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核酸“假阳性”始作俑者 曾沉迷资本运作!(图)

人在家中坐,“阳”从天上来,这是最近上海最让人匪夷所思的新闻。5月7日,上海黄浦区海悦花园做了一次核酸常规检测,其中有一家人,核酸检测前,做了抗原自测,都是阴性。

第二天,这家子有一个75岁的老人,核酸结果为阳性。

这名75岁的老人,身体很不好,在家一直卧床,基本上不出门。

这个检测结果,让老人机智的女儿疑窦丛生,觉得不可思议,因此强烈要求复测。

5月8日下午,五里桥社区医院上门采样,样本被送去瑞金医院检测。

由于75岁的老人核酸检测为阳性,按照防疫政策的要求,必须被转运至卢湾体育中心转运点。

老人年事已高,行动不便,且生活没有自理能力,老人的女儿只能冒着被感染的风险,陪同前往转运点。

5月9日凌晨,老人的复查结果出来了,却是阴性。

让人始料未及的是,不光老人的核酸结果出现反转,与老人同一仓位有16人,核酸复查结果由阳转阴。

这些人无一例外,都是海悦花园小区或者周边小区的居民。这一区域的小区居民,都是中科润达的实验室做检测。

在此之前,海悦花园旁边的小区融创滨江壹号,也发生了假阳性的情况。为此,融创滨江壹号的业主,写了一篇讨伐檄文,矛头直指检测单位中科润达。

作为第三方检测机构,中科润达出现多例假阳性,其它机构复查后,都为阴性。中科润达检测结果的准确性被居民们怀疑,权威性破产。

消息曝出后,迅速发酵,引起了各方的关注。

5月10日上午,在上海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上,上海市卫健委副主任赵丹丹表示,针对网上部分市民对核酸检测结果的情况反映,已开展对相关第三方检测机构的调查,如果发现违法违规问题,将依法依规从严查处,决不姑息。

中科润达是上市公司润达医疗下属公司的子公司,负面新闻迅速向金融市场传导,5月10日开盘没多久,润达医疗的股价就跌停,但尾盘又被拉起来。

5月11日,润达医疗的股价开盘再度跌停,但很快抄底资金入场,再次把跌停盘打开。

5月10日之前,润达医疗连续三天涨停,股价从9元上涨到12元。

在更早之前一两个月,润达医疗的股价还从13元,一路下跌到9元左右,经历了一轮暴跌。

如今又碰上假阳性的坏消息,润达医疗的股价经历了多轮的暴涨暴跌,投资者已经无所适从。

我看了一下润达医疗这两年的走势,发现它的股价波动,并没有完全跟随大盘的走势,而是暴涨暴跌,走自己的独立行情。

2020年疫情发生以来,作为核酸检测机构,润达医疗成为疫情受益的企业,股价从2020年5月的10元左右,暴涨到18元。

随后,润达医疗的股价又从最高价,一路下跌到最低9元左右,紧接而来又是一波暴涨,股价再次被拉升至16.61元高点。

从2022开始,润达医疗的股价又从最高点,跌到8.69元。

五一假期回来之后,润达医疗股价又开始暴涨,连续拉了三个涨停板。

眼看润达医疗股价又要来一波高潮,结果出现“假阳性”的黑天鹅事件,股价没能延续上涨,反而调头向下。

不到三年的时间,A股才刚刚走出一个牛熊周期,润达医疗股价上蹿下跳,已经完整走完了两个牛熊周期,正在向第三个牛市发起冲锋。

如此看来,润达医疗在A股市场上,确实是一个独立特行的存在。

在疫情之前,润达医疗在资本市场上动作频频,甚至还曾经沉迷于资本运作。

2015年5月,润达医疗在A股上市之后,开启了疯狂的并购之路。

2016年6月,润达医疗以6334万元,获得了合肥润达40%的股权。

2016年7月,润达医疗用2.16亿自有资金,收购了杭州怡丹45%的股权。

2016年8月,润达医疗以2亿元,收购鑫海润邦100%的股权。

除此之外,润达医疗进行了一系列的收购,迅速将商誉从144万元,拉至16.7亿元。

其中,润达医疗2017年7月,以9.03亿元,收购长春金泽瑞60%的股权,显得最为蹊跷。

这家公司由王磊、李欣等人,于2015年5月14日注册成立,与润达医疗上市的时间,几乎同步。

经过两年的发展,长春金泽瑞的股权几度变更,变成了红瑞投资持股60%,宁波梅山保税港区欣跃投资中心(有限合伙)持股40%,但注册资本始终是1000万。

当润达医疗收购的时候,60%的股权已经价值9.03亿元,长春金泽瑞的整体估值已高达15.05亿元。

1000万的注册资本,2年的时间,诞生一家价值15.05亿的公司,这真是一个奇迹?还是另有玄机?我们不得而知。

大手笔收购,让润达医疗的业绩迅速增长;2015年润达医疗上市之初,营业额只有16.29亿元,2016年就增长到21.65亿元,2017年暴涨至43.19亿,2018年和2019年,更是录得了59.64亿元和70.52亿元的业绩。

通过疯狂并购扩大规模的好处立竿见影,但由此带来的副作用,也同样影响深远。

激进并购最大的问题,就是负债迅速膨胀,长期净现金流为负。

在完成大部分并购之后的2018年,润达医疗的负债率达到了惊人的58.94%,已经可以和一些房地产开发商,一较高低了。

上市公司的资金紧绷,控股股东也面临着同样的问题。

为此,润达医疗的实控人朱文怡和刘辉这对母子,作为一致行动人,不得不将手头上的股权进行大比例质押。

然而,作为最终控制人的刘辉,终究没能逃脱债务的魔咒,还是被疯狂并购带来的债务反噬。

2019年8月,杭州市拱墅区国有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协议收购了朱文怡等人20%的股权,并获得了其他两位股东的投票权,总投票高达26%。

至此,润达医疗易主,由一家民营企业,变成了国有上市企业。刘辉痛失上市公司的控制权,剩下的股权,只能维持第二大股东的位置。

从表面上来看,润达医疗成于并购,而对刘辉本人来说,则败于并购。然而,背后的是非成败,不是我们旁人所能触及。

作为自媒体人,我只能点到为止。

“假阳性”事件,还在调查当中,希望能尽快有结果,给公众一个交代。

上海正处于抗疫的最后阶段,离成功只有一步之遥,核酸检测结果的准确性至关重要,稍有疏忽,重则容易导致前功尽弃,轻则劳民伤财,会造成大量的社会成本浪费。

上次检测机构在郑州的事件,调查到现在还没有结果,但愿这次不会大事划小,小事划了,最后不了了之。

上一篇:防疫致半数在华美企减投资 因隧道尽头看不到光(图)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

  • 不同世界的感情

    (文长),先说说我的状况,2021年大年初六发现我前妻外遇,当时我跌入谷底,工作也无法专心,有点茫然所以我放弃RD工作,当时公司已经由我研发的产品準备申请专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