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4月非农数据支持美联储加息 通胀能否迎来拐点?

经济观察网 记者 老盈盈5月6日,美国4月季调后非农就业人口数据公布。4月就业市场进一步向好,失业率继续保持在历史低位,劳动力市场依然紧张,数据支持美联储加息动作。

下周,4月美国通胀数据将公布,而作为最能驱动美联储货币政策走向的指标,通胀能否见到拐点再度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

就业市场进一步向好

劳动力市场依然紧张 5月6日,美国劳工部公布数据显示,美国4月季调后非农就业人口增42.8万人,预期增40万人,前值由增43.1万人下修至增42.8万人;4月失业率为3.6%,预期为3.5%,前值为3.6%;4月平均时薪同比增5.5%,预期增5.5%,平均时薪环比增0.3%,预期增0.4%。

从非农就业人数变化来看,美国4月季调后非农就业人口增加42.8万人,略高于预期40万人,失业率持平为3.6%,仍为2020年2月以来最低水平。同时,3月非农由增43.1万人下修至增42.8万,2月非农由增75.0万人下修至增71.4万人,2月与3月下修后合计减少3.9万人。

中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明明认为,4月美国新增非农就业人数略高于市场预期,就业市场进一步向好,从新增非农就业人数走势来看,今年2月与今年3月非农数据显示劳动力市场回暖,4月非农超预期增长,表明美国目前就业市场较强劲,支持美联储加息。

根据美国劳工统计局6日公布的最新数据,雇主在4月份增加了42.8万个工作岗位,而平均每小时收入比一年前增长了5.5%。美国3月份的职位空缺攀升至1150万,失业人数为590万,意味着每个失业工人对应着1.9个工作机会,远远高于2020年2月疫情前的1.2个的比例,自愿离职的人数也上升到450万的历史高位。

“从具体数据看,劳动力市场紧张,经济增长强劲是美国通货膨胀的主要驱动力量。”中银香港首席经济学家鄂志寰对经济观察网记者表示。

“虽然劳动力缺口仍较高,但薪资环比近期已出现趋缓迹象,工资与价格螺旋上升通胀风险边际缓解,鲍威尔5月议息会议也表示不存在工资与价格螺旋上涨迹象,预计美联储下半年或将减缓加息速度。”明明称。

美联储是鹰是鸽?

5月4日,美联储宣布上调联邦基金利率50bp至0.75-1.00%目标区间。而后,平安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钟正生提出了一个观点,他认为当前美联储在预期引导方面或已接近本轮紧缩周期中的最“鹰”时刻。5月议息会议向市场传达的信号比市场预期得更加“鸽派”, 钟正生得出上述的结论有一点原因也基于此,当然这几乎已成为共识。

从关键细节来看,美联储宣布6月1日开始缩表,前期幅度较市场预期减半,幅度为300亿国债+175亿MBS,三个月后国债与MBS的缩减规模将分别升至600亿/月与350亿美元/月,每月475亿美元的缩表幅度明显低于此前950亿美元/月的市场预期。

对于加息节奏,美联储主席鲍威尔称75bp加息暂时不在考虑范围,加息节奏具体将取决于未来的经济数据和金融条件;如果开始看到通胀缓和、或是其他进展,可能会回到加息25bp,但一个月的通胀数据还不够,所以预计不会很快回到加息25bp。

鄂志寰对经济观察网记者表示,美联储本次加息50个基点,尽管幅度是20年来最大,但其实际利率水平仍处于历史性低点,同时,鲍威尔在会上的表态也在一定程度上减缓了市场对于持续过快过急加息的担忧。

影响美联储“鹰”“鸽”的表态,通胀数据是关键。通胀数据见顶了吗?3月,美国高通胀持续,CPI指数同比增长8.6%,创近四十年新高,环比增长1.2%;核心CPI(不包括食品和能源)指数同比增长6.4%,环比上涨0.3%,仍保持在高位。而美联储最关注的通胀指标,美国核心PCE物价指数,在3月同比录得5.2%,略低于前值和市场预期的5.3%。

也因为此,市场开始讨论美国通胀见顶信号是否已经出现,钟正生认为美国通胀数据或已经接近拐点,而且市场对于美联储紧缩预期的计入已经相对充分,美国金融条件已经提前紧缩,美联储进一步“放鹰”的必要性不强。

“美国通胀趋向拐点仍将需要一段时间。”鄂志寰称,俄乌冲突带来的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和中国疫情反弹对供给链的冲击,将对美国通胀率产生来自外部的上行压力。从鲍威尔在发布会的讲话看,他两次提到通胀率“过高”,表明其十分关注通胀率上升的前景。未来一段时间,美联储是鹰是鸽,主要看通胀的发展。

美联储在5月声明中认为俄乌冲突的影响更多体现在通胀而非经济增长,而且提及了国际供应链中断带来的通胀风险。相较上一次,本次声明确认了俄乌冲突“正在”(而不是“可能会”)对通胀造成额外上行压力,但认为其“可能会”(而不是“正在”)对经济活动带来压力。

中银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管涛认为,即便未来可预见的通胀拐点到来,恐怕短期内也难以降到比较低的水平,可能会持续在高位。

“美联储还是以数据驱动,它动用货币政策工具体现出来的反通胀立场,信号作用大于实质效果。另一方面,如果通胀的拐点没有像预期那样到来,最近欧元区的通胀走势还在持续攀高,那么如果美国的通胀继续往上走,美联储的货币政策有可能会更加鹰派。”管涛对经济观察网记者说。

值得注意的是,当地时间周四,英国央行也如预期般加息25个基点至1%。实诚的英国央行也明确告知市场,为了打击几十年一遇的通胀,接下来两年可能需要付出经济停滞的代价。

在英国央行公布的经济展望中,按照市场预期该行利率将在明年中期提高至2.5%计算,该国的经济可能会在2023年出现萎缩,同时到2024年才有可能出现轻微的增长。与此同时,该国的失业率将从3.8%提升至5.5%,约等于丢掉60万个就业岗位。

美联储加息次日(5月5日),道指狂泄千点,纳指盘中跌6%,美元和美债收益率飙升,稍早10年期美债收益率一度升至3.1%上方,为2018年11月以来最高。

中金公司研究部董事总经理、策略分析师刘刚认为,紧缩预期的缓和(已经兑现)以及通胀表面上的拐点并不难做到,而增长的预期改善具有更重要意义但也需要更多时间验证。具体落到资产定价的两个核心变量,美元和美债上,主要看能否出现一个甚至两个趋缓或回落的情形,二者同步上涨对于美国和非美资产而言都不是好事,本质上意味着对内和对外的金融条件都在收紧。

上一篇:能源早新闻丨为这事儿,国家发改委又召开专题会议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