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洋淀上的“80后”女工程师:家庭工作都有爱

来源:中国新闻网

中新网天津5月13日电题:白洋淀上的“80后”女工程师:家庭工作都有爱

作者:王在御

“妈妈,您今天怎么不用加班呀?”今天是国际家庭日,田会静正在家中陪伴亲人,看着身旁已经11岁的小红(化名),想起这十多年间,自己好像很少有时间能像现在这样陪伴孩子。

田会静和她的爱人秦亮,是中交天津航道局(简称天航局)的一对模范夫妻,二人在天津大学相识相知相爱。丈夫秦亮是天航局科数部经理,参与了国内多项大型水利工程,以及国内最大的耙吸船“通途”轮的设计建造,和被称为“国之重器”的重型绞吸船“天鲸号”“天鲲号”的调试升级等工作,是目前为止中国疏浚史上最大项目的总工程师。

田会静(中)与同事在某项目施工现场 受访者供图

而妻子田会静是天航局生态环保院副总工,2017年被选入白洋淀治理规划“专家营”,入驻国谊宾馆参与雄安新区规划编制工作。通过连续百日的高强度封闭,她带领团队攻克数十项难题,为“华北明珠”交出了满意答卷。

他们夫妻二人,一人“挖沙”、一人“治水”,把蔚蓝还给了海洋,把透明留给了河湖,为祖国贡献了青春、留下了汗水。但不管对工作有多么的热爱,家庭始终是他们守护的心田。

一次突然的不辞而别

谈起家庭,田会静说:“因为工作原因,我和秦亮经常出差,小红上幼儿园的时候,我一年大概要出差3个月左右,但我每次出差孩子都不会哭,都能很好地沟通。”当时出差时间较短,但频率很高,因此小红每次都会认真地询问她具体几点回家,希望能够第一时间看见妈妈的身影。

“直到有一次,小红还是哭了,抓着我的行李箱不让我走。”

当时田会静正在北京出差,本以为只是和往常一样三天就回来,可中途领导说要派她参加白洋淀生态环境治理和保护规划工作,这一去就要三个月。

由于时间紧、任务重,田会静当天晚上11点从北京回到位于天津滨海新区的家中收拾行李,此时小红已经熟睡,她不忍叫醒孩子,在收拾完行李之后,于转天早上赶第一班高铁,离开了天津。

小红以为妈妈过几天就会回来,乖乖在家等着,可这一等就是三个月。孩子想父母了,往往不会直接表达,而是以宣泄情绪的方式表现。每当回想起这些,田会静都感到有些愧疚。

守护孩子的小夜灯

有一次,奶奶哄小红睡觉,一盏小夜灯在孩子的床边放着,孩子问奶奶:“奶奶您看这个小夜灯,像不像妈妈正在看着我。”奶奶顿时感觉一股心酸,随后将此事告诉了田会静。

从那以后,田会静渐渐明白了,孩子虽然言语上很少说,但是心里非常想她,表达的方式也很委婉。现在,田会静主要做数字化技术研究,出差的时间相比之前少了很多,家庭和工作也能平衡了。成为女强人本不是她的初衷,但是工作职责所在,该拼就得拼,该干就得干。10年的时间,孩子看到了父母拼搏、进取的过程,也在慢慢塑造着自己幼小的心灵。

以身作则的陪伴

回忆起自己的童年,田会静表示,“小时候我自己带着钥匙,每天放学回家以后,父母还没到家,于是自己开始做饭,等饭菜做好了,父母也回来了。”看到父母工作一天疲惫的样子,田会静感觉自己应该做点什么,替父母分担一些生活压力。

那时候,田会静的父母工作都很忙,没有多余的时间照顾她,那一代的教育都体现在行动上。田会静说:“当年父母用行动影响了我,让我懂得勤劳与拼搏,现在我也用行动唤醒孩子,我感觉到她是理解我们的,而我们也会做的更好,多陪伴她成长。”

小红一年级的时候,田会静一年有200多天在外面出差,回家管孩子的时间很短,因此对小红要求比较严格。但孩子明显不喜欢这样的教育方式,可她不会直接反抗,而是选择默默的反馈。父母让小红写作业,她会写,但是不好好写,5分钟的题她要写半个小时,能写对的题也要写错两道,对于她这种表现,田会静也很生气,问她为什么总是这么马马虎虎,没想到孩子回答到:“我是故意写错的,我就是以这种方式告诉你,我不想写。”

“这样管教孩子,并不会使孩子良性成长。”于是田会静改变了教育方式,降低对成绩的要求,以培养性格和价值观为主,从而让孩子自己感受学习本身的乐趣。

自律本质上也是一种天赋,现在国家在提倡“双减”,每个孩子都应该有权利选择自己的成长方向。而自我约束,自我判断的前提是父母以身作则,从父母的身上学习,并且做出自己认可的判断。这样孩子的成长才会充实且快乐。

“我和爱人借鉴自己的成长经历,用以身作则的方式培养下一代,用10年的时间延续了家风,在工作和家庭中找到平衡点,这样才能更好地继续参与到祖国的建设中去。”田会静说。(完)

上一篇:孝敬父母与关爱子女有关论述之十二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