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座小城诞生了千亿药企 1/4全国抗肿瘤药来自这(图)

对连云港来说,“中华药港”只是起点,在不远的未来,它终将耀眼于世界舞台。 中国医药创新看江苏,江苏医药创新看连云港。

 

就是这么一个在省内发展水平垫底的四线小城,却诞生了恒瑞医药、康缘药业、豪森药业、正大天晴药业等众多知名医药领域巨头,综合实力遥遥领先。

 

恒瑞医药有着全国最大的抗肿瘤药和手术用药的研究、生产基地;正大天晴则以抗肝病药物位居前列;康缘药业经济效益连续多年盘踞全省重要行业首位,是国内重要的抗感染和妇女儿童中成药生产企业。

 

截至2018年底,连云港医健企业总数达5311家,发展势头迅猛;2020年,连云港全市规模以上医药企业实现产值620亿元,占全市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总产值的22%;在《2021年中国医药研发产品线最佳工业企业》榜上,连云港成为国内设区市入榜企业最多的城市。

 

曾经一度,作为港口城市,连云港最初的产业体系是以农业为主,靠原盐、磷矿石、化肥等传统资源型产业支撑着城市命脉,昔日的九大国有公司中,医药公司板块最小,发展有限。

 

而今,最不起眼的板块,却造就了连云港最具活力的大健康产业体系,“中华药港”俨然已成为连云港的代表名片。

 

从依靠几口大缸、大锅起家的几家小药厂出发,到孕育出褶褶生辉的一众明星药企,背后的跌宕曲折,堪称惊心动魄。

01破而后立逆转命运大起大落终获成功

事实上,连云港的医药产业起步较晚,并不具备先发优势。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连云港仅有3家药企:连云港制药厂、连云港中药厂和东风制药厂,形同作坊式的小企业,只是连云港工业方阵中微不足道的“小不点”。

 

连云港制药厂长期做灌装和粗加工,几乎没有任何发展空间;东风制药厂依靠传统大输液盈利,主要业务是以三口大水缸制造氯化钠输液,每年都要亏损十几万;连云港中药厂只能生产技术含量和附加值低的大山楂丸之类的传统产品,利润微薄,在江苏省中药企业排名倒数第一,均处于水深火热的困局之中。

▲东风制药厂

 

直到1978年开始,随着中国迈向经济体制改革之路,连云港的医药企业终于迎来了转折点。孙飘扬、萧伟、陶惠启等搅动风云的关键性人物,被市政府推到了各药厂的管理岗位。

 

1978年,共青团干部陶惠启被任命为东风制药厂副厂长;1987年,28岁的萧伟被任命为连云港中药厂厂长;1990年,孙飘扬出任连云港制药厂厂长,时年32岁。

▲从左至右:孙飘扬、陶惠启、萧伟

 

为从根源解决问题,陶惠启带领药厂先后尝试了多个项目,结果却不尽如人意。受挫的陶惠启从未放弃,在一次调研时发现,中国慢性肝炎患者数量众多,而当时全国涉及肝药研发的药企只有数十家,意识到机会来了的陶惠启,力排众议改传统大输液生产为主攻肝药。

 

陶惠启四处奔波,不断向高校、科研单位寻求合作。1986年,已更名为正大天晴的东风制药厂,在次年推出肝病治疗药品“强力宁”,市场反响轰动,药厂重新焕发生机。

 

不破不立,和陶惠启一样,来到中药厂的萧伟同样做了“大胆”的决定,选择以治疗妇女肝气郁结的逍遥丸为突破口进行改革,一度遭到了强烈反对。

 

原因在于,配方里有味白术,当时白术资源紧张且价格奇高,从一公斤3元多涨到40多元,很多企业都停止生产,萧伟却执意反其道而行。

 

事实证明,萧伟“赌”对了,连云港中药厂的逍遥丸在市场供不应求。有了经验的萧伟,又马不停蹄地投入了以桂枝茯苓胶囊为代表的产品开发,乘胜追击做强做大。

 

比起陶惠启和萧伟,医学专业出身的孙飘扬更加“激进”,以仿制畅销新药的方式,彻底扭转了连云港制药厂的命运。

 

孙飘扬做了两个重要决定:一是将热门抗癌针剂VP16制成胶囊销售;二是出资120万元收购中国医科院药研所开发的抗癌新药“异环磷酰胺”专利权。

 

这个想法堪称“惊世骇俗”,一个小厂想要掌握“新、特”药技术,无疑是痴人说梦。在动员大会上,孙飘扬立下军令状:“我们要把命运抓在自己手里”。

 

VP16胶囊果真一炮而红,当年就赚了上百万元利润,制药厂销售额增长了34%。虽然异环磷酰胺花了3年时间才获批上市,但在抗癌新药缺乏的中国市场,异环磷酰胺一上市也随即成为产业新星,为连云港制药厂奠定了抗癌药领域的地位。

 

此后,连云港制药厂一路开挂,不仅完成了地方小制药厂到A股大制药公司的变身,更是成长为国内首屈一指的药企。

 

20世纪90年代中期,随着东风制药厂的猪苓多糖、连云港制药厂的异环磷酰胺、连云港中药厂的桂枝茯苓的陆续上市,连云港药企开始大放异彩。

 

02改制放权成就大局创新研发走向国际

在江苏的经济版图上,长期以来,连云港都是“吊车尾”的存在。但在中国城市医药创新版图上,连云港却是绝对不容忽视的力量,而所有成就的达成,都非一日之功。

 

2000年前后,连云港市政府力推医药企业进行改制,通过国有、集体资本的改制退出,推进企业民营化进程,把企业“放”给有能力的企业家,有着相当开明的大局观。

 

1997年,连云港制药厂顺利进行股份制改造,后更名为“恒瑞医药”,于2000年9月登陆上海证券交易所;康缘药业则于2002年9月登陆上交所,募集资金2.8亿元;更名为天晴的东风制药厂,由于制度受限很难有竞争力,于是引入正大,注入新活力。

 

为了充分发挥医药产业的聚焦效应,提升新医药产业的整体竞争能力,连云港市特别规划并创建了新医药产业基地,并于2001年12月5日由国家科技部批准设立。

 

改制无疑给了这些医药企业更多施展拳脚的空间,但新问题很快接踵而至。2008年金融危机席卷全球,不甘坐以待毙的连云港医药企业家们意识到,必须当机立断进行新一轮科技创新。

 

但一切谈何容易。要知道,医药界有个“双十原则”:研发一个一类新药,大约要花费10年时间,投入10亿美元,才有可能成功。换句话说,即便付出了大量的人力财力,也会有很大几率失败。

 

为响应医药企业的发展需求,连云港市政府连夜对全市医药产业进行调研摸底,在财政方面加强扶持力度,不仅设立重点产业扶持专项引导资金,优先推荐医药产业项目申报省和国家各类项目计划,还通过优惠税收、发行债券等方式,努力为企业争取资金。

 

有了底气撑腰,恒瑞医药、正大天晴、豪森药业、康缘药业都在医药创新上下了“血本”,每年将10%以上的销售收入用于研发,远高于全国1%至2%的平均水平。

▲图/恒瑞医药官网

 

连云港的药企管理者们曾感慨,没有决策者和机制的容错、担当,科研熬不过漫长的寂寞期,更谈不上出创新结果。在这点上,政府不遗余力的支持,至关重要。

 

厚积薄发,捷报频传。2011年12月,恒瑞医药出品的“伊立替康注射剂”通过FDA正式批准,实现了中国本土制药企业生产的西药注射剂FDA通用名药认证零突破,这也标志着,连云港终于有一款注射剂进入欧美主流市场。

 

几乎同一时期,豪森生产的注射用抗癌药物“泽菲”通过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认证,获准在美国上市销售。

 

2015年9月,恒瑞以7.95亿美元的价格,将其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用于肿瘤免疫治疗的PD-1单克隆抗体项目许可给美国公司,成为中国首家对外转让创新生物药专利的企业。

 

同年,正大天晴与美国强生制药签署独家许可协议,将一款治疗肝炎的创新药专利在中国大陆之外的国际开发许可权许可对方。

 

“创新药+国际化”的双管齐下,让连云港的医药产业更上一层,从领跑全国转变为参与全球竞争。

 

03你超我赶各有千秋中国药港未来可期 

如今,连云港已建成了抗肿瘤药、抗肝炎药、手术用药、新型中成药、新型药用包装材料、医用消毒灭菌设备六大生产基地,“中华药港”之称名副其实。

 

截至2021年11月底,连云港共有15个1类新药获批上市,占全省48.4%,占全国12.4%,居全国医药城市首位,累计获得国家科技进步奖9项,中国专利金奖5项,累计承担国家级重大新药专项147项。

 

难能可贵的是,连云港的医药企业,既有你超我赶的相互较劲,却又不会各自为政形成内耗,而是差异化发展进行有益补充。

数据足以佐证:

豪森药业抗肿瘤原料药全球市场占有率超过25%;

康缘药业妇女儿童用中成药市场占有率达到30%;

诺泰制药的多肽类原料药的生产能力在亚洲领先;

中金玛泰的医药包装材料、千樱公司的消毒灭菌设备均有较高的市场占有率;

正大天晴是国内最大的肝健康药物研发和生产企业,抗肝炎药物市场占有率全国第一;

恒瑞医药抗肿瘤药物和手术用药市场占有率全国第一,全国有四分之一的抗肿瘤药产自这;

 

良性循环下,这些行业龙头的地位也在不断得到巩固:内地医药第一股恒瑞医药市值突破6000亿;港股医药第一股豪森药业市值突破2000亿元;康缘药业、正大天晴均为领军企业。

 

虽然成绩瞩目,但连云港也面临着发展难题。即便地理位置优越,但基础建设并不发达,城市行政级别也不够高,导致连云港难以吸引行业高端人才,在一定程度上也影响了招商引资,至今也未能吸引到一家外资企业或知名内资企业落户。

 

而对于目前的连云港医药产业来说,除了四大强势药企,其余药企的产值和税收占比其实并不高,产业集群效应还需时间沉淀。

 

面对困难,就迎难而上。今年4月,连云港市政府计划2022年全面建成“中华药港”核心区,届时高端化学试剂产业园入住率将超40%。

▲中华药港

 

为加速引进人才,连云港除了和院校合作培养,还强化相关配套政策,不仅对高端人才的创业项目给予多项资金资助,还全面解决住房、家属就业、子女教育、医疗保健等方面的后顾之忧。

 

同时,结合全市医药产业现状和行业发展趋势,连云港已制定出台新一轮医药产业发展支持政策,重点增加了支持企业拓展国际业务、支持重大项目建设、支持产品委托生产、支持提供专业化合同研发服务等4个方面内容,将有力支撑连云港市项目招引和产业生态优化。

 

从头回溯,“连云港奇迹”之所以能够发生,既得益于其敢为天下先的不服输精神,又在于勇于跳出舒适圈的创新之举,还有政府因时制宜的顶层设计,三者相辅相成,缺一不可。

 

对于连云港来说,“中华药港”只是起点,在不远的未来,它终将耀眼于世界舞台。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上一篇:温州特斯拉车主谈道歉信:法院强制执行 不签字不让走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