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资管公司工资仅2590元震动金融圈 员工回应(图)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周炎炎 上海报道编辑:马春园

“诺亚财富疫情期期间按照最低标准发工资,到手2590元。”近两天,多个声讨美股上市公司诺亚财富(NOAH.US)降薪的帖子,在小红书和微博发酵开来。

诺亚财富5月15日官方发布辟谣称,并无“全体员工仅按上海最低标准支付薪酬”的情况,仅在上海封控地区一小部分岗位受居家办公影响,因客观条件限制导致工作无法交付或饱和度不足,公司酌情评估后做了调整,同时五险一金均足额缴纳。

诺亚方面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回应称,拿到2590元工资的仅为个别人。

对此,记者采访了多位诺亚员工,得到的回复不一。

有员工告诉记者,自己并未遭遇降薪。但是,至少有四位诺亚员工对记者表示,降薪并非小范围的,而是普遍现象。

他们称,降薪人员主要集中在诺亚上海总部。具体降薪人数由于封控在家未知全貌,不过这几位员工也表述不一,有人说“至少一百多人”,也有人说“大概几百人”,“但绝对不是个别人”。

另外,诺亚近期正在进行高管等人员“换血”,还辞退了一批基层员工。财富管理公司似乎寒冬将至。

诺亚称降薪原因为工作量不饱和

“这绝对不是个别员工,而是大规模降薪。”一位诺亚在上海的员工小盖(化名)对记者表示,自己也遭遇了降薪。

据他观察,诺亚财富上海总部的多个部门,包括运营、财富端口、PE、技术等部门粗略估计有10%-40%的人员遭遇了降薪,有些同事包括他本人就跟微博、小红书的帖子里说的一样,扣掉五险一金之后只到手两千多元。

降薪的前几天,小盖就有预感,因为工资延迟了9天才发放。

小盖觉得很委屈:“4月和5月,我们虽然是远程办公,但完全按照正常上下班打卡,每天写日报,每周写周报,一天好几个电话会,而公司给的降薪的理由是‘工作饱和度不足’,事先没有任何沟通就降薪了,并且事后也没有公布任何工资的评估标准。”

他称,发放工资后,人力资源部门找到他,催他补签一份“自愿降薪同意书”,并且表示,5月的工资也需要公司评估后再发放。

“工资打折成了既定事实之后,才让员工补签‘自愿降薪同意书’,我觉得公司是为了规避责任。很多同事拒签,并且已经提交劳动仲裁了。”小盖说。

小杨(化名)是被降薪到手薪资3000元以下的一位后台员工。

接到降薪的短信通知时,他很震惊:“公司方面说,降薪人员主要是疫情期间完全无法开展工作的人,如司机、部分行政人员、部分正在办理离职的人员等,给予基本工资发放。此外,上海地区个别人员,公司也只发了基本工资,还有个别员工工资打了一定折扣。我以为‘个别人员’指的是被封控在家里并且没有绩效的理财师,但我作为后台员工是定薪,没有绩效部分,公司也号称我的工作量不饱和,我正在申诉中。”

诺亚也有员工对记者称,有人在疫情期间驻场办公,公司给予每人每天2000元的补助。不过,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未能问询到有此待遇的有多少员工。

这并非诺亚财富第一次在疫情期间降薪。

2020年诺亚财富向全体员工下发全员战“疫”倡议书:“为保证公司长期健康发展和人道主义原则,公司决定在疫情期间(特指2月和3月),原则上不做主动裁员,同时提出倡议,在疫情期间全体员工(含海外),每月有5个工作日无薪休假。同时,在疫情期间,公司三位董事(汪静波、殷哲、章嘉玉)愿主动将薪资降为零,A+类核心管理层按照60%领取薪酬,A类高管按照70%领取薪酬,海外高管提请无薪休假。”

图片

律师观点:或涉嫌违法

北京金诚同达(上海)律师事务所黄相宜律师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疫情期间很多民营企业面临生产和资金链的问题,在这种情况下,的确经常会出现让员工降薪的情况。

多数情况下,如果企业的方案合理,可以通过友好协商获取员工的同意和谅解。但诺亚财富在4月工资发放的过程中未和劳动者充分沟通协商,也未采取其他中国劳动法项下降薪的合法途径(比如停工停产、客观情况发生重大变化下的薪随岗动等),直接单方降薪涉嫌违法。

黄相宜认为,员工工作量不饱和并不意味着企业能够直接合法降薪,还需要结合企业其他生产经营情况和采取的法律依据,综合判定。

“如果确实业务受到疫情严重影响,其实更为合法合理以及体面的方式是,与员工协商疫情期间缓发工资,或者安排员工休年休假,或设计轮岗轮休方案(员工出勤天数下降自然人力成本随之下降)。”黄相宜称。

人事调整频繁

此外,多位诺亚财富的员工表示,除了降薪之外,近期公司裁员力度较大,尤其是5月以后,不过这些员工提供的说法不一。

其中一位员工表示,上周开始上海总公司以“253”的比例裁员:也就是20%的员工绩效评定是A,50%的员工绩效评定是B,30%的员工直接裁员。

另外一位员工表示,比例是“271”:20%的员工绩效评定是A,70%评为B,10%的员工裁员。

不过在两种表述中可以看出,近期诺亚总公司至少有10%的员工或被裁员,而在诺亚在上海的总公司人数(除理财业务员之外)为700多人。

在诺亚财富发布的“官方辟谣”中,也提及了裁员一事,具体表述为“对去年绩效考核不合格的员工做了常规的优化动作。”

也有员工称,去年理财师进行了薪酬改革,将理财师的底薪提高,绩效部分加上了对赌的性质,如果业绩不达标要返还一部分收入给公司。

其结果是,去年业绩好的时候,理财师发放的底薪和绩效都很丰厚,但今年一季度业绩不好,理财师还需要把一部分收入返还给公司。“很多理财师业绩不好,没等到5月底发年终奖就走人了。”

上述员工对此表示不解:“销售是打工人,就是干活领工资的,怎么能给人家搞这种对赌的东西?本来商业行为,就是利润大的事情风险就高,你给搞成有钱的时候大家赚,一旦没钱要理财师赔钱,公司不担风险,不合理,但居然也推行了。”

诺亚在内部最近也发布了新的架构变动和多项人事调整。

架构变动上,财富管理体系中新设重大项目部。集团新设“三大办公室”,包括首席投资官办公室(CIO办公室)、客户战略办公室(CSO办公室)、产品线解决方案办公室(IPS办公室)。

其中诺亚创始人汪静波担任CIO办公室主任,诺亚财富华东大区CEO吴卫国担任CSO办公室主任、诺亚财富旗下歌斐常务副总经理彭静担任IPS办公室主任。

此外,人事变动上,任命原国际智能体系副总裁兼CMO刘彦为财富管理体系客群发展及AR管理中心总经理,任命集团品牌管理中心副总经理栾奕为财富管理体系客群发展及AR管理中心副总经理,任命吴卫国兼任财富管理体系重大项目部负责人。

原财富管理体系客群发展及AR管理中心总经理陈昆才转任财富管理体系重大项目部资深业务专家。

另外,财富管理体系的多个区域总经理、副总经理进行了多达18项调整。

记者向诺亚公司问询后,相关人士回复,是正常人员变动。

一季度业绩下滑

二季度或更加承压

诺亚作为第三方财富管理的头部企业,今年的确遇到了不小的困难。

诺亚在2021年业绩亮眼。

年报显示,诺亚2021年整体实现销售净收入42.9亿元人民币,同比大幅增长29.9%,创下历史新高,其中财富管理净收入同比大增35.0%,达成31.9亿元;资产管理净收入10.4亿元,同比增长19.0%;归属于股东的非通用会计准则净利润13.7亿元,同比增长21.5%,全年盈利指引达成114.4%。

不过今年一季度业绩的确有所下滑。财报显示,2022年第一季度,诺亚控股净收入为7.957亿元人民币(合1.255亿美元),较2021年同期下降35%,较2021年第四季度下降36.9%,主要原因是一次性佣金和绩效收入下降;

净利润为3.052亿元人民币(4820万美元),同比下降32.8%;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净利润为3.135亿元人民币(4950万美元),较2021年同期下降32.1%;第一季度的运营收入为3.138亿元人民币(合4950万美元),较2021同期减少37.5%。

客观来说,今年3月中旬开始,诺亚上海总部的很多员工被封控在家,尤其是数量不在少数的业务经理,线下面访客户的机会几乎降到了零,也会影响到业绩以及公司的整体运营。

而今年股市的震荡对于资管产品的收益率也提出了挑战。眼下上海全面复工复产还有时日,二季度业务较一季度更是开展困难。双重压力之下,这对以线下财富销售起家的诺亚公司来说,的确是较为艰辛的一年。

上一篇:你不回 我就不买了!为啥川普不领马斯克的情?(组图)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