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路有你|林紫:给上海小朋友回封信

前不久,我的朋友高浩容博士在新华路遇见了一只纸飞机,飞机上写着:“给奥密克戎:你好,我是一位女孩,我想说我们不讨厌你,但是想战胜你。你知道你给我们带来多大的麻烦?如果你觉得我讲得很有道理,请你给我回信。谢谢。”落款处没有姓名,只画了一个小女孩的模样。

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的心都化了,想象着孩子站在窗前、面朝天空“寄信”的样子,想象着她的身后或许正站着一位爱她、懂她、陪伴她的长辈,不急不躁、不愠不恼,不比孩子快一步,也不比孩子慢一步地,与孩子一同望向窗外,看纸飞机缓缓划过天空、轻轻柔柔地飘落在街道的某个角落。

对小女孩来说,“奥密克戎”回不回信已不再重要,因为无论它带来了多大的麻烦,最终也只是长长一生中的苍狗浮云;而那位愿意陪伴她写信和寄信的长辈,才是她生命里的“日月光华、旦复旦兮”——可以给她超越生命长度的温暖和指引。

不是每一位长辈都可以如此淡定。居家的日子里,大人有大人的压力。压力之下,每个人都可能有应激反应,比如易怒、比如冷漠、比如对孩子完全失去耐心——尤其当家里不止一个孩子、再大的房间也盛不下他们旺盛的精力和无穷的吵闹时。

可是很多的长辈又希望自己能够淡定。常有家长在林紫公益心理陪“沪”热线里说:“每次发完火都会后悔,其实当时蛮好多一点耐心的……”或者是:“我也知道小人需要陪伴,但大人有那么多事要忙,烦也烦死了,哪里有闲工夫?”

其实,无论有没有奥密克戎,“耐心与闲工夫”都是这个时代的奢侈之物,因为成人世界的价值已经交由“有用”和“忙碌”来定义了,人们忙着研究空间、时间和精力的最大化利用、忙着担忧未来,哪里还有多余的心脑内存给到“在纸飞机上写一封永远不会有回复的信”这种没用的事情呢?

于是,孩子们的世界也开始被各种有用和忙碌占满,他们被期待要尽快跟上大人的步伐,不要“添乱”——虽然居家的日子里他们一样承受着生活节奏变化而带来的压力。然而,对年幼的孩子来说,即使他们无法用语言讲清楚正在发生的事情,但他们的情绪体验却一样真实而深刻。而这样的体验所形成的情绪性记忆,才是决定孩子一生幸福与否的关键。

当长辈们意识到这一点,会发现:原来耐心和闲工夫是越用越有的宝物——越是愿意陪伴孩子、越是能从孩子身上获得最本真的力量;越有力量,就越有耐心在亲子关系上,因为不再需要从不断的忙碌中找寻自我价值;越有耐心,就越有“闲工夫”来发挥最大的想象力。而想象力,不仅不受居家与否的限制、还可以将亲子关系从方寸之地延伸到月亮那里……

幸运的是,“月亮”那里,一直住着一些有爱有耐心的大人小人——当我邀请他们给上海小朋友回封信,他们纷纷响应、还发来了各自的视频。

现在,我也想邀请大家:张开想象的翅膀,给上海小朋友们回封信吧——

信的内容不重要,重要的是:通过回信,我们与孩子们在一起。

至于奥密克戎回不回信,随他去。(林紫)

上一篇:你家宝宝开始吃辅食了吗?宝宝多大可以开始吃盐呢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

  • 想太多的下场

    是这样的几个礼拜,我跟一个我直觉有机会在一起对男生告白,说真的周遭的同学都觉得我们好像情侣,我也觉得这么内向木头的人,会主动关心我,让我觉得我非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