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游下厂 旅行社卖身 疫情下的中国旅游业有多惨(图)

刚刚过去的五一假期可谓史上最省钱小长假,由于疫情影响,很多人都放弃了出游计划,选择宅在家里,“躺平”度假。

与此同时,全国旅游业迎来史上最惨黄金周,有多惨呢?

经文化和旅游部数据中心测算,2022年“五一”假期5天,全国国内旅游出游1.6亿人次,同比减少30.2%,按可比口径恢复至疫情前同期的66.8%;实现国内旅游收入646.8亿元,同比减少42.9%,恢复至疫情前同期的44.0%。

截至5月6日12点,全国10个省级行政区的文旅部门发布了文旅市场数据统计,而这十个省份,无一例外都遭遇了旅游人数和旅游收入的双暴跌。

其中,北京、江苏、河南三地旅游收入同比下降超过8成。即使是十省市受影响最小的湖南旅游市场,旅游人数及旅游收入同比也分别下降了30.88%以及38.65%。

而今年,已经是新冠疫情第三年。这三年,全国几千万旅游行业从业者是怎么熬过来的呢?

1

受影响最直接的是导游。这三年来,依托于组团出游的导游们难以维持生计,转行跑滴滴、送快递、送外卖、卖保险的不在少数。

以国内旅游胜地安徽黄山为例。黄山以奇松、怪石、云海、温泉、冬雪“五绝”及历史遗存、书画、文学、传说、名人“五胜”着称于世,有“天下第一奇山““天开图画”“松海云川”之称,深受国内外游客喜爱,每逢长假,游人如织。

疫情前黄山假日旅游的盛景,那叫一个人山人海,不排两小时队连景区大门都进不去。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黄山得天独厚的旅游资源养活了一大批旅游业从业者,黄山市文旅局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12月底,该市持有状态正常电子导游证的导游员4438名,其中挂靠导游员协会3488人,挂靠旅行社950人。

 

在正常年月的五一小长假里,黄山的导游们会忙得没空休息,当然,也会赚到一笔可观的收入。

 

今年,整个五一假期,五天的时间里,黄山景区只迎来了2.36万名游客。而2019年,这个数字是11.23万,接近五倍。

 

五一期间的黄山,三三两两的游客

导游没有团带没收入怎么办呢?行业协会、旅行社协会开始给导游们到处接活找兼职,可这些兼职看起来和导游的老本行关系并不大。

今年清明节前夕,黄山市导游服务公司发布了一则招工启事,不是招募导游带团,而是各地茶园的春茶开采在即,可以为“待业”导游提供采茶工岗位,并写明待遇日薪170元,包吃包住,报销来回车票,统一购买人身意外伤害保险。且工期结束就近推荐进厂。

这则招工启事上黄山市导游员协会署名写道:在目前旅游业暂时难以正常开展,导游员们无法正常执业的就业空窗期,部分导游员生活面临困难,需要寻找一份临时工作,以渡过难关。

据黄山市导游员协会常务副会长江宁介绍,除挂靠旅行社的导游外,其他导游没有底薪,更谈不上“五险一金”,充其量是自由职业者,收入全靠带团的劳务费,社保也是自己缴。

而且在疫情影响下,很多游客都是自驾出游,旅游团队少且不稳定,有些导游连续几个月都带不了一个团,还要还车贷、房贷。有的夫妻俩都是导游,日常开销全靠以前的积蓄,说不定哪天就揭不开锅了。

旅游重镇都艰难至此,全国导游们有多难,可想而知。

而导游难,就意味着背后的旅行社也难。

根据企查查数据显示,仅2021年我国就共有19541家旅行社企业注销。

2020年,全国旅行社的从业人数比2019年减少了93444人,接近总从业人数的四分之一。2021年的旅行社从业人数未公布,但从疫情实际影响来看,去年全国旅行社的减员人数比2020年只多不少。

去年10月份,国内老牌旅行社广东和平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发布公告宣布破产清算,这家旅行社曾经也创造过无数的辉煌时刻,开了184家门市部和营业部,主要经营业务涵盖了出境旅游、入境旅游、国内旅游、国内国际机票,商务会议及奖励旅游等,深耕广东,辐射东南。

但就是这么一家实力雄厚的大旅行社竟然说倒就倒了,在破产公告中,广东和平国旅无奈地写道:“在旅游行业较为困难的背景下,公司也难以度日,业务开展举步维艰,目前我们还看不到困境重生的曙光,公司财务状况也日益恶化,连勉强维持日常经营都已困难,鉴于此,公司股东不得不痛心地宣布对公司破产清算。”

几个月后,和平国旅在大本营北京失守,北京首钢作价三千万左右,出售中国和平国际旅行社有限责任公司77.63%的股权,可如此低价竟然都无人愿意接盘。

 

不久后,首钢集团联合小股东再次出售中国和平国际旅游有限责任公司77.63%和18.51%的股份,转让底价分别为3301万元和787万元,合计4088万元。

 

而二十多年前,和平国旅的注册资本就高达3500万元,辛苦经营二十多年,几乎回到了原点,令人不胜唏嘘。

全国性的大旅行社都艰难至此,小旅行社们还能不能存活?可想而知。

即使是财大气粗、腰缠万贯的各大航司,在持续三年的疫情下,也开始勒紧裤腰带过起了苦日子。

去年,中国民航业再次大幅亏损842亿元,其中航空公司亏损671亿元,“三大航”中国国航、南方航空、中国东航2021年合计亏损约410亿元。

三大航2020年财报数据

2020年至2022年2月,我国民航业累计亏损2111亿元,其中航空公司亏损1706亿元,占比约八成。

 

国际航线与从前相比压缩掉一半甚至更多,经常还会遇到疫情防控触发的熔断,这造成国际航线的收入持续下滑;国内航线则因为疫情造成很多大城市的航线被削减,甚至出现全部取消的情况。

民航局规定一位空乘每周的工作上限是40个小时,每个月最高工作时长是100小时。疫情之前,空乘们每个月平均能飞到80-90个小时。疫情之后,这个数字降到了20-30个小时,极端一点的,有人一个月只飞了四五个小时,直接导致收入大幅缩水。

针对民航业的困境,2020年民航局与银保监会提供了1100亿元一年期纾困低息贷款,虽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了集中退票、削减航班带来的资金压力,但对每天亏损上千万甚至上亿的航空公司来说是“杯水车薪”。

疫情下的中国旅游业,整个行业上下游相关产业都在勒紧裤腰带等待黎明,有人离开,有人还在坚守,还有的人正在入局,在这成百上千万人的流动中,变化也在悄然发生。

2

移动互联网崛起后,很多行业从线下转移到了线上,网上购物、网上学习甚至网上问诊,但旅游业作为一个高度重视亲身体验感的行业,以前从来没人想过把旅游业也搞成线上旅游,连家门都不出,那能叫旅游吗?

但当你真的连家门都不能出的时候,线上旅游就真的成为现实了。

早在2020年2月23日,淘宝直播首创“云春游”,联合8大博物馆进馆直播,围观人数超过1000万。一周后,布达拉宫进行首次直播,1小时里超过100万人走进布达拉宫许多未开放区域。

受疫情影响,西双版纳连续第三年暂停线下泼水节活动。今年,西双版纳把泼水节从线下搬到了线上,在直播当天,“云过泼水节”的直播实时观看、参与人数达13.02万,网友们纷纷在直播下方发送水滴表情符号和祝福弹幕,透过荧幕感受傣族泼水节热闹氛围。

河南豫剧院举办“梆声豫韵唱起来”线上系列演出活动,李树建等豫剧名家新秀每天晚上通过线上平台进行直播,在线观众达到126万多人次。

 

云冈石窟景区通过抖音直播推出“探秘云冈之旅”系列活动,其中有“云冈谜题最多的洞窟”“倒品字窟的雕刻传奇”等解密活动,展示了云冈石窟鲜为人知的奥秘。

由云冈石窟的知名导游带着网友“登上阁楼看云冈”直播,解读云冈六美人和云冈露齿菩萨等系列的直播活动均受到网友们好评。

 

华严寺景区推出的720云VR全景展示系统,实现了景区全域内的宏观展示,收获了近40万的点击量。

大同市博物馆则通过“云”讲同博、“博闻晋风·品阅历史”等栏目,解读馆中藏品所携带的密码和蕴含的文化。大同市雕塑博物馆通过抖音直播展示馆藏展品。

大同市美术馆线上推出古都大同城市摄影系列展览,一幅幅光影俱佳的摄影大片,展现出大同市的古都风貌、生态美景与人文风情。

就在两天前,由中共康定市委、康定市人民政府主办,中共康定市委宣传部、康定市文化广播电视和旅游局承办的2022年康定四月八跑马山转山会在康定圆满收官。

这次活动全程以网络直播的形式进行,这也是康定市委、市人民政府在后疫情时代下大胆创新、焕新非遗并结合当前"云旅游"的方式,首次举办的"云转山"活动。

主办方还请来了着名藏族歌手阿兰·达瓦卓玛担任四月八云游官,通过直播镜头"云游"转山会的十二个主题景点,并带领线上观众"云逛"非遗民俗集市、"云话"古韵茶马、"云唱"溜溜调等。

同时在跑马坪复刻了一个传统藏式帐篷,为全国观众详细科普了四月八转山会的起源和变迁,共同探讨四月八转山会的文旅价值和发展机遇,让观众足不出户"云赏康定"。

据统计,在3小时不间断的直播中,累计收获全网各平台在线观看230w+;微信及抖音直播曝光100w+;全网直播平台总计300w+曝光量。

全国观众对本次活动好评不断,纷纷在弹幕中送上祝福,并表示希望未来有机会能去到康定参加一次转山活动,近距离感受康定四月八转山会独特的民俗文化以及康定木格措、新都桥、莲花湖等多彩壮美的自然风景。

不少网友认为,虚拟旅游是对传统线下旅游最好的补充,疫情之下“冲上云霄”赏景、观看景区直播,同样可以获得很好的旅游体验。

除了景区和文化场馆发力线上,很多主播和导游也加入了云旅游这片蓝海。

在某短视频平台上拥有100多万粉丝的张娟被圈内人誉为“导游界最勤奋的蜜蜂”。从导游到“讲者”再到“网红主播”,张娟说:“这只是在疫情影响下个人身份的一种转型,也是导游多了一个表达的渠道而已。转型不是转行,而是继续在导游这个行业,用不同的方式来展示导游应有风采。”

5月1日早上“泰山娟姐”直播日出

来自临沂的网红导游任冰冰一毕业就开始做导游,然后创办了一家小旅行社,事业逐步做大,但是疫情让一切清零。不想放弃的她,开始在短视频平台上推介家乡,找准定位、确定风格后,涨粉40万,从一名普通的导游转型为内容创作型网红达人。

除了真人带观众逛的形式,也有商家直接把监控摄像头接入直播端口,进行24小时的无人直播,既简单成本又低。

长途旅行从线下搬到线上后,短途旅行或者本地游在今年“五一”假期迅速发酵。携程报告显示,“五一”假期的本地游订单占比达40%,较2020、2021年同期均高出逾10个百分点。

今年的五一小长假,相信大家的朋友圈里都或多或少被露营刷屏,三五好友,或者一家几口,一辆SUV,一顶帐篷,一个烤炉,就能远离城市喧嚣,和家门口的大自然来个亲密接触,在疫情的特殊环境下,露营一跃成为假日短途旅行的“顶流”。

“露营热”之下,还有许多酒店、民宿打起“露营特色牌”,搭起帐篷为度假客人营造露营仪式感。五一假期,仅携程平台上带有“露营”标签的相关酒店、民宿订单量,就较清明假期增长153%。

在淘宝,已累计超26万人加购露营帐篷;而在拼多多上,露营相关的防潮野餐垫销量破10万+;京东上多个露营设备在30天内超10万人种草。

 

天眼查数据显示,近三年我国露营相关企业注册总量持续猛涨,从注册时间来看,48%的露营相关企业成立于1年内,成立于5年内的企业占比达8成。三年内,露营一举打败民宿,从小众爱好变成了网红活动。

被很多人视为不靠谱的噱头的元宇宙同样被应用于旅游业的探索。

去年国庆期间,西安大唐不夜城与一家互联网科技公司联合宣布,全球首个基于唐朝历史文化背景的元宇宙项目——《大唐•开元》正式立项启动。

大唐不夜城位于陕西省西安市大雁塔,是全国三大步行街之一,日人流量达到20万人,一年人流量达到近亿人次,并孵化了许多网红IP,在抖音等短视频平台有极高的传播量。

大唐不夜城落地元宇宙后不久,张家界也成立了元宇宙研究中心,成为全国首个设立元宇宙研究中心的景区。

据相关人士透露,张家界元宇宙研究中心主要研究和探索旅游与元宇宙的融合发展,以“技术创新”驱动“应用创新”和“产业创新”,培育旅游产业新的产品形态、生产方式和消费模式。

尾声

旅游业不是自己在战斗,在积极自救的同时,政府陆续出台了不少纾解旅游业困难的政策,比如国务院出台的《关于促进服务业领域困难行业恢复发展的若干政策》。

其中,针对旅行社方面的有:2022年继续实施旅行社暂退旅游服务质量保证金扶持政策,对符合条件的旅行社维持80%的暂退比例,鼓励有条件的地方进一步提高暂退比例。同时,加快推进保险代替保证金试点工作,扩大保险代替保证金试点范围。

各地方政府在上述纾解政策的基础上结合本地旅游业的发展水平和实际情况又进行了不同程度的政策加码。

云南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等14部门印发《关于落实促进服务业领域困难行业恢复发展若干政策的通知》,其中,旅游业纾困扶持措施方面提到:

2022年继续实施旅行社暂退旅游服务质量保证金扶持政策,对符合条件的旅行社维持80%的暂退比例,鼓励有条件的州、市进一步提高暂退比例。

在确保失业保险待遇发放,基金备付能力达24个月以上的失业保险统筹地区,可对当地旅游企业阶段性实施缓缴失业保险政策,符合条件的旅游企业提出申请,经参保地人民政府批准后予以缓缴,期限不超过一年,缓缴期间免收滞纳金。

山东省财政厅会同省文化和旅游厅、省卫生健康委等部门联合印发了《山东省文旅康养强县财政激励政策实施方案》。

确定从今年到2024年,每年评选确定10个文旅康养强县,给予资金、金融、土地等系列激励政策。据介绍,文旅康养强县财政激励政策重在择优扶持,瞄准文化、旅游、康养产业基础好的县(市、区)精准发力。

黑龙江省发布了《黑龙江省支持冰雪经济发展若干政策措施》,明确了支持冰雪经济发展的重点行业、扶持方式和标准要求,省级财政每年安排不少于2亿元的冰雪产业发展支持资金予以保障。

旅游人的花样自救,加上各地政策的精准帮扶,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旅游业这一严重受疫情影响的行业面临的困难局面,让广大从业者在绝境中看到了希望。

很多人说旅游业凉凉了,但旅行作为当代中国老百姓的普遍需求仍然存在,靠着业内诸多没有放弃的从业者这些向死而生的新努力,等疫情过去,也许还会看到一个“负重训练”后抗压力更强的中国旅游业。

毕竟,中国人的韧性,在面对一次次难关时,从未让人失望。

上一篇:多家国际巨头宣布“断供”!涨价潮一触即发(组图)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