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正在用错误的数据抗击疫情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周瑞峰|编译

今年1月初,美国马萨诸塞州在其新冠肺炎疫情统计数据上增加了一组新数据。该州开始区分因新冠病毒感染而住院的患者,和那些因其他原因住院,但碰巧也感染新冠病毒的病人。

虽然美国的新冠肺炎病例正在减少,死亡人数也在放缓,但全美一半以上的人已被感染。截至当地时间5月4日,美国累计新冠肺炎死亡病例已突破100万例。

由于疫苗接种和之前感染获得的免疫屏障,新冠肺炎的致死率或有所降低。正因如此,美国的政客、卫生专家和普通人对疫情的态度也在发生改变。

但他们作决定时依赖的信息是有缺陷的,或者说至少是过时的。

这在一定程度上要归因于美国支离破碎的公共卫生系统。彭博社称,即使在花费了数十亿美元、造成100万人死亡之后,美国衡量病毒风险的方式在过去两年里也没有多大改善。

住院人数是一个重要指标——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制定公共卫生规则的新标准正是取决于此。但如果新冠病毒真的卷土重来,了解社区防疫的脆弱性将至关重要,但美国的数据系统却难以做到这点。当更多的人停止检测或选择居家检测而不主动报告时,这将成为预防工作的难题。

“住院人数”不是长期有效的衡量标准

统计住院人数一直是衡量疫情状况的最佳方法之一。但美国官方公布的病例数低估了患病人数,并把几乎没有症状的感染者与重病患者混为一谈。只有死亡人数是最终的统计,但这一指标没有任何预测价值。而住院人数却能反映卫生系统的压力和财务成本,以及对那些住院数周的病患的影响。

在疫情开始的头一年半,统计住院人数是一种简单的办法:在疫情暴发期间入院的几乎所有感染新冠病毒的患者,都被算作是新冠肺炎住院患者。但在去年年底,由奥密克戎变体引发的新一轮疫情中,情况发生了变化:大约一半住院的新冠肺炎患者,是由于其他原因住院。

只有少数研究人员和公共卫生部门研究过这个问题。哈佛医学院的一个团队检查了医疗记录,将“因新冠病毒感染”住院的患者和“伴有新冠病毒感染”而住院的病人区分开来。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的一个团队也做了同样的研究。今年早些时候,纽约州和马萨诸塞州开始在数据中区分“因新冠病毒(for)”和“带有新冠病毒(with)”住院的病人。所有人都发现同样的问题:越来越多的人从疫苗或之前的感染中得到了保护,“带有新冠病毒”住院的患者在美国疾控中心的统计数字占有很大的比例。

哈佛医学院助理教授杰弗里·克兰(JeffreyKlann)说:“这意味着,随着疫情的演变,美国没有计算出防治新冠肺炎的真实成本。由于美国疾控中心和许多州将住院治疗作为疫情风险的核心衡量标准,这也意味着他们使用的数据过于死板。”

缺乏统一有效的健康信息系统

彭博社称,美国疾控中心发布的“社区级别”指南,是推荐或减少戴口罩等防疫措施的基础,但该机构并没有在“患有”和“伴有”等关键数据上做好区分。

美国疾控中心主任罗谢尔·瓦伦斯基(RochelleWalensky)在2月25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说,该机构已决定不向医院询问这些细节。她说,大多数地方不能或不愿报告这些病例,新冠肺炎阳性患者会给医院带来同样的控制感染的负担。然而,这两种患者对有限的医疗资源的压力是不同的,比如ICU床位、呼吸机和医护人员等。

瓦伦斯基说,她预计美国医院将停止对每个患者进行新冠病毒检测。“当这种情况发生时,我们实际上无法区分”。

这可能是真的,这也符合美国疾控中心的模式,该机构有时会回避本可以提供更清晰观点的数据收集工作。2021年,在疫苗接种工作进行了几个月后,美国疾控中心决定停止计算轻度的疫苗突破性感染的数量,称这种计算如预期的那样,会分散他们的注意力。这一决定使该机构无法清楚地看到疫苗的效力何时开始消退。

其他国家正在收集“患有新冠肺炎”与“伴有新冠病毒”的医院数据——例如,英国会定期发布这方面的数据。但他国的防疫成果更加凸显了美国的不足:由于缺乏一个全国性的健康记录系统,美国一次又一次地在收集数据上陷入困境——无论是住院情况、测试、疫苗效力还是其他指标——这些数据本可以更好地反映疫情状况。

社区疫情如“潮汐中的沙堡”

调查显示,超过90%的美国人都具有某种程度的免疫保护。这包括66%已经完全接种疫苗的人口。

尽管美国有相对详细的疫苗接种记录,但关于感染者的数据要少得多,尤其是在个人或社区层面。这导致了很难判断哪个区域的保护力度最强,哪个区域的保护力度正在减弱,哪个区域已经出现了漏洞。

这种不断变化的免疫力可能意味着一些地方受到的冲击比其他地方更严重。2021年,随着疫苗在美国各地推广,弗吉尼亚州的研究人员开始追踪该州不同水平免疫力的影响。

弗吉尼亚州的东北部早早地接种了大量疫苗。而该州西南部的农村则没有。弗吉尼亚大学的研究员布莱恩·刘易斯(Bryan Lewis)说,当德尔塔变种病毒来袭时,该州东北部基本上幸免于难。

然而几个月后,奥密克戎变种来袭时,结果就完全不同了。该州东北部的病例激增,但西南部的疫情则要温和得多。情况发生了逆转。疫苗曾在早期保护人们免受感染,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其效力略有减弱。因此在该州西南部,许多人曾患病,但那些幸存下来的人在病毒卷土重来时得到了相对较强的保护。

那么,如果今年晚些时候新一波疫情袭击美国,而群众的免疫保护已经减弱,会发生什么?

刘易斯说:“我们不知道目前民众的免疫力是什么情况。”他将每个社区比作潮汐中的沙堡。“想想海浪冲击海滩的情景,你的沙堡有多高?”

由于美国从来没有建立过任何国家健康记录系统,也没有将疫苗记录与健康记录联系起来,因此,美国民众只能依靠研究人员去估计之后他们的免疫力如何。

新检测标准或能提前预防疫情

尽管自疫情开始以来,美国的新冠病毒检测一直是一项挑战,但它正在进入一个新的、更复杂的阶段。用于检测报销的资金已经到期,而且许多病例症状轻微,这意味着在医院或其他可能被统计的“官方”检测点出现的病例会很少。美国的病例统计已经变得更加不可靠。

美国官方的检测能力日趋减弱,发现危险的方法却越来越少。

当地时间2022年5月5日,美国加州,当地的新冠检测地点。

美国一些州和城市正试图改变这种状况,他们采用了新的检测方法就能发现感染,而不依赖“人”这种不可靠的数据源。他们建立了采集污水样本的网络来检测病毒。通常在新冠肺炎患者在检测呈阳性的几天前,就能在他们的排泄物中检测出病毒。对废水进行采样可以提前预防疫情。

美国疾控中心废水检测项目负责人艾米·柯比(Amy Kirby)说:“废水监控的优势在于不依赖于人类行为,虽然疫情会动态变化,这仍然是一个准确的衡量标准。”

争论:防疫主体是“集体”还是“个人”

美国每天仍有300多个死亡病例。现在的易感人群和疫情刚开始时没什么不同,都是老年人、体弱者和有基础疾病的人。

曾帮助领导纽约市应对新冠肺炎工作的杰伊·瓦尔玛(Jay Varma)称,在美国,关于是“我们一起”对抗病毒,还是“每个人单独”面对病毒,正经历着激烈的讨论。

彭博社称,长期以来,美国一直是一个充满机会的国家,但另一方面,它也存在着不平等。

瓦尔玛说:“来自被公共卫生边缘化的社区很有发言权,他们说,‘你们正在把我们抛在后面,我们的生命不重要’。而另一边的人会说,‘停止接触追踪吧,这根本没效果’。实际上,追踪密接者拯救了成千上万人的生命。”

哈佛大学陈曾熙公共卫生学院流行病学副教授比尔·哈纳奇(Bill Hanage)的观点则更强硬一些。他说:“你说美国弱势群体有办法,他们真的有吗?如果难以获得医疗服务,你将如何进行新冠检测?即使你有了检测的机会,处方药又从哪里来?”

据悉,美国政府已经启动了一项计划,允许新冠肺炎患者快速获得抗病毒药物。但与此同时,免费的口罩仍然匮乏,用于疫苗、药物和检测的应急资金已经用完,美国政府只购置了在新一轮疫情中可能需要的部分药物。

(编译自彭博社、NBC News)

责编:郭霁瑶

(版权属《中国经济周刊》杂志社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上一篇:少年记|正确的选择,比毫无目的地一味努力更重要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

  • 约炮新手教学

    都什么时代了,人生苦短解放性慾很正常,有鉴于许多人想入门但又无从学起,这里提供实战指南帮助各位,不管你 / 妳是要多人运动,还是各式调教 Play 全都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