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妹和我,父母最喜欢谁?(百年波伏瓦)

西蒙娜两岁半时,有了一个妹妹。妹妹波佩蒂长得跟姐姐不一样:她金发碧眼,像父亲。对于第二个女儿的出生,父母略感失望:他们原本想要一个男孩,一个儿子。在某种意义上说,波佩蒂显得有点多余,虽然乔治和弗朗索娃并没有这样说,也没有自觉地意识到自己在这样想,但在实际上表现出来了。

表面上看,他们对两个孩子是一般看待,给她们穿一样的衣服,吃的东西也是一人一份,有什么活动把两个孩子都带上,实际上这大孩子和小孩子是有区别的。

比如住的地方,西蒙娜是跟保姆睡在一间房里,而后出生的波佩蒂没有地方可安顿,只有在走廊上安上一张床让她睡。同姐姐相比,父母对她的关注要少得多。这并非是大人有意为之,而是对第二个女儿很自然地缺乏新奇感。

从幸福感的角度看,妹妹的童年显然比姐姐差了许多,由此对波佩蒂的性格产生较大影响。这也可以从童年的照片上看出来。两岁半时,照片上的西蒙娜乐观开朗,一副充满自信的样子;而到了同样的年龄,照片上的妹妹则显得惊惶失措,甚至含着泪水,好像有谁在吓唬她似的。

如果说做妹妹使波佩蒂一开始就处于不利地位,那么有一个妹妹,对西蒙娜来说则是一件幸运的事情。她有了一个玩伴,自己就不孤单了。同时,她原先在家中的优越地位不仅没有因为这个妹妹而降低,反而得到加强。在波佩蒂面前,西蒙娜既是伙伴,同时又扮演着大人的角色。

她常常自己当老师,而让妹妹乖乖地坐着当学生。“小老师”给这个学生上课,教她念“ABC”,教她算“1+1=2”,给她讲大灰狼的童话故事。这个时候,学生对老师是绝对信任,眼中充满了崇拜的神情,而西蒙娜为此非常得意。

西蒙娜还跟妹妹做各种各样的游戏。这些游戏都是她自己设计的,波佩蒂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完全处于被动的被支配的地位。偶尔妹妹对西蒙娜提出异议,因为这个姐姐甚至连自己制订的游戏规则也不遵守,于是姐妹俩争执起来,而最后的结果无一例外是姐姐凭借自己的霸道取胜,妹妹有时被姐姐的蛮不讲理弄得哭起来。

奇怪的是,尽管这个姐姐有时蛮不讲理,常常妄自尊大,波佩蒂并不怨恨她,当时哭了,过后就什么都忘了,照样跟她玩,照样带着崇敬的神情看着她,照样在跟姐姐相处中获得乐趣。毕竟孩子之间的关系是其他任何关系都无法取代的,姐妹俩在一起就都不孤独了。

西蒙娜在姐妹关系中的优越感,也遭受过一次打击。这是一天晚上,西蒙娜在床上躺着,听到父母的谈话。他们以为她睡着了。母亲问父亲,两个孩子中他更喜欢谁。这时西蒙娜的感觉是,紧张得心脏几乎停止了跳动,她等待着父亲说出自己的名字。

而父亲沉思了一会儿,最后表示,两个孩子各有可爱之处。母亲表示同意父亲的看法。然后他们你一言,我一语,谈到两个孩子的各种优点。

这一宿西蒙娜很晚才睡着。一方面,她觉得父母的话有道理,另一方面,她又有一种失落感:她本来希望父母会把自己看得更高一些的,因为一向都是她要压妹妹一头。父母对待子女,总的来说是公平的:手心手背都是肉嘛,但这并不排除实际上仍然有所偏向,或许时间长了,连他们自己也搞不清楚到底有偏还是没有。小西蒙娜此时更不可能搞清楚这么复杂的问题了。

不过这一次父母的谈话并未对西蒙娜的自信心造成多大影响,她仍然一如既然地觉得自己的强大和不凡。一次她和妹妹、一个堂妹、一个表姐一起玩游戏,玩着玩着她的思想走了神,陷入幻想之中。

在幻觉中,她和面前的这三个女孩变成了妙龄少女,而这三个姑娘都比她美丽、温柔、讨人喜欢,她们都找到了称心如意的白马王子,只有她无人理睬,十分痛苦地呆在一边。

但事实上她是最美丽、最有吸引力的,只是由于人们的偏见才让她落到这种地步。那些认识到她真正价值的人,一定会爱上她的。她听到一个声音在说:“这孩子是与众不同的!”

白日梦正做到这里,孩子们喊叫她的声音将她惊醒。这一幻梦体现了西蒙娜的某种焦虑。一方面,她觉得自己应该是超群的,是出众的,另一方面她又担心这一超群和出众不被人们所承认,但归根到底,她对自己还是很有信心的。

【本文摘自《超越第二性:百年波伏瓦》(黄忠晶著,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2007年版)一书】

上一篇:陈晓旭逝世十五周年:夺走林妹妹的乳腺癌,至今成为全球第一大癌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