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G510问世打破KRAS G12C突变型非小细胞肺癌无药可医的局面

图片: 千图网/Pexels | 撰稿: 医伴旅内容团队

原创文章,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根据美国医学协会杂志子刊《JAMA Oncology》发表的最新全球癌症风险负担调查,肺癌的死亡率在世界范围内首屈一指,同时,它也是中国发病率和死亡率最高的癌症。肺癌中的KRAS突变是最难治疗的,原因在于没有针对性的药物可用,且化疗效果不佳。[1]。KRAS基因突变的肺癌约占非小细胞肺癌(NSCLC)的25%。近年来,研究人员为攻克KRAS基因突变这一难题而不懈努力。最近,一种全新靶向药物的问世打破了无药可医的困局,并且疾病控制率高达90%!它就是Lumakras,通用名:sotorasib,中文名:索托拉西布,代号:AMG510。

AMG510极小样本的有利数据,为何会引起如此轰动?

在2019年的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会议上,第一个针对KRAS G12C突变的AMG 510毫无意外地成为了万众瞩目的明星药物。当KRAS作为原癌基因被发现时,它一直被认为是无法作为治疗靶点的,因为其缺乏适合传统小分子结合的口袋状蛋白质结构。但经过大量探索和筛选,研究人员终于在蛋白质表面发现了一个长期隐藏的凹槽。凹槽的发现就像是灯塔的一束光,照亮了AMG 510治疗KRAS基因突变型NSCLC的路。AMG510将KRAS锁定在非活跃的GDP状态,在这种状态下KRAS活性显著下调,从而导致其无法结合到顺式作用元件GTP上,以实现对KRAS突变有效且不可逆的抑制[2]。10名携带KRAS突变的NSCLC患者接受了Amgen公司AMG 510药物治疗,结果表明疾病控制率为90%,有效率为50%。数据的公布在全世界引起了轰动。

或许有人会提出异议,只是极小样本的有利数据,为何会引起如此轰动?这要从非小细胞肺癌和KRAS基因谈起。在所有的肺癌患者中,高达85%的NSCLC患者,而50%的NSCLC是由于基因突变所致,其中最常见的是EGFR和KRAS基因突变。吉非替尼是用来治疗EGFR基因突变的,但是KRAS没有有效药物。每个基因突变都会影响许多疾病,KRAS也不例外。针对KRAS基因突变的药物发展让众多科学家感到沮丧,有些人甚至认为KRAS根本不是药物靶标,KRAS基因突变的病人无法治疗!

然而,ASCO发布的数据,使得笼罩在KRAS基因突变夜幕下的患者终于迎来了一线曙光。2021年5月28日,美国食品和药品管理局(FDA)批准了首个针对KRAS基因突变的靶向药物Lumakras(Sotorasib)上市,其代号为AMG510,中文名为索托拉西布。目前AMG510批准的唯一适应症是KRAS基因G12C位点阳性的NSCLC,且经历过至少一种系统治疗。

CodeBreak100临床研究试验,证实了AMG510的疗效

在CodeBreak 100的一项II期临床研究试验中[3],纳入了124名KRAS基因G12C位点突变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NSCLC患者。纳入研究的患者至少经历过一次全身系统性治疗后病情进展,入组后给予AMG510 960mg,36%的患者肿瘤明显缩小并达到临床部分缓解;58% 的患者治疗有效应答已经超过6个月;临床部分缓解患者的中位无进展生存期(PFS)为10.9个月,稳定期患者的PFS也达到了4个月。

基于上述有前景的临床数据,AMG510的审批得到了FDA的支持并加快进行。同时,FDA也批准了KRAS基因G12C位点试剂盒,该试剂盒通过检验患者血液样本以检测是否存在KRAS突变。

亚组分析表明所有患者群体均可从中获益

在2021年的ASCO会议上,宣布发表了关于AMG510的研究结果[4]。研究对该药的疗效以及患者基因突变情况进行了比较分析,以此判断基因表达突变出现频率是否影响AMG150的疗效。患者使用AMG510进行有效治疗期间,通过第二代基因测序技术对KRAS基因G12C位点的突变信息进行分析处理,包含基因突变频率(MAF)、肿瘤组织突变负荷(TMB)等。结果表明,在AMG510治疗期间,任何亚组均可获得理想的有效缓解率。TP53基因和STK11基因的共突变不影响患者从AMG510的治疗中获益。TMB与治疗应答率无关,KRAS基因G12C位点的MAF也与治疗应答率无关。

AMG510的安全性及用药注意事项

AMG510具有较高的安全性。NSCLC患者治疗相关不良事件发生率为35.3% 。在推荐剂量范围内副作用低,无严重和致命的治疗相关不良事件,无患者因不良事件而停止治疗。AMG510的主要副作用为腹泻、肌肉骨骼疼痛、恶心、疲劳、肝脏损伤和咳嗽。

FDA也给出了用药指导建议:

1. 如果患者出现间质性肺炎症状需要立即停药,如果患者确诊为间质性肺炎则需要永久停药。

2. 使用前应进行肝功能检查,如发生肝损伤应停用。

3.在使用该药期间,不宜使用抗酸剂及影响肝脏药物代谢的相关药物,即尽量不服用中药。

AMG510上市情况及价格

2021年5月28日,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已加快AMG510审批,用于治疗患有基于G12C位点的KRAS基因突变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NSCLC成年患者,这些患者以前至少接受过一次系统性治疗。这是世界上第一个被批准的针对KRAS突变的药物。遗憾的是,该药至今尚未在中国大陆及港澳台地区获批,国内KRAS突变患者获取该药受限,实属惋惜。

AMG510目前出仿制药物巴拉圭博克龙药厂,价格远低于原研药。

期待AMG510与多种药物的强强联合

多种肿瘤均可发生KRAS基因突变,而且突变率较高。AMG510药物已经获得批准在美国上市,打破了多年来KRAS基因突变型NSCLC患者无药可医的局面,为抗击癌症开辟了更多的可能性。相信在不久的将来,AMG510将在更多的国家与地区上市,且可能与多种药物联合进行治疗。例如,与化疗或免疫治疗的间质疗法,或肺癌的辅助或新辅助治疗。NSCLC患者的存活率将会大大提高。从无到有是最难得的,但笔者相信未来将会有更多优秀药物问世。

参考文献

[1] Aine, M., Eriksson, P., Liedberg, F., Sjo¨ dahl, G., and Ho¨ glund, M. (2015). Biological determinants of bladder cancer gene expression subtypes. Sci. Rep.5, 10957.

[2] Akbani, R., Ng, P.K., Werner, H.M., Shahmoradgoli, M., Zhang, F., Ju, Z., Liu,W., Yang, J.Y., Yoshihara, K., Li, J., et al. (2014). A pan-cancer proteomicperspective on The Cancer Genome Atlas. Nat. Commun. 5, 3887.

[3] Al-Ahmadie, H.A., Iyer, G., Lee, B.H., Scott, S.N., Mehra, R., Bagrodia, A., Jordan, E.J., Gao, S.P., Ramirez, R., Cha, E.K., et al. (2016). Frequent somaticCDH1 loss-of-function mutations in plasmacytoid variant bladder cancer.Nat. Genet. 48, 356–358.

[4] Alexandrov, L.B., Nik-Zainal, S., Wedge, D.C., Aparicio, S.A., Behjati, S., Biankin, A.V., Bignell, G.R., Bolli, N., Borg, A., B rresen-Dale, A.L., et al.; AustralianPancreatic Cancer Genome Initiative; ICGC Breast Cancer Consortium; ICGCMMML-Seq Consortium; ICGC PedBrain (2013). Signatures of mutational processes in human cancer. Nature 500, 415–421.

大爱无疆

抵抗病魔

上一篇:成长|马伊琍:养一个懂事的孩子可能是父母最大的失败!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

  • 摩羯座的转变

    之前跟摩羯男的关係有一点微微低潮,最近刚好两个人在未来準备的工作领域上很相似,所以互动上面我们多了不少对于工作的看法跟互相推荐手上的工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