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护士节|她们在平凡的岗位上闪闪发光

在医护人员队伍中,有这样一群人,他们其中大多是女生,生活没有规律、工作默默无闻,用爱与责任保卫着生命。

他们就是护理人员,提灯女神——弗洛伦斯·南丁格尔的继承者。而国际护士节设立的意义,也正是倡导、继承和弘扬南丁格尔不畏艰险、甘于奉献、救死扶伤、勇于献身的人道主义精神。

俗话说“三分治疗,七分护理”,护理服务对于医疗工作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而随着我国疫情防控的常态化,以及人口老龄化的发展趋势,我们对护理服务的需求也将更迫切和多元化。

我国护理事业的起步及发展

19世纪末,西方传教士将护理知识和护理技能带入中国,并逐渐在中国落地生根。

1888 年,美国人约翰逊在福州成立了我国第一所护士学校,招收到三名学生。随后,各教会组织纷纷创办护士学校,各自制定教学内容和教学方法,独立于中国行政管理系统之外。

尽管当时的护理教育主权掌握在外国人手里,但是却推动了我国早期护理教育的发展,为我国护理学科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1908 年,我国金韵梅在天津创立第一所公办护士学校——北洋女医学堂,开创了真正的中国护理教育,缩短了与国际护理教育的距离。

1909 年,中华护理学会的前身——“中国看护组织联合会”正式成立,这标志着我国护理学科的确立(之后曾先后使用中华护士会、中华护士学会、中国护士学会等名,1964年改为中华护理学会)。

(由中华护士会创办的《中国护士四季报》/图源网络,侵删)

1914年,第一届全国护士会员代表大会上,著名护理专家钟茂芳提出将英文“Nurse”汉译的“看护”改称为“护士”,由此,“护士”群体正式登上中国卫生事业发展的舞台。

自中华护理学会1909年创立,先后8届会长(即理事长)均为外籍护士,1924 年,伍哲英女士正式接任了中华护士学会,成为第9届会长,同时也是第一任华人会长。自此,中国护理事业的发言权真正掌握在了自己的手中。

(伍哲英被称为中国护士之母/图源网络,侵删)

而我国高等护理教育源于1920年北京协和医学院护校,此后,1983 年,天津医学院创立护理系,开始了真正的新中国本科护理教育。

1992 年,北京医科大学护理系获准正式招收护理学专业硕士研究生。2003年,第二军医大学护理系获准独立二级学科护理学博士学位授予权,标志着护理学高等教育最高层次的开端。

至此,我国护理教育逐渐形成了“中专—大专—本科—研究生”四个层次的完整教育体系。

护理事业的现状

我国护理学科发展至今,已走过了130多个年头,已基本经形成了完整的理论基础和方法体系,但与医学门类下其他一级学科相比,还有很大的差距。

根据近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印发的《全国护理事业发展规划(2021-2025年)》显示,2020年底,全国注册护士总数470余万人,较2015年增幅达45%。每千人口注册护士数达到3.34人,全国医护比已提高到1:1.15。

但这样的医护比仍未达到国际标准的1:2,在英国、德国、泰国、日本等国,医护比例已超过了1:4,而在西方高福利国家,如芬兰、加拿大,其医护比例甚至超过了1∶6。

也就是说,护士在我国仍是紧缺型人才,尤其是高学历高素质的护理专家,而我国的护士职位吸引力并不高。

(图源:图虫创意)

一方面,“大医生、小护士”的传统思想仍然影响着很多人,不管是公立医院还是民营医院,在福利待遇、职称评定等方面均会优先考虑医生,而忽略护士,这在一定程度上打击了护士工作的积极性,限制了护理人员的高质量发展。

另一方面,护理人员的缺乏,又使得在岗护士不得不长期高负荷运转,他们工作强度高,精神压力大,收入待遇却不如人意。

以上因素又导致了我国护理人员的离职率较高,流动率较大,与“护士荒”的问题形成恶性循环。

(图源:图虫创意)

为了解决这些问题,国家卫健委在《全国护理事业发展规划(2021-2025年)》指出,未来将采取有效措施增加护士队伍数量,特别是从事老年护理、儿科护理、中医护理、社区护理、传染病护理和安宁疗护工作的护士以及在基层医疗机构工作的护士数量。

到2025年,全国的护士总数要达到550万,每千人口注册护士的数量要达到3.8人。同时,在医护比要达到1:1.2。

在护士合法权益及积极性方面,有关部门将进一步贯彻落实《中华人民共和国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护士条例》等法律法规,以及国家关于关心关爱医护人员的要求,在护士执业环境、薪酬待遇、培养培训、专业发展等方面创造好的条件。

医疗机构建立完善护理岗位管理制度,按照要求在护士岗位设置、收入分配、职称评定、管理使用等方面,对编制内外护士统筹考虑,实现护士从身份管理转变为岗位管理。健全完善护士队伍激励机制,实施科学的护士评聘考核和绩效考核,绩效考核结果与护士岗位聘用、绩效分配、奖励评优等挂钩,向临床一线护士和基层护士倾斜,多劳多得、优绩优酬,充分调动护士积极性。

互联网与护理的结合发展

疫情之下,人们对健康护理的需求也在变化。

随着我国人口老龄化的加深、发展,失能、半失能、空巢、高龄等人群越来越多,他们行动不便,自理能力较差,对上门护理的服务需求也在与日俱增,“互联网+护理服务”模式应运而生。

而新冠肺炎的常态化防控,增加了就医入院的繁琐性和不便性,不仅老年人、慢性病患者,一部分出院患者同样需要居家护理。

(图源:图虫创意)

2019年2月,国家卫生健康委下发了关于《“互联网+护理服务”试点工作方案》,明确指出“互联网+护理服务”是医疗机构利用本机构注册的护士,借助互联网信息技术平台,由服务对象通过平台进行服务需求申请,平台接单后通过双评估后由护士上门为服务对象提供的专业护理服务。

经过评估,北京市、天津市、上海市、江苏省、浙江省、广东省成为首批“互联网+护理服务”试点省份。

在昨天的新闻发布会上,北京市卫生健康委副主任李昂再次强调,互联网服务的责任主体必须是实体医疗机构,同时该医疗机构要具备两个条件:

1.要有家庭病床;

2.有巡诊服务的方式。

而对于“网约护士”的资质,同样要求满足两个条件:

1.必须有五年以上的临床护理工作经验;

2.要有护师以上技术职称,要在线下实体医疗机构进行备案和注册。

作为首批试点省市,截至2021年年底,北京全市共有7362名护士,在实体医疗机构进行了注册、备案,并经过岗前培训,可以上门为患者进行服务。

目前北京市互联网居家护理服务共有39项,包括8项健康评估和指导,20项临床护理,7项专业护理,2项康复护理,以及安宁疗护和中医护理各1项。

(北京市第六医院的护理人员上门为老人接种新冠疫苗/图源:新华社)

“互联网+护理服务”可以为有需要的患者提供低便捷、安全、高质量的医疗服务,不仅可以提高患者的生活质量,还能为患者提供专业指导,从医院的角度来看,居家护理同样可以减少患者住院天数,释放医疗资源,提高病床流转率。

在未来,我们期待能有更多的医疗机构依托互联网技术,将专业的护理服务从机构内延伸至家庭,让更多行动不便、自理能力较差的患者可以享受到高质、安全的护理服务。

编辑:春雨医生

参考文献:

[1]沈秀敏,韩冬梅. 我国护理学科的发展历程研究[J]. 继续医学教育,2019,33(7):28-29. DOI:10.3969/j.issn.1004-6763.2019.07.017.

[2]丁海峰. 上海市医护比例发展现状及趋势预测研究[J]. 中国医疗管理科学,2021,11(1):33-37. DOI:10.3969/j.issn.2095-7432.2021.01.009.

[3]国家卫生健康委关于印发《全国护理事业发展规划(2021-2025年)》的通知,http://www.nhc.gov.cn/yzygj/s7653pd/202205/441f75ad347b4ed68a7d2f2972f78e67.shtml

[4]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2022年5月11日新闻发布会文字实录,http://www.nhc.gov.cn/xcs/s3574/202205/521fc41948544e00a9ffe886eaac1496.shtml

[5]国家卫生健康委办公厅关于开展“互联网+护理服务”试点工作的通知,http://www.nhc.gov.cn/yzygj/s7657g/201902/bf0b25379ddb48949e7e21edae2a02da.shtml

[6]张静.疫情常态化防控期间护士参与“互联网+护理服务”体验的质性研究[J].中国临床护理,2022,14(04):237-240.

[7]郝静瑜.以医疗机构为主体的“互联网+护理服务”模式的探索与实践应用[J].全科护理,2021,19(23):3248-3250.

上一篇:2022年普陀区兰溪路幼儿园线上“健康早教”之探索游戏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