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的教师是“网红”,这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互联网技术的普及与迭代日益渗透到我们的生活中,改造着传统事物与观点,催生出许多依托于互联网而生长的群体。网红教师,就是互联网众生相中的一类。他们本是奔波在一线的教育工作者,因粉丝数量和影响能力,被定义为“网红”。随着网红教师越来越多,流传于网络的教育作品也层出不穷,舆论也出现了争议和质疑。我们需不需要网红教师?他们的存在代表了何种趋势和教育生态?将网红教师拉回现实,听一听他们的故事,也许就能找到答案。

心向阳光,条条大道通罗马

2020年年初,辽宁省盘锦市盘山县博爱幼儿园因疫情无法正常开园,在园长周娜的动员下,老师们尝试开展线上活动。“为了在疫情防控期间实现家园共育,我和老师们拍了一些视频发到班级群。家长们纷纷称赞我们的创意,我就希望能让更多的人看到我们的努力,为更多的家庭带去欢乐。”怀揣美好朴素的想法,周娜将视频上传到了抖音平台,当作传递教育理念以及与儿童共处快乐的一条渠道。

视频中的周娜,留着齐刘海、一副方框眼镜、极具感染力的笑容,70后的她看起来有一股青年教师般的活力。她在业余时间摸索出如何用手机剪辑视频,就用短视频的形式给孩子们科普防疫知识、教他们唱歌、与他们做线上游戏,以“云陪伴”延续与孩子之间朝夕相处的默契。每天都能看到孩子的笑脸、听到家长满意的反馈,周娜觉得非常幸福。时间一长,网络账号竟有了4.8万粉丝,她和老师们的作品获赞达30万。

以视频的形式表达对教育工作的热爱,与他人分享快乐,同样是海南省海口市山高幼儿园园长马玲的初衷。少儿节目主持人鞠萍姐姐是马玲自小崇拜的偶像,加上自己也喜欢与孩子相处,马玲在毕业离校后进入幼儿园,成为一名幼儿教师。

“我喜欢一切美好的事物,在我看来,孩子就是最美好的事物。”与孩子为伴的这些年,马玲始终保持一颗乐于尝试新事物的童心,头脑中有许多等待被实现的创意。在一次专业培训中,马玲了解到短视频,便抱着“玩一把”的心态,与老师们拍了一段视频,上传至微信视频号,收获了众多家长与同行的喜爱。马玲不想给自己设限,试着将视频内容从分享自己的生活拓展至工作领域。她以母亲视角看育儿,策划并拍摄了一系列与阅读相关的视频,在与家长分享科学育儿理念的同时,也表达着自己对生活的热忱。从业26年,在她的身上,丝毫看不出岁月留下的痕迹。这大概就是生活对热爱它的人的馈赠,马玲就像她的微信签名那样,“永远向上,向着光”。

以爱育爱,她们展示出幼儿教师的巾帼风采。是否只有女性才能胜任幼儿教师这份工作?出身于教育世家的吴炎坤,就勇于打破刻板印象,成为孩子们喜欢的“爸爸老师”。2016年9月,毕业不久的吴炎坤成为武汉市汉阳区玫瑰第二幼儿园的一名男幼师。与其他幼儿教师一样,吴炎坤喜欢孩子,讲故事则是他表达爱的方式。看孩子们听得聚精会神,吴炎坤便乐此不疲。2017年11月,他在一次课题研究过程中,尝试将新媒体整合进绘本教学,想以新颖的方式给孩子们讲故事,给予他们更多的陪伴与启迪。在开创个人微信公众号“好梦绘本屋”后,吴炎坤开始每晚隔空给孩子们讲故事。

无心插柳柳成荫,经过四年时间,吴炎坤的听众从原先自己班上的几十名小朋友,发展到全国近4万的粉丝家庭。孩子们爱听,家长也不例外。吴炎坤邀请一些幼儿的爸爸与自己一同讲故事,至今讲了1500多个有助于家长育儿的故事。2019年年底,武汉暴发新冠肺炎疫情,吴炎坤每晚都讲关于“战疫”的故事,以孩子们能够理解和接受的形式告诉他们如何正确防疫,“有一首孩子们都爱唱的歌叫《小星星》,我就告诉孩子们说洗手时要唱完整首歌才可以,这样才算洗干净”。在封城抗疫的特殊时期,吴炎坤为孩子和家庭送去了一份慰藉,家长们看在眼里,记在心间。

“出圈”,是因为坚持

每一位在网络“意外走红”的幼师背后,都有一段属于自己的故事。

“在家中随意拍给孩子们的一段手势舞,浏览量竟高达100万,仅点赞量就有2万多了。”就这样,连什么是“热搜”都不知道的周娜,忽然得到众多网友的关注。在咨询一位从事相关工作的家长后,才知道自己成了大家口中的“网络红人”。先是疑惑,后又高兴,“意外走红是惊喜,但也基于现实”。当周娜从家长的私信中了解到自闭症儿童在屏幕那头学周娜的手势舞,她甚是欣慰:“自己的努力没有白费,还是帮到了不少孩子。”这样的走红,让她结识了不少慕名而来的同行,他们向周娜请教教学方法,与她探讨如何帮助孩子走出疫情留下的“阴霾”。她认为,这也是大家对她努力工作的肯定。

对专业的坚持,让周娜走到了“出圈”那一天,而同样身为园长的马玲也不例外。电影《长津湖》上映后,在家庭中引发了观影潮,懵懂的孩子们也受到感染,基于此,马玲想给孩子们推荐更多红色读物。她尝试以人物访谈的形式分享读物,试着联系红色儿童文学作家张品成,组织了一场“传承红色基因,补足精神之钙”读书交流活动。这场“梦幻联动”,成为马玲的“出圈之作”,也让她有了大胆想、勇敢做的信心。马玲联系琼中女足教练肖山与大家分享运动对孩子成长的重要性,对话男高音歌唱家李庆文探讨儿童素质教育,也邀请书法家讲授如何让孩子爱上书法……“坚持做视频,拓宽了我的认知边界,让我接触到了很多新领域和新事物,结识了更多优秀的人。”看到自己策划的内容如此受欢迎,马玲觉得很自豪——能在高质量完成本职工作的基础上,还能把自己仅凭兴趣办下来的视频号做得如此出色,并非一件容易的事情。

作为一名“95后”的幼儿教师,吴炎坤总是比其他人更容易捕捉到孩子们的“心头好”,遇到新鲜有趣的事物就与孩子们分享,在园内总是与孩子们打成一片,多年如一日地呵护孩子成长。2017年,携程托管亲子园教师虐童视频在网上流传。随之而来的,是大批网友对幼儿教师的口诛笔伐。看到孩子们的遭遇,吴炎坤非常心痛,可他仍想为幼儿教师正名,毕竟,尽职尽责照护教育孩子的幼儿教师还是占绝大多数。

一次偶然“出圈”的扎辫子行为,让他有了让更多的人关注到幼师另一面的机会——吴炎坤看到网络上一位小女孩扎的辫子非常立体,能在头顶形成网状,像一枚镂空的五角星,他便去研究如何给孩子们扎辫子,最终扎出了孩子们舍不得拆、家长们争先恐后拍照发朋友圈的“佳作”。

道虽迩,不行不至;事虽小,不为不成。对于以吴炎坤为代表的网红幼师们来说,看似机缘巧合的“扬名”,均源自铢积寸累的用心和付出。

流量从来不是目的

尽管网红幼师受到不少师生、家长的欢迎和认可,但在教育这个特殊的行业里,多数人对其发展还是持有保留态度。“他们是不是就为了红”“有流量就要变现了吧”“光拍视频还能好好工作吗”……类似质疑甚至恶意揣测,从来不绝于耳。现象直指教育邂逅互联网必然衍生的命题:不可否认,确实存在一些难辨资历的网红教师,不过他们能否代表网络幼师群体?如何界定真正的好老师?

“我发布的内容都围绕着幼儿园,从我们的教育理念,到家庭教育方法的解读,再到我们疫情防控期间的手势舞、教师团队的展示等,只是想给刷到视频的人传递一些正能量。”周娜注意到除了短视频,还有“直播”这种与大家交流互动的方式,便在无法正常开园的那段日子,做起了直播。凭借自己20年的从业经验,周娜为大家分享了许多与幼儿园管理、教师队伍建设、家园共育、幼小衔接等相关见解,再次受到家长、同事以及同行的认可,也让她又一次意识到自己对幼教行业的热爱,增强了职业认同感。周娜想再办一所幼儿园,陪伴更多孩子的成长。

在视频号收到“女神园长”等评论时,爱美的马玲非常高兴,但烦恼也随之而来。当原先只用来分享自己的工作和生活动态的视频号,被要求尽可能用来宣传幼儿园时,马玲觉得离自己的初心越来越远,当兴趣变成任务清单,就显得索然无味。于马玲而言,“网红”并非一个多么正面的概念。她不愿被任何标签定义,追求的始终是自己内心的那份愉悦,而不是流量与盛名,“我不想把我的生活也变成一张网”。

吴炎坤想成为一位“能量够正、专业够强、领域够广”的幼儿教师,想把幼儿园变成“最好玩的地方”。从最初择业时的不被理解,到成为知名幼儿教师,吴炎坤走了8年。这期间,他先后被评为湖北省荆楚好老师、武汉市最燃青年教师、汉阳区学科带头人等,工作也越来越得心应手,网络“破圈”的事迹还被武汉主流媒体传播,渐渐成为大家眼中的“红人”。“当我的公众号粉丝越涨越多,有人建议我多平台发布内容,运营喜马拉雅等账号,但是我真的好忙。每天能在工作之余抽出时间给孩子们讲故事都不容易,根本没有时间运营多平台,也觉得没什么必要。”流量从来不是目的,在吴炎坤看来,以孩子为噱头赚取流量,那是在消费儿童。“我认为凭自己的能力与价值观赢得网友的认同,才算得上真正的网红。”吴炎坤说道。

网红,本就是一个诞生于虚拟世界的概念。当幼儿教师这一大众心中局促于墙内一方天地、围着孩子转的“传统”职业,走向开放的数字世界,他们所呈现的不拘一格自然激荡起评说的层层涟漪。自媒体时代崇尚多元化表达,网络上知识的传播速度远远快于常规教育渠道,网红幼师的优长之处也可供教师和家长在线下参考,这何尝不是一种冲破“舒适区”的尝试?从口传心授到PPT、智能屏幕,教学方式在变,但好老师的内涵没有变:遵循教育规律、适应教育发展、引领孩子们全面成长。倘若撕掉标签,重新审视,或许我们就能穿透网红幼师的千般面孔,与真实的教育行为为伍。

— END —

来源 | 本文刊于《教育家》2022年4月刊第3期

文 | 米娜 谷珵

设计 | 朱强

统筹 | 周彩丽

视频推荐:

征集|“大国良师的成长故事”

《教育家》发起的第二届“寻找大国良师”公益活动。活动分为三部曲:

1.征集“大国良师的成长故事”

2.出版《大国良师的样子》丛书

3.推选“大国良师”

活动截止至2022年底。依据评选标准及参与要求,推选出10位“2022大国良师”,授予“大国良师”称号,每位“大国良师”将获得主办方提供的成长奖励基金10万元(税前)。

2021年11月—2022年6月,开展“大国良师的成长故事”征集活动。

征集要求:参与活动的教师,撰文讲述在教育教学过程中感触最深的成长故事。以第一人称撰文,体裁为叙事散文,字数在1000字左右。要求故事真实感人。文章择优刊发《教育家》杂志、《教育家》杂志新媒体、学习强国等平台。

参与方式:在“光明教育家”App“寻找大国良师”专题页面提交申报表及教师自述的“大国良师的成长故事”(申报表及“大国良师的成长故事”需同步提交)。如仅参与“大国良师的成长故事”征集活动(不参与“寻找大国良师”活动),将文章发送至邮箱[email protected],文章中注明学校、姓名、联系方式。

上一篇:防治碘缺乏病日专家推荐母婴补碘指南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

  • 疫情期间回北部

    知道现在疫情已经一发不可收拾了,但听到室友回台北还是会担心,比较北部疫情蛮严重的,也不是恐慌仔,是觉得如果她回来后真的有被传染,然后传染给我们会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