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博社:为什么中国社区团购的繁荣转瞬即逝?(组图)

Jane Zhang在彭博社发表文章,中国的团购自新冠暴发以来一直呈爆炸式增长,然而,由于政府的严管,各大科技巨头不合理的业务扩张模式,再加上新冠封锁政策导致的供应链滞涩,这个行业很快就萎缩了下去。

Grocery food photo created by pvproductions

中国最富有的科技巨头和金融家们,正在对中国多年来最热门的互联网趋势之一踩刹车——社区团购。在社区团购中,科技公司发展了邻里资源共享、以优惠批发价购买物品的传统做法。然而,数百家创业公司已经破产,投资者的损失可能达到数十亿美元。

社区采购最初是一种农村现象,农民联合起来,通过一次性采购物资来节省成本。近年来,它变得更加城市化,智能手机加速了它的发展,城市团购主要是购买杂货,而不是种子和肥料。成千上万的社区已经开始使用京东网、美团和拼多多等平台,看起来就像是一场电子商务革命。

但需求并没有跟上竞争加剧的步伐。团购也陷入了中国对互联网巨头的监管风暴。去年,政府对几个社区团购平台进行了罚款,因为这些平台为了争取用户,在促销活动上花费了太多的成本。

北京、上海和其他城市的新冠封锁本应是团购业务获得暴利的机会,但物流网络的中断削弱了平台满足需求的能力。现在,即使是财大气粗的运营商也在裁员。科尔尼管理咨询公司大中华区的总裁贺晓青说:“自疫情暴发以来,这个行业就像过山车一样。”

在4月的最后一周,美团网停止了在北京的社区团购业务,之后由于新冠病例激增,为了遵守新冠限制,美团网又关闭了北京数百个(甚至有可能是数千个)取货点。美团网的一位发言人拒绝发表评论,也拒绝透露团购服务何时可能重新开放。

中国社区团购的发展趋势,数据源:企查查

据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透露,今年早些时候,中国第二大电子商务运营商京东网将其社区采购部门“京喜拼拼”的员工队伍削减了10%至15%。

打车巨头滴滴出行的社区采购部门裁员幅度最大,在全公司范围内裁员约20%。阿里巴巴集团也削减了促销活动和成本。

京东网、滴滴出行和阿里巴巴的发言人没有回应评论请求。

团购行业的萎缩发生在惊人的扩张之后。在疫情暴发早期,社区团购初创公司似乎是一个可靠的赌注,因为小城市的居民在网上订购大量日常用品。

于是投资者紧随其后,如直播公司“欢聚集团”向社区团购初创公司同程生活网投资了1亿美元,欢聚集团的董事长李学凌称赞这个初创公司是互联网力量使世界变得更高效的“杰出典范”。

企业注册登记搜索平台企查查的数据显示,涌入社区团购的资本在三年内增长了六倍多,在2021年达到577亿元(87亿美元)。类似的商业模式在印度和其他地方也开始出现。

中国的大型科技公司遵循一个熟悉的游戏规则来刺激市场,即通过烧钱来抢夺新用户,导致数以百计规模较小、竞争力不足的地区公司倒闭了。

郑州的社区团购创业公司“有井有田”的创始人王守仁表示,在2020年9月,约有1500家社区团购公司在运行,但超过80%的公司在6个月后关闭。

贝恩公司消费品和零售业务合伙人布鲁诺·兰尼斯说,顶级企业还吸收了大部分的投资资金,挤压了小型企业的生存空间。他说:“许多企业受到严格的监管和不可持续的商业模式的影响,最终被淘汰出局。”

一旦小型竞争对手出局,大型科技公司就可以开始收回投资,但是在2021年3月,中国最高市场监管机构对十荟团、美团、拼多多和滴滴分别处以150万元的罚款,理由是过度赠送和反竞争的折扣。两个月后,美团因产品倾销和定价欺诈再次被罚款。

很难获得这个新生行业的可靠数据,但已经有迹象表明,在2021年底,市场已经开始萎缩。

贝恩公司的一份报告显示,在截至去年6月的三个月里,社区采购网站上销售的商品总价值上升到548亿元,但在接下来的一个季度里下降了12%,达到483亿元。

Photo by Sara Scarpa on Unsplash

社区团购行业的第一次大崩溃发生在21年夏天,当时从投资者那里筹集了3亿多美元的“同程生活”倒闭了。其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何鹏宇在破产前几天给员工、供应商和投资者的信中写道:“自2020年9月以来,社区团购行业经历了一场突变,从一个创新和卓越运营的时代变成了一场由补贴和资本推动的竞赛。”

腾讯支持的“食享会”也在同一时间悄然倒闭。

社区团购行业的崩溃规模与五年前中国的共享单车灾难类似,当时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初创企业破产,迫使市政府处理堆积在垃圾场的数千万辆废弃自行车。

与共享单车一样,社区购买的增长速度没有达到预期。但社区团购行业的不同之处在于,团购服务有很大的需求,尤其是在小城市,新冠疫情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推动着在线商务。

有井有田是少数几个幸存下来并保持盈利的地区初创公司之一。有井有田的王守仁说,大型科技公司的推广支出有助于传播社区团购的基本理念。他说:“这些大资本,如美团,实际上是我们的盟友,他们是‘空军和火箭军’,以金钱为炸弹打开市场,而我们则以更复杂的操作跟进。”

社区购物的一个独特之处就在于团长,团长负责收集订单,并在货物交付时帮助分发货物。现在,大量像28岁的项美玲(音)这样的团长正在离开社区采购论坛,因为需求萎缩影响了他们的生计。她在美团点评上接到的订单,从去年年初的每天20单左右下降到3月份的每天两三单。

在湖北省的一个小镇上,项美玲为150多人处理团购订单,她曾经每月收取约1500元的佣金,这使她的收入增加了近40%。当佣金下降到100元至200元时,这位在当地医院担任护士的单身母亲觉得是时候辞职了。她说:“许多人只在他们拿到工资的时候才买东西,这不值得付出努力。”

上一篇:对比中国和27国数据,发现一个沉重的隐忧(组图)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

  • #暑转 #中科大 #护理

    今年想转进中科大四技护理系,大一上的系排77/501、15.4%,想问问看这样有机会吗?也想问问之前成功转进中科护理的学长姐们,大概都是以什么样的学业成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