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纪属于越南”?啊?几个菜啊?喝成这样(组图)

最近,越南在国内互联网又怒刷了一波存在感。 因为最近接连几条与越南相关的新闻,着实都颇为亮眼。

 

一是关于2022年越南第一季度GDP。

 

2022年一季度,越南GDP实现921.75亿美元,同比增长5.03%,高于中国的4.8%,GDP增速冠绝亚洲。

 

二是关于越南3月份的出口额。

 

越南3月出口同比增长14.8%,达347亿美元。

 

常年拿来与越南对比的、中国第一大外贸城市、3月份因疫情按下出口暂停键的深圳,3月出口额为1200亿元左右,同比下降14%。

三是从英国撤资的李嘉诚,又给自己的资本找到了新的栖息地,没错还是越南。

 

4月初,李嘉诚旗下的长江实业集团与日本的欧力士集团,通过越南当地合作伙伴万盛发集团,与胡志明市人民政府市长潘文迈举行了一次会面,谈论在胡志明市投资事宜,并承诺将在房地产等领域投资大量资金。

 

这三条越南相关的新闻,在国内引起了广泛的讨论。

 

香港首富李嘉诚的投资动向来受人瞩目,不少人认为,李嘉诚如此青睐越南,重金下注,是越南崛起的象征。

 

还有人认为,正因为我们一直封控,执意动态清零,才导致大量国际订单往越南转移,在国内蒙受大量经济损失的同时,让“躺平”的越南抓住了机会,使其经济增长迅猛,话里话外有埋怨我国动态清零政策之意。

 

更有财经大V放话,“21世纪属于越南”,认为此时的越南已经全面复苏,订单都已经排到了明年,接下来越南会逐渐替代中国,成为新的“世界工厂”,中国再不采取行动,就连汤都喝不上了。

 

忽然之间,“越南崛起”、“越南即将取代中国成为下一个世界工厂”等类似论调又开始在互联网上大行其道。

 

其实本不必要大惊小怪,毕竟这类言论在越吹群体中早已流行多年,但凡越南哪次的哪项经济数据比中国高点儿,这帮人就跳出来“先天下之忧而忧”了。

 

但这次一些人有了新命题,捧一踩一,称“中国的动态清零政策助力越南崛起”,而越南最近经济增速火爆是“躺平”得来的,借此攻击和动摇国家的防疫政策,蛊惑军心,夹带私货,这就有必要来驳一驳了。

 

乌鸦之前通过《国外都躺平了,为什么只有中国还在坚持动态清零》一文,讲了为什么我们要毫不动摇地坚持动态清零。

 

这里再次强调下:必须坚持动态清零,这是消灭疫情、让经济回归正轨最好的办法,影响经济的是疫情,而不是抗疫。

 

而所谓最近越南GDP增速超中国,跟其向新冠病毒躺平还真没有太大的关系。

1

 

说到越南,看起来动辄跟中国不对付,其实什么事儿都爱学中国,如果说中国是摸着石头过河,越南则是“摸着中国过河”。

 

抗击新冠疫情,越南之前一直效仿的也是中国。也正是因为复刻了中国的防疫策略,越南在2020年的抗疫中取得了很大的成功,还得到了联合国的“防疫优等生的认证”。

 

靠着抄中国作业,2020年,越南GDP增长2.9%,增长率甚至超过中国,位列世界第二。

2016-2020年全球各国GDP增长率统计(%)

然而此后,越南政府对疫情逐渐放松了警惕,在遇到传染性更强的德尔塔变异毒株后,再加上疫苗接种率较低,2021年越南疫情开始爆发。

2021年4月27日5例,5月27日270例,6月27日415例,7月27日10774例,8月27日12920例......越南经济重镇胡志明市更是沦为疫情“震中”。

为应对大有席卷全国之势的疫情,越南政府进行了严格的封控,甚至出动军队执行封城政策。疫情冲击之下,越南经济开始亮起了“红灯”,贸易、运输和旅游业等行业开始遭受严重的冲击。

据越南统计总局9月初数据,2021年前8个月越南全国累计新设立企业8.16万家,但有8.55万家企业退出市场,数百万劳动力从城市返回农村,同时还伴随着大量外资的撤离,以及海量订单的流失。

越南数百万人因疫情从城市返回农村

之前许多外企出于劳动力成本和躲避美国对中国商品征收关税的考虑,把产业从中国向越南等东南亚国家转移。但越南疫情导致工厂被迫关门歇业,又迫使许多企业的制造业务向中国回流。

订单大量流失,经济遭到猛烈冲击,让越南一部分人慌了。熟悉越南政治的朋友应该知道,越南在政治上一直存在南北两派,南方派更激进,北方派更偏向于保守。

在疫情的猛烈冲击下,经济更为发达的南方派开始埋怨防疫措施影响经济,提议学习西方的与病毒“共存”,保证经济发展成果。加上越南国内大量劳动力失业,民间对政府坚决抗疫的怨气也很大。

在经济压力、国内舆论压力和国际上各国带节奏躺平的背景之下,越南政府最终没扛住压力,从2021年10月份逐步放弃了清零政策和各种疫情管控措施。

后面的事情大家也知道了,越南疫情迅速反弹,每天新增病例基本过万,疫情彻底失控。

到目前,越南累计确诊病例已经超过1000多万,去年年底曾经达到过日增40万的峰值,在3月中旬,每天新增确诊还有20万人,累计死亡人数将近4.3万多人。至于最近越南每天新增的2000多例,建议大家看看就好。

躺平之后,越南的经济数据是变得好看了,但跟躺平并没有太大关系,而跟中国疫情爆发有关系。

今年一季度,香港和深圳等地疫情给深圳港口贸易、粤港之间的跨境物流带来了巨大打击,深圳港集装箱吞吐量全线负增长,因此才有了我们开头所说的第一季度出口减少了14%。

虽然深圳行动迅速,很快遏制住了疫情,但来自香港巨大的防疫压力也无疑影响了深圳的正常贸易往来和商品生产,出现负增长并不意外。

而今年春节后,放弃疫情防控的越南开始加速复工复产,部分之前回流到中国的订单,由于担心疫情引起中国工厂停工,很多外国进口商选择把订单又转移到了隔壁的越南。

也就是说,如果中国没有这波疫情,就不会有越南的订单暴增和大量出口,越南的经济数据也不会这么亮眼。

在奥密克戎袭击内地之前,我国防疫措施严格,供应链在疫情期间表现出很强的稳定性,因此虽然制造成本比越南高一些,但不少跨国企业还是做出最符合利益的决策,把不少东南亚的订单转回到已经全面复工的中国。

2020年下半年,疫情稳定下来的中国外贸形势止跌转涨,2020年12月中国出口同比增长18.1%,远超预期。2020年全年进出口、出口总值双双创历史新高,中国成为全球唯一实现货物贸易正增长的主要经济体。

在如此高增长的基础上,2021年中国外贸继续高歌猛进——全年出口21.73万亿元,增长21.2%。

至此,中国外贸进出口已连续6个季度实现正增长。贸易战三年及新冠疫情爆发两年后,中国贸易规模在全球的占比反而达到了历史峰值。

答案很明确,中国在疫情之下经济逆势增长,靠的是正是努力抗疫战胜疫情后获得的稳定的经商环境;正因为中国仍在坚持积极抗疫,最终还会恢复为全球疫情中的避风港,越南的一时捡漏才终究不可持续。

只有坚持动态清零,消灭疫情,营造稳定的经商环境,才是促进经济发展的正解。

2

越南出口额超过深圳一事,在网络上掀起了一波不小的讨论。

事实上,2019年、2020年、2021年,越南的出口额连续三年超过深圳,这次并不是第一次。

不过有人说,越南是个人口1亿的国家,深圳虽说是中国外贸出口第一市,也只不过是个人口区区1200多万的城市,二者没有可比性。

诶,其实还真有,这二者近30年来的出口额追赶史,其实就是两国制造业发展的微观历史。

1986年,越南开始借鉴中国,实施改革开放战略。彼时,深圳特区已成立六年,方兴未艾。

这一年,根据世界银行统计,越南的出口额为17.4亿美元;根据深圳市统计年鉴,这一年,深圳的出口额为7.2亿美元,不足越南的一半。

但之后多年越南出口规模一直在低水平徘徊,增长缓慢。1988年甚至还缩水到10亿美元,深圳则大幅上涨到18.4亿美元,彼时华强北的电子制造业已是如日中天。

1988年开始,深圳的出口额超过越南,并在此后20多年持续领先。

1990年,深圳出口开启“狂飙”模式,一年时间涨了近四倍。从1989年的21.7亿美元,涨到81.5亿美元。越南仅从15亿美元涨到23亿美元。两地出口规模拉开差距。

1995年,深圳出口额突破200亿美元;越南出口则在2003年才站上200亿美元这一台阶。

此后,越南开始追赶,在复刻中国劳动密集型产业的路上一路狂奔。2018年,美国发起对华贸易战,跨国公司为了规避越中美之间的贸易壁垒,把不少产能转移到越南,也是在这一年,越南出口2595亿美元相比深圳2460亿美元,首次反超。

 

从1988年被深圳超过,再到反超深圳,正好过去30年。

而不可否认的是,30年过去,无论越南还是深圳,都取得举世瞩目的超高增长,但是二者的产业结构现如今却有了很大不同。

越南现在仍以电子和纺织出口为主拉动经济。但是广东自从2008年开始,就已经开始向中高端制造业转型了。在现有结构中,深圳出口的主要是以机电产品为主的、高附加值的高新产业产品。

但越南贸易出口中,有两个特点非常瞩目。

一是越南的出口贸易,主要来自外国直接投资领域。

根据越南《人民报》去年10月份数据,越南外商直接投资企业的进出口额占全国进出口额的69.3%。

而对比深圳商务局今年年初数据,深圳2021年外商投资企业进出口只占深圳进出口额的33%。

也就是说:越南出口贸易虽然火热,但外资企业占大头,本土企业缺乏竞争力。 

越南三面环海,河内市和胡志明市更是通衢便利之地,两地用工成本又远远低于区位优势条件更明显的曼谷、雅加达和吉隆坡,是用工性价比的相对优选。

图源:北京大学区域与国别研究院  数据来源日本贸易振兴机构

另外为了实现经济腾飞,吸引外资,越南政府为外资提供的优厚外资待遇:长期无偿向提供生产场地,免除其经营初期4年的法人税等等,为外商一路开绿灯。

港口众多,交通便捷,劳动力和土地生产要素成本低,越南的区域内相对优势,以及政策优惠,逐渐形成了一个小小局部“虹吸效应”,让它成为外国资本和订单青睐的地区。

外商的大量入驻,确实促进了越南经济的飞速发展,但就越南制造自身而言,虽然规模越来越大,但本土技术、企业和品牌却几乎没有成长,多年来都是为外商做嫁衣。

拿三星来说,中国原本是三星的主要生产基地,但是2010年以后,因为中国劳动力成本上涨,三星开始“撤华奔越”。

十多年时间过去,越南任由三星在其国土上发展成了一个不断膨胀的庞然大物,2021年三星(越南)公司的营收相当于越南GDP的20%左右。

表面上,越南的人口红利和用工成本优势吸引了韩国企业,三星带着越南起飞,但实际上,是越南给予三星等外企以“超国民待遇”和垄断经营地位,让越南成为外国资本游戏的乐土。

越南本土企业技术落后,只可以提供部分低端零部件。在三星零部件供应商中,有80%为韩国企业,而越南企业仅为10%。合着韩国财阀没统治得了韩国,倒是统治了越南。

越南的苹果供应链企业,主要是来自中国大陆,韩国,日本,中国台湾等国家地区,来自本土的企业一家也没有。

外资拉动了越南的经济数据,但是越南的本土企业,却没有发展前景。

而越南的出口贸易主要负责的是加工和组装,而不是研发和制造,从未掌握核心科技,这也是我们要说的第二点。

统计数据显示,2022年前4个月,越南10亿美元以上出口商品共22种,占出口总额的86.9%。从出口产品结构看,加工产品占89%,农林产品占6.8%,水产品占比2.9%,燃料和矿产品占1.3%。

与此同时,越南的加工设备、零部件和原材料是进口大头。同期越南10亿美元以上进口商品共22种,占进口总额的81.5%。其中机械设备及零部件产品占比45.2%,原物料、燃料占48.8%,消费品占6.1%。

也就是说,越南基本在从事低端的转口贸易。研发、制造的成分太少,加工、组装的成分太多,大多扮演着一个中间商的角色。

而人均GDP的提升,最终还是要靠本土高科技企业,只靠外资设立的工厂是不行的,没有外资企业会把高新技术拱手给你,但目前越南连魅族这种级别的本土科技公司也都还没有出现。

重工业积累的不足和工业配套产业链的缺失,是越南工业的根本问题所在。

越南国境狭长,历史上南北的分治让其很长一段时间里面没有办法发展工业基础。而越南统一不到十年,就学习中国开始实行革新开放政策,大脚步迈入全球市场,吃到了代工制造的红利,出口贸易腾飞,但是国内的硬实力积累却始终没有跟上。

以目前越南的制造业能力,能承接的产业只能是不需要太多技术积淀的劳动密集型产业,虽然对中国相同产业会造成一定影响,但更多的是互补互促。

中国有完整的工业体系和产业链,有遍布学研产、从后端到前端完全贯通的产业格局,而这正是越南所缺失的。中国因产业升级所转移的那一部分,刚好分给了越南。

所以我们不需要去放大越南的威胁,我们的目标不应该是去和越南抢食,而是去和欧美日韩在中高端制造业之中争夺一席之地,把这些利润和增加值最丰厚的产业拿下来,才能以最快的速度实现共同富裕。

3

李嘉诚最近重金投资越南的消息,也引起了一波不小的轰动。多年来,李嘉诚几乎踩准了全球经济的每一次跳动。

在越南的人口红利阶段,李嘉诚像“候鸟”一样飞来越南的地产业掘金,越南本土的地产大鳄自然也不会放过这块肥肉。

近日有越南媒体报道,李嘉诚旗下的长江实业集团与日本的欧力士集团,通过越南当地合作伙伴万盛发集团,与胡志明市市长潘文迈举行了一次会面,谈论在该市投资事宜。

目前看来,胡志明市成为了长实集团的布局目标,长实将这座城市定位为金融和技术的战略中心,想要在这开发高端房地产项目,包括住宅、办公室、商业中心、娱乐等。

这一投资决策得到了越南政府的支持。为了吸引外商投资,越南政府很早就有意炒热房地产市场,刺激经济发展。

2015年越南修改《住房法》,外国人只要持有合法签证便可在越南买房,大量国外炒房客开始涌入。

强劲需求推高了资产价格,也让整个产业链都火爆起来。

2021年,胡志明市首次被列入亚太地区房地产投资最好的前10座城市名单。根据《越南网》报道,今年4月份,作为越南第一大城市的胡志明市,房价和地价已达到越南近10年来的历史高点。

胡志明市,越南的经济中心,现在的平均房价折合2万元人民币/平米,核心市区的房价已经达到了6万元,比2021年一季度增长27%,自2015年以来,胡志明市的房价每年都是20%以上的涨幅,是GDP增速的3倍左右。

现在越南首都河内一套房子超过250w人民币,胡志明市的邻居省市如平阳、同奈、隆安、巴地头顿等,房价也超过万元。

而越南平均工资收入每月只有425万越南盾,约合人民币1200元左右。按照胡志明市2万元的房价,80平米的小两房,得不吃不喝得攒114年,才能买上一套房。

 

中国日渐销声的地王奇迹,也开始在越南重现。

火爆的房地产又带火了房产中介行业,许多从未参与过地产交易的人做起地产代理,试图从中赚取高达10%的交易佣金。

一时间,房企、炒房客、投资基金、地产代理等各行业一股脑涌入越南房地产市场,都想从这片投资热土上分一杯羹。

一个地基还没有打好的国家,不去想着怎么去发展重工业,不去琢磨如何产业升级,却先玩起了房地产金融。

越南房地产被炒得火热,这就又不得不说越南的货币超发。21世纪以来,越南印钱速度是经济增速的近4倍,超发的这些货币,纷纷涌向房地产,自然将房价炒得火热,却坑苦了越南的打工人。

为了一张漂亮的数据,不去踏实打地基,反而琢磨走捷径,必定不会走得太长远。

说越南的这些问题,不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而是想说,我们无需像某些国家炮制“中国威胁论”那样轻信所谓越南威胁言论,同时也要提醒我们自己,不做长远规划只贪图眼前的利益不是上策,越南现在的劳动力成本优势,其实也是一段时间以来我国经济发展的侧写。

所谓生于忧患,若长时间受着人口、外资、地缘的红利,躺在上面挣好看的经济数据,那终究是不能持久的。

有意思的是,以前有人说中国从事“低端制造”配不上世界工厂的称号,可恐怕仍是这些人,如今忙不迭地把越南誉为“下一个世界工厂”。幸而,他们先前对中国制造的批评声音,很多中国人听进去了,督促了自己更加努力,锐意转型升级,21世纪中国“世界工厂”的水准,可不是随便谁就能超越或取代的了。

上一篇:软银2021财年巨亏900亿,孙正义“光环不再”?(组图)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