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迫任务?日本豪砸5万亿,要从这国拿到什么?(组图)

最近,日本对印度的一项“5万亿日元投资计划”吸引了外界广泛关注。

当地时间3月19日,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应邀访问印度,并与印度总理莫迪共同出席印度-日本年度峰会。

此次访问不仅是印度今年首次迎来的外国政府首脑访问,也是岸田文雄自去年10月正式就任日本首相以来的第一次双边访问,因此备受外界关注。

岸田表示,日本将在未来5年对印度提供5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2581亿元,约合410.4亿美元)的投资,包括贷款、外国直接投资和援助。

实际上,过去10年来,日印两国在经贸合作领域的表现乏善可陈。岸田此时砸下5万亿日元拉拢印度,用意为何?

文 | 周永生 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教授1

5万亿,让日印抱团?印度是一个经济迅速成长、潜力巨大的国家,2021年,其在世界各国GDP排名中已超越法国、次于英国。

人口迅速增长也是印度国力的体现。印度人口总数不仅长期紧随中国之后,甚至有可能超越中国,只是截至目前尚无最新官方数据佐证。

【注:日前,印度医疗资讯网站“Medindia”信息显示,截至北京时间2022年3月6日下午6点左右,印度人口为14.15亿人(这意味印度“超越”中国成为世界第一人口大国)。不过,该数据并非印度政府官方发布,数据来源和计算方法也有待核实。】

这些年来,日本越来越看重印度的国际地位和发展前景,也越来越重视同印度的双边交往。

2021年9月29日,日本东京,岸田文雄当选自民党总裁。图|人民视觉

岸田此次访印,关键是要强化双方政治关系,替美国做印度的工作,要求印度支持美日等国制裁俄罗斯的政策。当然,推动日印两国经济合作也是此行重要内容之一,主要侧重于七个方面:

第一,在此次访问中,日印两国签署了网络领域备忘录,强调双方在经济安全问题上的共同点和共同利益,包括建设安全可靠的通信网络、供应链多元化、加强供应链联系和安全保障等。

这是两国关于经济安全的战略协议。尽管名义上属于经济合作,实际上却是为战略安全和经济安全寻求保障。

第二,推动日印新资本主义合作。

新资本主义是岸田文雄执政后所大力倡导的日本经济和社会新发展模式。简单地说,就是既要保证日本经济发展,同时又要保证中小企业和一般职员能够获得相对平衡的收入,从而避免出现“安倍经济学”下社会各阶层收入、中小企业与大企业收入差距拉大的情况。

岸田的新资本主义政策,实际上就是要让日本经济获得新的平衡发展,满足中小企业和下层群众的基本收入和生活需求,以获社会持续发展的后劲和稳定。

为实现这一目标,日本决定在未来5年对印度公、私营部门共投资5万亿日元,包括贷款、外国直接投资和援助。

第三,在“日元贷款”方面加强合作。

“日元货款”是指日本政府以日元提供给发展中国家的贷款,用以支付从日本进口的货款或劳务,一般称之为“经济援助”。不过,由于印度反感“经济援助”的称呼,因此日本对印提供优惠贷款时并不用“经济援助”的概念,就叫做“日元贷款”。

日印本次签署了超3100亿日元的“日元贷款”,用于支持双方经济合作项目(主要是日本所谓“高质量基础设施项目”)和印度经济可持续增长,包括合作开发高铁线路的贷款、核电站建设开发的贷款等。

其中,同印度合作、以日本标准建设高铁项目,是日本最为重视的旗舰项目。

第四,推动实现金融合作。

双方签署了总额达750亿美元的货币互换协议。这对于日印双方企业贸易结算的便利化有利,对稳定日印双边贸易结算大有好处。两国领导人对双边货币互换延期的安排表示欢迎。

第五,两国领导人还表示将稳步推进印度东北部开发合作,加强地区互联互通。

据悉,日本参与了印度东北部很多基础设施项目,包括供水、污水处理、路网改善、水力发电站、可持续流域森林管理、可持续农业和灌溉、学校建设等等。截至2021年1月,日本政府对印度东北部发展援助总额已超2310亿日元。

第六,推进两国在能源领域的开发与合作。

岸田和莫迪确认了两国在应对气候变化对策上不断努力的重要性,并通过“伙伴关系”促进日印以安全方式进行能源合作,新公布的“日印清洁能源”将在全球范围内实现碳中和、推动能源转型。

第七,两国领导人还同意促进数字化(这是一个紧迫的问题)、医疗保健等领域的合作,包括应对新冠肺炎疫情。此外,日本还取消了对印度出口日本苹果的禁令,简化印度芒果出口日本的程序等。2

政府促合作,企业不乐意在这次久违的印度之行中, 5万亿日元投资计划吸引了外界的广泛关注。岸田此举看似要为两国经济合作加足马力,但从过去多年来两国经济合作的现实情况来看,这并不是易事。

虽然日本在国家发展战略层面上将印度视为印太战略的核心成员之一,但两国经贸往来始终没有大的起色,实际交往并不密切。

从贸易额来看,2021年,两国贸易总额约19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208亿元;其中日本向印度出口128.97亿美元,从印度进口61.5亿美元,日本顺差67.47亿美元)。

7月8日,人们戴着口罩在日本东京新宿车站附近出行。(新华社发,克里斯托弗·朱摄)

2021年,日本对外贸易总额为15302亿美元(其中出口为7585.9亿美元,进口为7716.1亿美元),日印贸易总额只占到日本对外贸易总额的1/80,印度在日本对外经贸关系中的分量十分有限。此外,2021年日印贸易总额和2002年相比增加约5倍,但和2012年相比仅增加了20亿美元。

相比之下,2021年,中日两国贸易总额达3500.4亿美元,是日印贸易总额的18.4倍。同期,日本同东盟国家贸易总额为2272.9亿美元,约为日印的12倍;日美贸易总额为2385.7亿美元,日印只有其1/12.5;日本同欧盟贸易总额为1560亿美元,是日印的8.2倍。

从投资额来看,到2020年底,日本在印投资存量只有300亿美元,而在中国的投资存量达到1434.5亿美元,在印投资只有中国的1/5。同期,日本在东盟投资存量为1974.51亿美元,在整个亚洲的投资(包括印度在内)为5507亿美元,印度只占其中的1/17;在美投资存量达5914.59亿美元,对西欧国家投资5793.73亿美元,超印度约19倍。

可见,过去10年间两国经贸水平并没有大的起色。这主要是因为日印两国经济市场状况互补性不强、相互的市场需求量较少,印度大部分市场需求都能在周边国家及欧美发达国家获得满足。

实际上,针对日本对印经贸合作议题,日本政府高层和民间之间存在着巨大“温差”。

为服务于国家战略,日本政府高层倍加重视印度,尤其是在小泉纯一郎执政及2016年安倍政府提出“印太战略”以后。

2020年8月28日,时任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首相官邸召开记者会,正式宣布因健康原因辞去首相职务,并表示在继任者选出前会继续履行首相职务。(新华社发,Pool图片,弗兰克·罗比雄摄)

但日本企业并不买账。印度国内市场比较封闭,日本企业对印投资或其他经济合作会面临印度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的种种限制政策,投资行为不易落地。此外,日本企业在印度赚钱后,也很难自由向海外汇出。因此,即便日本政府大力推动,种种限制还是抑制了日本企业对印大规模投资的积极性。

日本从印度进口的产品主要包括纺织品、水泥、化肥等原料型产品,出口产品主要是机械车辆、铁路设备、工程设备等大宗工业制成品。这种经贸往来结构基本上属于高度发达国家和一般发展中国家之间的经贸往来和商品交换关系,这也符合日本与印度目前的经济发展水平。3

醉翁之意,在一箭双雕正如上文所述,岸田此次出访印度,政治诉求大于经济诉求。其主要目的应是动员印度对俄采取经济制裁,要求印度在政治上与美国亚太联盟体系中的国家在政治上保持一致。这亦是拜登政府赋予日本的一项急迫政治任务。同时,日本也希望能借这次访问拉紧印度,组成针对俄罗斯的联盟。

尽管知道印度无法完全满足美日需要,但岸田仍要做一番尝试。实际上,在岸田的努力劝说下,印度方面也确有一些表态。

2019年5月30日,在印度首都新德里的印度总统府,莫迪在总理宣誓就职仪式上讲话。(新华社发)

岸田表示,日本已向乌克兰及周边国家提供1亿美元的紧急人道主义援助,今后将提供更多援助。他强调了日本立场,并向印度呼吁,国际社会需要团结起来,坚决应对。对此,莫迪给予了积极回应。两国领导人同意呼吁俄乌双方立即停止战斗,通过对话来控制局势。

两位领导人重申,他们不应允许单方面以武力改变现状,不仅在印太地区,在任何地区都必须寻求以国际法为基础、和平解决冲突,进一步推动实现“自由开放的印度洋-太平洋”。

岸田的这种对话手法,实际上是一箭双雕——既诱导印度掣肘俄罗斯,又暗含着对中国的制约。

总之,岸田通过这次访问,加强了日印两国领导层的相互信任,确立了双边经济合作大方向和具体合作项目,磋商了当前两国关系和国际政治中的大问题,并就俄乌态势达成了有限共识,对印太战略也表现出了合作态度与立场。

岸田文雄首相这次访问印度的收获可以概括如下:

增进和稳定了日印双边的政治和安全关系;

探讨与协调了关于俄乌冲突的相互表态与立场;

推动了日印两国经济与社会合作的发展方向和具体项目;

在印太战略方面表达了双方的共识与合作意愿;

协调了未来四国联盟会议的主导方向。

综合来看,岸田此次印度之行对日本而言具有一定的意义和影响。

首先,此次访问不仅是为了推动日印两国双边关系发展,更是为了配合日美同盟所关注的战略问题方向,拉拢印度进一步向日美同盟方向靠拢,尤其是要防止印度在俄乌问题上同日美两国产生太大的离心倾向。从这一战略目的而言,日本得到了莫迪的某种承诺,初步实现了拉拢印度的战略目标。

其次,通过这次访问,继续强化日印经济关系,推动两国经济供应链拓展、发展和稳定。通过签署具体项目合作协议,进一步扩大和充实经济合作内容,巩固经济合作基础。

最后,在地区政治安全与合作问题上,继承了日本历届政府的基本政策方向,再次强化了同印度在印太战略地区局势等问题上的共识与合作意向,防止印度偏离日美同盟轨道。4

日印为何能走到一起?

日印之所以能达成以上战略共识,与国际局势、地缘政治军事和安全战略以及经济合作区域化态势相关联,并由本国战略和基本利益所决定。

首先,日本目前已把俄罗斯看作威胁,两国在领土争端上的敌对态势也长期无法改变。日本希望借俄乌冲突之机,削弱俄罗斯的力量。而印度正是俄罗斯外部的一个准盟国,于是撬动印度向日美同盟方向靠近成为优先选择。

尽管日本在美日同盟中处于附属地位,但对于东亚和印太地区,日本认为自身具有地缘政治优势,可通过在本地区的外交活动提升地区影响力。日本拉拢印度,等于为美日同盟做贡献、为美国国际战略做贡献,有助于提升日本在日美同盟中的地位。

而且,日本在东亚和印太地区的战略实际是以中国为主要假想敌和战略竞争对手的。因此,在对印度关系中,日本不能不借“印太战略”名义拉拢印度,强调“共同安全和共同利益”,以便形成联合、共同应对所谓“中国威胁”。强化同印度经济合作、充实日本经济供应链,也是为了防止相关环节受到所谓的“中国威胁”。

此外,着眼于印度快速发展的现实,及其未来在世界上的大国地位、大国作用以及在印度洋北部石油航线上的战略要冲地位,日本必会加强同印度的双边关系。

最后,岸田内阁继承了安倍时期强调价值观外交的政策路线,特别强调西方民主、自由、人权、法治的价值观。日本认为,必须和印度强力合作,在世界和发展中国家当中推动西式的价值观。

参考资料:

1.[日]『日印首脳会谈』、令和4年3月19日,日本外务省网站,2020年3月28日登录,https://www.mofa.go.jp/mofaj/s_sa/sw/in/page3_003247.html;

2.[日]『日印首脳会谈』、令和4年3月19日,日本外务省网站,2020年3月28日登录,https://www.mofa.go.jp/mofaj/s_sa/sw/in/page3_003247.html;

3.[日]『ドル建て贸易概况・表1 地域别贸易概况.2021年1-12月』,日本独立行政法人日本贸易振兴机构 (法人番号 2010405003693)网站,2020年3月27日登录,https://www.jetro.go.jp/world/japan/stats/trade.html;

4.[日]『ドル建て贸易概况・表1 地域别贸易概况.2021年1-12月』、『表1 地域别贸易概况.2002年(确定値)』、『表1 地域别贸易概况.2012年(确定値)』,日本独立行政法人日本贸易振兴机构 (法人番号 2010405003693)网站,2020年3月27日登录,https://www.jetro.go.jp/world/japan/stats/trade.html;

5.[日]『日本の国・地域别対外直接投资残高・表1 地域别贸易概况.2021年1-12月』,日本独立行政法人日本贸易振兴机构 (法人番号 2010405003693)网站,2020年3月27日登录,https://www.jetro.go.jp/world/japan/stats/fdi.html;

6.[日]『日印首脳会谈』、令和4年3月19日,日本外务省网站,2020年3月28日登录,https://www.mofa.go.jp/mofaj/s_sa/sw/in/page3_003247.html。

上一篇:台股早盘重挫314点跌破万六 台积电股价创16个月新低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