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封控后,他们为50名眼癌患儿打通一条“复查路”

*仅供医学专业人士阅读参考

从保命到保住视力的医学努力

撰文 | 燕小六

来源 | “医学界”公众号

“能不能等?等得起吗?”上海本轮疫情暴发后,数十名川蜀父母不停自问。

他们有同一个必须尽快去上海的理由:孩子在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新华医院(以下简称上海新华医院),被确诊为视网膜母细胞瘤(RB)。这是一种特殊的、小儿眼部最常见的恶性肿瘤,复发、全身转移率很高,治疗要与时间赛跑。

这些孩子大多已完成前期治疗,但每1-2个月需复查1次,以尽快发现、处理新发病灶。

广女士的儿子亮亮本该在3月复查。其赴沪之旅拖了近1个月,仍未成行。

广女士说自己心态还好,可总是有些急的。“我的孩子情况稳定。同期治疗的其他孩子有复发或转移,我们没有。然而,疾病是说不准的。”

转机出现在4月中。广女士等人从病友微信群获悉,上海新华医院和山东淄博某医院达成合作,当地数十名患儿会转到淄博复查。

“西南地区能不能也有个点?”微信群中,川蜀父母们问道。

四川省人民医院眼科通过远程5G视频连线上海新华医院,共同商讨下一步治疗方案。/受访者提供

因疫而断的复查路

2020年9月,亮亮1岁半。有一天,孩子爸爸发现,亮亮的一只眼睛很像“猫眼”,瞳孔亮晶晶的,有闪烁的白色光斑。这在医学上称为“白瞳”,是RB的典型症状。

“孩子还这么小,怎么会得癌呢?”这是很多患儿父母共同的疑惑。

“RB好发于3岁以下婴幼儿。95%的孩子都是在5岁前发病。”四川省人民医院眼科主任医师钟捷告诉“医学界”,RB发病率堪称“罕见”,每1.5万到2万个新生儿中才有1例。

亮亮在上海的治疗过程很顺利。广女士发现,病房里都是婴幼儿,最小的才三四个月龄。“孩子太小、配合度低,每次治疗、复查都要全麻,得禁水禁食好几个小时。治疗后也要4小时不吃不喝。新华医院开了绿色通道,流程安排得很紧凑。孩子少受很多苦。”

2020年9-12月,亮亮完成4次眼动脉介入灌注化疗(IAC)。此后,因病情稳定,其复查间隔被拉长到每10周1次。直到今年3月,复查因疫中断。

焦灼等待复查的,还有四川杨女士和儿子邱邱。

今年2岁5个月的邱邱于2021年10月,被确诊RB。“(当时)发现他的黑眼珠上有个白点。”杨女士回忆,为了保眼球,她们来到上海新华医院治疗。

目前,邱邱正处于关键的术后早期。“本来是每4周,飞一次上海复查。有疫情去不了了。我们当时就很着急。”杨女士说。

4月中旬,大家等到了好消息。

“新华医院医生在病友微信群宣布,已经联系到四川省人民医院眼科,可以安排孩子们在本地复查。新华医生们将在线‘会诊’,全程不脱离诊疗。大家马上就同意了。”广女士说。

钟捷告诉“医学界”,计划接收40-50名RB患儿。截至5月7日,3批次、30余名患儿已完成复查。其中最小的仅11月龄,最大的6岁,平均年龄在3岁左右。

钟捷医生在暗室中为患儿做检查。/受访者提供

省人民医院眼科的常规工作日工作已经饱和。钟捷和同事们讨论后,决定把这批RB患儿都安排在周末。前期完成麻醉评估等工作,孩子们当天一早到医院,下午就能查完、出院回家。

钟捷指出,接手患儿中,90%以上已完成3-4次的介入治疗,有2-3例需要省人民医院继续常规化疗。“家长来时,随身带着患儿的前期诊疗记录。检查过程中,我们与新华医院实时视频连线,在线对比近两次检查结果,共同商讨下一步方案。”

前不久,亮亮和邱邱的复查都续上了。这比原计划晚了两周有余。“好在结果不错。”广女士松了一口气。

右眼视网膜母细胞瘤患儿经3次介入治疗后,病灶明显缩小。/受访者提供

“兜了一圈,回来了”

钟捷细看患儿资料,发现不少孩子的诊疗之路,走得很波折。

比如邱邱,跟着妈妈在四川省内、辗转过多家医院。

亮亮则在全家人陪伴下,从县医院一级级往上转,在四川省知名大三甲医院排了几天队、仍等不到检查。后来,在四川省人民医院眼科得到确诊,再被转介到上海治疗。

“有好几个患儿都是在我们这里确诊,再转出的。兜了一圈,他们回到省人民。”钟捷说。

回忆当年转诊病人,他承认有点遗憾。

四川省人民医院眼科在西南地区的口碑非常好,是四川省首批甲级重点学科,也是四川省眼病防治中心。科室设有白内障、视光、眼底病、青光眼、眼表疾病等多个亚专业组,常规开展国际国内先进的眼科手术和治疗。

钟捷是眼底病组带头人。2008年,他和团队在西南地区率先开展早产儿视网膜病变治疗。

近年来,针对早产儿视网膜病变、遗传家族性渗出性玻璃体视网膜病变、持续胚胎血管症等疑难眼病,钟捷和团队都能成功治疗。

视网膜母细胞瘤一度是个“例外”。钟捷和团队成员能诊断,但遇到符合保眼指征的患儿,大多会转去上海。

钟捷坦言,核心原因是RB治疗难度大、风险高。“前期准备还不够踏实时,我们不想开展。”

全麻状态下,眼科董文韬医生为患儿做眼底检查。/受访者提供

他介绍,RB治疗方法包括IAC、全身静脉化疗、玻璃体腔化疗、激光冷冻、眼球摘除术等。

过往的常规治疗方法是先通过全身静脉化疗缩小瘤体,再通过局部治疗——如激光、冷冻——根除肿瘤。这样治的全身副作用大,会造成骨髓抑制等。不少患儿吃尽苦头,最终结局仍是丧失视力、摘除眼球。

近年来,IAC成为治疗RB的首选治疗方案。它是用超细导管通过颈内动脉进入患侧眼动脉,用推注的方法灌注化疗药物等,以“毒死”肿瘤。

这能增加肿瘤局部的药物浓度,全身毒副作用小。相对于传统外科手术“去肉剔骨”,内科放化疗“杀敌一千,自损八百”,IAC可谓是绿色微创。

一般,3-5次IAC治疗后,瘤体可以明显缩小。后续若观察到癌细胞扩散至玻璃体腔,可以再进行针对性抗癌药物注射。

有数据显示,IAC治疗针对晚期RB的保眼率,能达70%。保住眼球,未来才有可能让孩子们恢复视力。

但IAC治疗必须依靠多学科合作。

颈内动脉到眼动脉是个直角,导管伸进去后很难拐弯。操作稍有不慎,就可能导致血管破裂、痉挛。此时需要神经外科规划好路线,确保导管顺利抵达。

同时,患儿大多年幼。肿瘤科和儿科也要参与,钻研药物配比、计算给药剂量,平衡保眼和保命的关系。

“能顺利开展IAC的医疗团队,一定是多个学科都条件成熟。”钟捷说。

2022年1月7日,四川省人民医院罕见病视网膜母细胞瘤多学科团队合作,成功完成该院首例IAC治疗。眼科、神经外科介入组、肿瘤科、儿科都参与其中。

为了这一天,钟捷等人筹备多年。期间,医院先后派出眼科董文韬和神经外科程美雄等年青骨干医师,到上海新华医院当学徒。两位年轻医生带回来整套IAC治疗的SOP,在内部分享中,还着重讲述了自己碰到的各种意外。

“医学界”从上海新华医院侧面了解到,此次选择将RB患儿复查放在省人民,除了西南片区患儿数量多、需求紧迫外,也是因为两家医院有很多学术交流,“我们非常清楚省人民医院的检查设备齐全,治疗技术好。”

神经外科介入组程美雄医生在为患儿做介入治疗。/受访者提供

攻克技术难关后,还要学习综合管理能力

“一点没有顾虑。”钟捷说,和新华沟通接受患儿时,自己的第一反应是“这是好事”。

从患儿层面,钟捷觉得必须接,且越快越好。救死扶伤是医生的天职。

从医院和科室层面,这更是非常好的学习和积累经验的过程。“我们攻克了技术上的难关,但仍需像新华医院学习综合管理能力,尤其是长期随访、病情管理等。”

根据《儿童视网膜母细胞瘤诊疗规范(2019年版)》,双眼RB患儿每3-4周复查至少3次无活性肿瘤,可调整为每6-8周复查至3岁,此后每4-6月复查至10岁。若是单眼患儿,从每6-8周复查一次,过渡到4-6月复查一次,至10岁。

钟捷指出,在复查过程中,若有治疗需求,家长可以在四川省人民医院进行,也可以选择回上海新华医院。“我和一个家长聊过。对方说,如果省人民治得好,肯定是想留在省内的。”

杨女士表示,过往去上海复查,需要2个大人带个孩子,飞机票、住宿、吃饭,加上复查费,至少要花七八千。这一次在四川省人民医院看,费用省了大半。

也有家长还在考虑。“省人民的医生很好,沟通交流都很顺畅,查得也很细致。可能是因为接诊孩子数量少,其操作流程和上海不太一样。”广女士告诉“医学界”。

“通过本次接手患儿,或许能把我们拥有IAC技术、治疗RB的品牌打出去。接诊更多患儿后,我们会越来越好。”钟捷说。

来源:医学界

责编:田为

校对:臧恒佳

上一篇:螃蟹 3 个部位不能吃,3 个部位别扔!真人演示,一看就明白!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