。

产业新城方面,华夏幸福全年实现新开工项目40个,复工项目498个。

2022年以来,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王文学已经久不露面,但已经公开两次发声,都是谈论可持续经营。

3月4日,王文学现身华夏幸福春季集体开工大会。据华夏幸福自己说,这次覆盖京南、京东、南京、杭州、合肥、郑州、武汉等全国33个区域,近80个住宅项目同步复工。

不仅如此,这次开工大会有“江苏标龙、中天建设、苏中建设、承德格润、大连德欣、天津诺华等资源单位主要领导”站台,纷纷表态发言,将“风雨同舟,同进同退”。

4月9日,华夏幸福放出消息,王文学召开了一季度工作会议,做出了保交房等“五个方面安排”。

在“拋饵”之中,华夏幸福在各地的做法是“分公司自平衡”,分公司独立承担自己分公司内项目,分类施策封闭管理,满足存量项目保交付后,多出资金优先用于发展,同时新项目和旧项目是分开的。

华夏幸福的人认为这是他们的“价值观”所在:“我们没有去做把项目资金抽走来补贴总部,从而造成大面积烂尾的事情,防止风险在不同区域或项目间传导。”

重新谈理想

“鱼”似乎也在一步步“上钩”。

经过了一系列猜想、谣言和运作之后,2021年9月30日,华夏幸福官宣《债务重组计划》,要对一共2192亿元的金融债务,通过“卖、带、展、兑、抵、接”一点点消化,当时这份方案还是华夏幸福的一厢情愿。

虽然这份计划最终在2021年12月9日被债委会通过了,但后续仍有波澜。

2022年2月,因不满华夏幸福提供的债务重组条件,中融信托“阶段性开撕”,表示“将尽快发起诉讼,坚决保护委托人权益”,而华夏幸福则抛出了“《债务重组协议》是具有法律约束力的”。

最新公告是,华夏幸福金融债务累计实现债务重组金额共计1048.12亿元。就债务总额来说,漫漫征程已经走过一半了。

真金白银华夏幸福也开始往外掏了,从2月22日开始,华夏幸福现金兑付第一批5亿元,4月29日开始第二批现金兑付14.16亿元。

但从年报数据来看,华夏幸福仍需努力。2021年,华夏幸福实现营业收入431.81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57.3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90.30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1164.79%。

年报中还有一个很现实的数字,截至2021年12月31日,华夏幸福货币资金余额144亿元,但可动用货币资金仅有9亿元。

过客来去匆匆,曾经被誉为“平安幸福”组合的大金主,如今屡屡表示,后续将不会再向华夏幸福输血。

王文学花了2332.43万元请来的联席董事长吴向东也低调离职,不过据说后续还将为华夏幸福新业务的资产转让保媒拉纤。

事情或许有转机,华夏幸福通报的2022第一季度业绩中,“净现金流及净利润均实现转正”,其实王文学在第一季度工作会上还讲了一句话:“向着心中理想的方向奋勇前进”。

王文学经常愿意谈理想。多年以后,他仍旧清楚地记得自己拿第一块地的时间,1998年4月12日,同时他说:“我是靠理想驱动的。”

据说,固安产业新城发展初期面对危机时,王文学曾在固安街头痛哭流涕,彼时他在各方支持下顺利过关。

如今,债务危机爆发一年了,王文学又从当时讲“哥们义气”变为谈理想了。

记者|王佳飞

编辑|王月龙陈梦妤 杜恒峰

校对|卢祥勇

|每日经济新闻 nbdnews 原创文章|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镜像等使用

如需转载请向本公众号后台申请并获得授权

上一篇:越南经济复苏4月出口大增25%,哪些行业在推动?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