雇主患病双亡,6旬保姆乞讨抚养孩子13年,始终不忍心把孩子送人

谈及自己与优优的相识过程,赵月兰至今觉得这是天定的缘分。原本自己只希望当个保姆,挣个小钱改善生活,现如今,无偿抚养优优已经十几年,赵月兰并不觉得自己从中亏损了什么。相反,可爱的优优成为了她孤独的退休生活中的一抹亮色,拯救了她寂寥的岁月。

对于优优来说,自有记忆起,赵月兰就是他最爱的奶奶。命运将不公与悲剧降临在他与他父母身上,如果没有奶奶赵月兰,作为孤儿的优优生活难以为继,甚至会丧生在6岁的高烧中。

63岁的赵月兰与13岁的优优,成为了对方生命中的救赎,在感觉无法坚持的岁月中,赵月兰都会跟自己说——只要人还活着,就有希望。

赵月兰于1958年出生于南昌,和很多普通人一样,她的人生虽然没有大富大贵,也总算家庭美满,生活幸福。

劳碌了大半辈子之后,赵月兰以为自己终于可以退休享受生活时,丈夫的去世让她失去了生活的寄托。没有了与自己相伴大半辈子的人,赵月兰失去了依靠与可以诉苦的地方,尽管如此,她不敢停下脚步。赵月兰收起软弱和泪水,拿着微薄的退休金供养女儿,继续学业。

然而,每月700元的退休金并不足以支持上初中的女儿的需求和自身的生活,为此,赵月兰开始想起了挣钱的法子。

2008年,在好心人的建议下,赵月兰选择利用自身的母性特质——给别人当保姆。与寻常到雇主家照顾雇主一家饮食起居的保姆不同的是,赵月兰的工作无需奔走,只需要在家里照看雇主送来的孩子即可。

虽然省了很多工夫,工钱也相对较低,每个孩子每月收取一千元左右。好在赵月兰可以同时照顾几个孩子,收好几家人的工钱,收入也逐渐宽裕起来。

赵月兰并不是唯利是图的人,在照看几个孩子的过程中,她也投入了不少心血和感情,其中,最小的一个孩子优优,不过才半岁,赵月兰却与他最为投缘。

第一次见面时,这个软乎乎的孩子,用嗲嗲的声音喊着赵月兰奶奶,赵月兰一下子就被俘虏了。在优优身上,赵月兰投入了最多的精力,原本只想挣钱的赵月兰,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把优优当作了自己的亲孙子。

优优的爸爸是一个送货员,妈妈是超市的售货员。夫妻二人不过是普通的工薪阶层,每月花费近一千元托人照看孩子,对这个家庭来说已经是一笔巨大的开销。考虑到夫妻俩都忙于工作,没有时间,为了维护优优的安全,他们只能出此下策。

没想到,赵月兰照看优优的第一个月,工钱就没收回来,一千元的佣金只收回了一半。赵月兰没有当一回事,不过是几百块,或许是优优的父母有一时之急,又看在优优与自己投缘的份上,赵月兰选择继续为他们照看下去。

不过,赵月兰的宽容并没有换来相应的报酬,接下来几个月,优优父母给的佣金是越来越少,有时候几百元甚至都要分开几次给。

旁人都说,优优父母分明是看赵月兰心地好,想占便宜,赵月兰并非没有介怀过。可当想到优优甜美的笑容和那对因疲惫导致眼窝深陷的夫妻时,赵月兰还是选择了隐忍不发,默默地当好优优奶奶的角色。

转眼之间,这样的时光过去了两年,赵月兰身上因年纪大而产生的不适逐渐显露。2010年,赵月兰刚刚哄完孩子们睡觉,正准备搞卫生时,忽然眼前一黑,倒在了地上。

家里全是孩子,孩子们面对倒地不起的赵月兰奶奶显得慌乱不已,直到赵月兰的女儿回家时,才发现昏迷多时的妈妈。

送医院抢救过后,赵月兰终于苏醒过来,看见身旁泣不成声的女儿,赵月兰心下明白了一大半,开始冷静地聆听医生的汇报。医生表示,赵月兰的心脏已经无法承受过分操劳,“搭桥手术”刻不容缓,花费大概2.5万元。

赵月兰的生活才刚刚改善,现如今要她拿出2.5万元进行手术,平时省吃俭用的她是无论如何都不愿意的。

赵月兰认为,自己已经年过半百,这些钱花在自己身上,就算活下去也不能活太久,何必呢。

与女儿争执了许久后,她们决定每人退一步:赵月兰可以不进行手术,但是,要将所有孩子送回雇主家,不可以再操劳。

赵月兰的保姆生涯戛然而止,孩子们被悉数送回了家,所有家长听闻了赵月兰的经历后,都表示理解。唯有优优的父母,表现出对赵月兰的不舍与关心,无论赵月兰如何拒绝,他们都坚持要到赵月兰家中去照顾优优。

在过去的两年时间中,优优的父亲一直怀揣着深深的内疚,赵月兰没有办法凑足手术费,也有他没有按时给佣金的缘故,现如今,赵月兰拒绝手术,他言辞恳恳地对赵月兰说:“就算到处借钱,也要给你把手术费凑足了!”

待赵月兰出院后,优优爸爸亲自接送,将她背上楼,又叫来了优优妈妈,给行动不便的赵月兰做饭吃。在赵月兰康复的时光内,夫妻二人就像孝顺的儿子和媳妇与慈祥的老母亲,居然有了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氛围。

赵月兰不敢忘记优优父母的付出,她深知这对夫妻俩的日夜照顾就意味着他们在这一段时间内都无法工作、挣取收入。为了报答这份恩情,赵月兰最好的做法就是替他们免除后顾之忧:免费照顾优优。

虽然失去了工作,日子要回归以前的拮据,但不一样的是,生活中多了一个孩子,就是增添了一份精气神,赵月兰感觉自己正在逐渐好起来。

然而,这样美好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多久,优优父母的再次造访,敲开了苦难的门。

赵月兰仍旧记得那天优优父母的样子,蓬头垢面,风尘仆仆,急切和哀求的神情让她惊讶。将夫妻俩迎入室内,细问下才知道,优优的妈妈患上了心脏病,失去了工作,两人倾尽所有治病,以致于没有钱交房租,被房东赶了出来。

无家可归的时候,他们想到了这个善良慈善的老太太,没有多想就登门了。赵月兰有点为难,比起优优父母,自己虽然有容身之处,但是,两室一厅的小房子怎么能容下两个家、五个人呢。

在挣扎的时候,赵月兰想起了优优爸爸将自己背上背下的情景,当时他也非常拮据,生活并不比赵月兰好多少,却坚持舍下工作,和妻子一起来照顾自己,现在自己不过是让出一间房,有何不可。

随后,优优的父母在赵月兰家中安置下来,赵月兰的女儿看见家中多出了几个人,原来也是非常不满的,当得知两人是优优的父母后,也将这份不满转化为理解,开始接受这一家五口的生活。

优优的家庭,现在全靠优优父亲坚持下去,常年的劳碌也让他的身体也开始出现问题。为了让妻子安心,优优的爸爸将这种痛苦隐忍在心里,继续坚持高劳动的工作。

遗憾的是,命运并不打算放过这一家人,优优爸爸的坚持并没有换来夙愿达成,在2013年12月,优优的妈妈悄然去世,留下丈夫和儿子相依为命。

没有了妻子,还有一个儿子,无论如何,优优爸都不应该意志消沉下去,可是,身体的不适不断加剧,一纸癌症诊断书直接将他打进了地狱。

此刻,优优爸知道,这个家在为优优妈治病时已经散了,现如今,自己的患病就犹如雪上加霜,再也没有治疗的必要。接下来的日子,他将静静地等待死亡,争取时间和优优多相处。

这一纸诊断书将两家人紧紧拴在一起,赵月兰得知优优爸患病后就知悉养家的责任再次落在了自己身上,在此刻,她已经将优优当作了自己的亲孙子,将优优爸当成了自己的孩子。

因此,在2016年优优爸离去时,赵月兰即便领着每个月700元的退休金,也不愿意将这个与自己没有亲缘的孩子送人,她发誓,必定会继续养育优优,直到他长大成人。

赵月兰的想法终究是过分天真,优优的成长之路并没有想象中的顺畅。2015年,他忽然高烧不退,着急的赵月兰将他送往医院后,得知其患上了幼年特发性关节炎。

患有此病的孩子,需要终身吃药,尽管如此也未必能完全康复。赵月兰望着这个可怜的孙子,她决定散尽家财,也要赌上一回,将所有的钱都拿了出来买药。

优优的药非常昂贵,仅仅是买了几次,赵月兰就没有了钱。走投无路的她,将目光放在了女儿的彩礼钱上,按规矩,这一笔钱应该在大婚当日还给女婿。可是,赵月兰的私自挪用,让女儿和女婿大吵了一架,除此以外,优优的病没有任何的好转。

实际上,在此之前,赵月兰并非没有想过求助优优的亲奶奶、亲姥爷,可优优的父母不过是他们的继子继女,优优在他们眼里更什么都不是。

此后,无可奈何的赵月兰决定乞讨,一分一毫地将优优的药钱讨回来,赵月兰的举动引发了不少人的关注,当得知她的伟大之举时,人们毫不吝啬自己的善意,助赵月兰和优优度过难关。

直到目前为止,赵月兰已经抚养了优优13年,他已经成长为阳光、优秀的孩子,从表面上根本看不出其曾经有过的残酷经历,他倔强且顽强,值得赵月兰的辛苦与付出。

文章的最后,相信他们的日子会像他们的生活态度一样,越来越美好灿烂。

上一篇:济南艾玛妇产医院坐月子 多学科专家团队 保驾护航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

  • 朋友偷吃

    如题 最近常来朋友家玩 发现沙发上有几根金色的长髮 没意外他女朋友是黑髮且家管严 又因为疫情关係几乎不可能出门 作为他最好的朋友我应该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