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前首富现在利息都还不上!转型金融投入超100亿,如今负债600多亿

本文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特约记者 郭逸敏

去年还是山东首富,如今却负债600多亿元,王清涛风光不再。

日前,中融新大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融新大”)旗下的“18中融新大MTN002”未能按期兑付利息,已构成实质违约。Wind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一季度,中融新大旗下共有6只债券处存续状态,但已有3只债券已是违约状态,当前债券余额合计36.49亿元。

中融新大资金链早已吃紧。据中融新大2021年三季度报数据,中融新大负债已高达600.61亿元,短期借款为54.49亿元,账面资金却只有4.18亿元,现有资金远无法覆盖短期负债。

中融新大前身为山东焦化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山东焦化”),始创于2003年,以能源化工、矿产资源、物流清洁能源、金融投资为主业。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煤炭供应商起步,到横跨煤炭、金融两大板块,参控5家银行,中融新大曾让王清涛以596.5亿元身家位列在2021年《新财富》富人榜第63名,荣登山东首富。

曾经多风光,如今就多落魄。富豪榜单公布后不久,中融新大的中票就违约,违约利息约1.11亿元,这也让王清涛身背98条限制令。王清涛多次寻求“卖身”无果,山东首富光环黯然失色。

“焦化大王”掘金路

1962年,王清涛在山东滨州市邹平县出生。21岁退伍后,他在当地物资局工作,两年后就决然下海干起了煤炭经销生意。

赶上好行情,他很快赚到了第一桶金。2003年,王清涛成立邹平铁雄焦化有限公司(下称“铁雄焦化”)和铁雄煤炭有限公司。2008年,铁雄焦化便实现销售收入86亿元,成为山东重点企业。

王清涛抱上“钢铁沙皇”沈文荣大腿,两人在2007年共同创办山东省最大煤化工园区。王清涛一跃成为山东乃至全国的“焦化大王”。2009年,为扩大发展,王清涛以山东铁雄能源集团为主体成立山东焦化。

图源:中融新大官微

此后,钢材价格持续走弱,下游焦化企业日趋低迷。直到2012年,山东计划打造国际化企业,支持焦化企业并购重组,王清涛又抓住了机会。不过,王清涛更看中金融,2015年开始调整发展方向,逐步将重心转移至金融。

2016年3月,山东焦化改名为中融新大。在此之前,王清涛就已有意扩大旗下的金融布局版图。2015年8月,中融投资(青岛)集团有限公司成立;同年12月,王清涛以7.55亿元获得晋城银行14.29%股权,成为该行第一大股东。

此外,中融新大还以71.88亿元从烟台润仕通投资企业(有限合伙)手中获得其所持恒丰银行股权收益权,还以19亿元获得中华联合财险7.79%股份并成为第二大股东。王清涛又先后参股包括晋城银行、厦门国际银行、厦门农商行、齐商银行和邹平农商行等。据不完全统计,王清涛为进军金融产业,合计出手已超100亿元。

王清涛最为公众所熟知的,还是2016年参与四川信托的股权争夺。这一年的11月,中融新大以33.33%的高溢价、50亿元,赢得四川信托30.25%股权竞拍。这笔交易经过23次报价,诸多金融大鳄参与。尽管交易最终未能达成,但王清涛已一战成名。

大举扩张之下,中融新大迎来高光时刻。2016年,中融新大已实现营收超650亿元,总资产已超1400亿元,增幅高达1348%。

2017年至2018年,王清涛因连续两年稳坐青岛首富。当时,意气风发的王清涛发出宏愿:2020年集团总资产达4000亿元,年销售收入3000亿元,利润300亿元。

梦碎金融

激进扩张,危机来临。宏愿还没实现,王清涛就已深陷债务泥潭。

天眼查显示,2015年,中融新大旗下山东物流集团向晋城银行质押了子公司5100万股;2016年,中融新大又向晋城银行质押了山东物流集团25亿股;2016年底,中融新大又把所持晋城银行股份,质押给广东粤财信托。

王清涛尝到高负债、猛扩张的苦果。2018年7月,中融新大旗下多只债券闪崩,被临时暂停交易。当时中融新大称公司生产经营情况正常,但市场担忧不断加剧,包括银行、信托公司、小贷公司等在内的“讨债大军”接踵而至,危机蔓延。

图源:中融新大官微

2019年6月,国民信托20亿元信托贷款到期未收回本息;之后,招商银行济南分行五笔合计2.37亿元贷款未收回。2020年12月,因2.45亿元债券交易纠纷,原告厦门农商行将中融新大、王清涛等人诉至法院。中融新大两家银行存款,以及所持中华联合财险相应股权被法院冻结。

天眼查显示,目前,王清涛个人身背98条限制消费令,中融新大21.92亿元股权曾被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河南省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山东省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和山东省菏泽市中级人民法院轮候冻结。截至目前,中融新大被执行总金额22亿元,历史被执行总金额已超206亿元。

不仅如此,中融新大还对多家民营企业进行担保。截至2021年三季度末,中融新大对外担保合计49.28亿元。担保对象中,瑞星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及其子公司等在近一年还存在失信被执行记录。

2021年12月,据裁判文书网,因流动资金问题,山东润银生物化工股份有限公司于2015年向威海银行济南分行借款6000万元,中融新大为此资金担保。后来,润银公司未按约定及时还款,中融新大需承担未偿还的借款本息共计约5950万元的连带清偿责任。

债台高筑,金融板块持续低迷,王清涛的日子越来越难。2021年前三季度,中融新大净亏损42.29亿元。截至去年三季度末,短期借款为54.49亿元,但货币资金仅有4.18亿元,现有资金远远远无法覆盖短期负债。

债券违约风险也随之上升。Wind数据显示,中融新大旗下的“18中融新大MTN001”、“18中融新大MTN002”、“17中融新大MTN001”三笔债券都已经构成实质性违约,当前债券余额合计36.49亿元。

还债之路道阻且长,王清涛无奈选择“卖身自救”,在众多资产却屡屡流拍。2021年7月2日,中融新大将其持有的中华联合财险6.33亿股权拍卖,起拍价为9.62亿元,评估价为10.69亿元,最终却无人出价。

同年7月19日、7月25日,中融新大持有的中华联合财险两笔1.69亿股权的分别拍卖,起拍价为2.57亿元,同样因无人出价而流拍。

此前,由于拖欠天津市海德星商贸有限公司借款本金3.11亿元一直未执行,中融新大所持厦门农商银行1.76亿股股份也走上拍卖台,同样流拍。

据天眼查数据,除了持有的中融新大所有股权遭遇冻结之外,王清涛还被合肥市瑶海区法院、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等多家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大厦将倾,留给这位山东首富“自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上一篇:冲上热搜!百果园紧急道歉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