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圈里的白衣天使:儿科护士从不是一个人的妈妈

记者 韩虹丽

5月12日是国际护士节,为致敬白衣天使敬佑生命、救死扶伤的精神,齐鲁晚报·齐鲁壹点特别推出“医疗记者的朋友圈之5·12国际护士节特别策划:朋友圈里白衣天使的故事”,一起来看看医疗记者朋友圈里的白衣天使。

“我不会怪妈妈不照顾它的”

“种瓜得瓜,种豆得豆。”5月11日早上7点23分赶在上班出门前,吴桂萍写下来这则朋友圈,这是难得的亲子时光,因为忙碌无人照顾,吴桂萍与儿子一起种的这株小土豆苗土壤已经干裂,可母子俩发现土壤里居然结出了小小的果实,还是高兴了半天。

吴桂萍是山东大学附属儿童医院的耳鼻喉一科、口腔科的护士长,从毕业至今,在这个行业一干就是10年。前段时间,因怕小区临时管控无法出门,4月11日到5月3日,作为护士长的她20多天吃住都在医院。

“我不会怪妈妈不照顾它的。” 吴桂萍的儿子说着小土豆苗,也好像在说着自己。

浩瑜今年7岁,长得想吴桂萍,大大的耳朵,双眼皮,非常白净。见过浩瑜的叔叔阿姨,都要夸一句:“小伙子真帅。”

“从小到大,还真没分别过这么长时间。” 分开的这段日子,吴桂萍时常与家人视讯交流,每次与儿子通话时,浩瑜都非常乖巧不哭不闹。“我以为他会冲我撒娇打滚,嚷嚷着让我赶快回来。”吴桂萍一直以为儿子是长大了,懂事了。直到丈夫给她讲,有次儿子背对着自己睡觉,才发现孩子在默默流泪,小声说想妈妈了。

在医院的20多天,中间吴桂萍也回了趟家,拿点换洗衣物。“平时我和他爸爸上班,儿子就自己在家,什么都是他自己干的。”令吴桂萍没想到的是,自己刚收拾好东西,一向懂事不哭不闹的浩瑜一把包住自己,嚎啕大哭起来。

“妈妈,可以不再走了吗?”

“对不起儿子,妈妈必须与大局为重,医院很多小朋友也需要妈妈呀。” 吴桂萍忍着哭腔。下楼时,她看见儿子趴在窗台看着自己。 “当时,我冲儿子挥挥手,背对着他每走的一步都令我心痛。”

在吴桂萍眼里,浩瑜从小就是个内向的孩子,“什么事情都憋在心里不愿说。”其实浩瑜是从不敢问,因为一问妈妈就是要走。

儿科护士有更严格的要求

对家庭的缺失,总算没有辜负工作上的辛劳。

自2010年起,吴桂萍几乎每年都会获得荣誉称号。2017年吴桂萍代表医院参加济南市卫健委主办的护理岗位技能大赛妇儿组,并获得第一名。比赛前2天,她的亲哥哥却意外去世。“即使过了这么多年,现在心里也依然想念着他。”吴桂萍说,“当时母亲身体也不太好,但是还是劝我,以工作为重,技能大赛一定要去。”

既然决定要参赛,就一定好好练!护理岗位技能大赛不仅要考理论还要考实操,吴桂萍每天下班后都会主动练习心肺复苏到晚上10点多。由于对哥哥的思念,比赛前一晚边抹泪边练习。

“01、02、03、04…”心肺复苏按压时为了节奏和频率一致均等,往往一边按压一边喊数,平日练习的口诀与顺序还经常出现在吴桂萍的梦中。2018年吴桂萍再次代表医院参加济南市卫健委组织的岗位技能大赛,在这次比赛中她获得“岗位技术能手”荣誉称号。考试的这段时间,儿子也都是托付给邻居照顾。

儿科护士从不是一个人的妈妈。与成年人候诊区不同的是,儿科医院人来人往,病室内、楼道里到处是孩子的哭闹声,让人揪心。

孩子是每个家庭的宝贝,一个孩子病了,一家人都得出动,拿着吃的,拿着喝的,拿着玩具的,置身于这样的工作环境,考验的除了护士技术,还有细心与耐性。

“小乖乖,今天吃什么好吃的啦。”“不怕,我看看今天小乖又长高了吗,又勇敢了呀”每次护理前,吴桂萍与同事都要轻言轻语地帮孩子分散一下注意力。有时遇到稍大的孩子,要2-3个护士轮流上阵,才能安抚。“稳定孩子情绪的状况下,还要做到零差错的完成护理治疗,对儿科护士来说其实是更严格的要求。”

吴桂萍所在的科室,有12名护士,作为护士长的她,为了能保证同事的休息,经常主动加班。“其实对家庭是很大的亏欠,生活上也和感激我丈夫的支持。”

这几年,吴桂萍的微信头像与背景一直是儿子浩瑜的照片,照片上吴桂萍带着儿子去吃米线,虽然作为母亲她总是希望孩子能多吃点肉,但是想到这几年的亏欠,浩瑜有什么要求她也总能心软答应。

照片上浩瑜抿着嘴微笑,他高兴的或许不是吃到了米线,而是今天又能与妈妈在一起。“希望儿子长大后,看到这篇文章,也是能理解妈妈的吧。” 吴桂萍説。

上一篇:急诊重症医学科护士熊杰:“我将始终做好生命健康的守门人”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