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专家:养孩子,请别让他太“懂事”

即便内心受到了一万点暴击,百般委屈涌上心头,话到嘴边却觉得不值一提。

就算内心早已溃不成军,笑起来依然没心没肺。

哪怕一个人孤独得要死,仍然倔强着说“我一个人挺好的。”

上面说的,是不是你?

你懂事、听话,不给别人添麻烦,所有委屈都是自己默默咽下去。可往往你越懂事,越心酸,越没人疼。

从小,我们就被父母教育要听话,要乖。在传统的家庭教育中,“乖”孩子似乎是所有父母的终极目标。然而,父母不会相信的是,这正是中国式家庭教育最大的骗局。

一、“我是可以随便对待也无所谓的人吗?”

在《请回答1988》里,德善是一位非常懂事的女孩。但她的懂事是因为在原生家庭里,她总是被父母忽视的那一个。

德善的家庭并不富裕,一家人挤在地下室里。德善在家里排行老二,上有霸占食物顶端的高学历姐姐,下有享受性别福利的老幺弟弟。所以德善很明确,家里的条件只能让她收起自己的真实想法,做一个一退再退的懂事孩子。

家里鸡蛋不够,煎蛋只能给姐姐和弟弟,而自己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只吃腌豆子;

一家人吃炸鸡,鸡腿永远是姐姐和弟弟的,自己只能分到鸡翅;

夜里煤气中毒,爸爸妈妈拼尽全力救出了姐姐和弟弟,而遗忘了还在屋里的德善。

因为德善和姐姐的生日相近,家里为了省钱,总是给两人一起过。姐姐吹完蜡烛后拔掉几个,重新点上剩下的蜡烛再让德善吹。

德善一直不愿意和姐姐一起过生日,恰巧当天她又被学校告知不能继续参加奥运会礼仪小姐举牌,于是她在过生日的时候彻底爆发了,她委屈地诉说着自己的种种不满,哭着跑出了家。

德善懂事的后遗症就是缺爱、自卑。这在她的恋爱观上体现得淋漓尽致。她也曾对内敛的狗焕动过心,但是内心的自卑感使她不敢大胆追爱。而最后选择了阿泽,也是因为阿泽能给她明确、肯定的偏爱,这种感觉让她感到安全和踏实。

德善大大咧咧的外表下,其实藏着一颗期盼爱又自卑到不敢争取的心。

这也是很多人内心真实的样子。

为了扮演听话的“乖”小孩,让自己讨人喜欢。孩子会把自己真正的感受压抑下来,哪怕是自己想要的,最后也不敢主动去要了。

懂事的孩子,表面嘻嘻哈哈,实则内心孤独敏感。

二、“我妈,是我带大的。”

脱口秀女孩李雪琴就是一个被迫懂事的孩子。她曾在自述中说道:“我所有的青春期、叛逆期,可以说在小学就结束了。我从初中开始就懂事了,我再也不逃课了。”

14岁那年,父母感情生变,最终离婚。李雪琴跟着妈妈一起生活。

妈妈在刚开始恢复单身的时候,内心迷乱、情绪不稳,经常忍不住对她发飙。那时的李雪琴,时常惶恐不安,每天都过得小心翼翼、战战兢兢,生怕做错什么,惹妈妈生气。

爸爸走了,她觉得自己成为了妈妈唯一的精神支柱。所以她努力学习,学习掩饰自己的情绪,并且小心翼翼地照顾着妈妈的情绪。不能在妈妈面前沮丧,要假装开心,要先哄妈妈开心。

她说:“我妈,是我带大的。”

就是这样一个在镜头前嘻嘻哈哈,致力于给大家带来欢乐的女孩,曾经却是一个重度抑郁症患者。

那些她曾压抑在心底的不被接纳的情绪,并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失,反而会不断蚕食她,击溃她。她将快乐带给别人,自己却早已失去快乐的权利。

“童年的爱就是存款,父母不给多存一点,人生有这么多挫败沮丧,都不知道怎么熬。”

从小扮演懂事听话的孩子的角色,有一天她长大了,可以做自己了。但是她崩溃地发现,自己一直为别人而活,已经忘了真实的自己是什么样子了。

人如果无法找到真实的自己,就不可能得到脚踏实地的幸福。

三、“我再也不想讨好别人了!”

青年作家蒋方舟曾在《奇葩大会》上讲述自己的讨好型人格。

她说,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和男朋友吵架,对方在电话里一直大声责骂她,但她却一直给对方道歉,整整说了两个小时的对不起。

但是这样的道歉太过轻易,反而让对方感到很敷衍,挂了电话又一直打过来。

她看到不断冒出的来电显示,吓得浑身发抖,就是不敢接电话,不敢跟对方说一句:“你这样做,我很生气!不要再打了!”

即使在最亲密的两性关系中都不会表达自己的情绪,这很可怕。

她在确定自己是讨好型人格之后,这样形容过自己的感受:“我觉得自己的人生观崩塌了,甚至怀疑自己前20多年活得是否正确。”

其实,讨好型人格在生活中比比皆是,甚至每个人或多或少都会有这样的时刻:

和朋友出去玩,别人说吃什么就吃什么,别人说玩什么就玩什么;

在公司里,不会拒绝同事的请求,总是力所能及地满足别人的要求;

努力应对各种考试,其实只是为了老师或家长的一句夸赞。

讨好型人格活得既委屈又憋屈。

中国传统的教育环境,都在教我们抑制自己的感受。很早之前,我们就被父母有意或无意地灌输:只有乖孩子才会被爱,被喜欢。

然而,这些乖孩子并不是真正的快乐,他们在自我慢慢丧失的过程中,压抑着自己真实的情绪,也许爆发,也许灭亡。

四、攻击性等于生命力

心理学里有一个名词叫“攻击性”。攻击性是一个人成长的非常重要的动力,对应的是一个人的力量。

攻击性是人与生俱来的能力。刚会爬的婴儿喜欢乱扔东西,学步期的儿童有咬人打人的行为,2岁左右的孩子喜欢处处跟父母对着来。这些攻击性的释放都伴随着成长的重要节点发生着。而我们成长的过程就是将攻击性不断象征化和向外的过程。

什么是攻击性的象征化呢?

就是不像婴儿那样直接去攻击,而是象征化地让自己更加有成就感。比如:赚更多的钱、获取更多的知识、得到更高的职位等。

但如果攻击性向外表达受阻和压抑,会怎么样?

这股力量并不会消失不见,而是会转向内部世界,变成自我攻击。

他会在关系里忍让、妥协;容易内疚,变得自卑;严重者甚至抑郁。

所以,释放攻击性并不危险,危险的是对它的否认、压抑和拒绝。

英国心理学家温尼科特说:要将自己的破坏欲和活力活出来,要给孩子犯错的机会和纠正错误的空间,他们的那些野性最终将会转换成活力。不然,他们可能会丧失原始的野性的能量,不能去欢庆自己的存在。

最后,愿每一个孩子都能在爱中成长为自己最喜欢的样子。

上一篇:512”天使风采”丨彭燕平:用心中的爱托起患儿新希望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

  • #请问台中统测补习班

    舍妹目前是读五专部三年级,她说这学期念完,想休学去考统测的家政群幼保类,想请问台中有什么推荐的补习班,还没跟爸妈提 想先跟我讨论好,但我当初没有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