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岁大学毕业,曾被父亲鹰式教育,“脑瘫天才”何宜德现状如何?

“现阶段的我,可能不明白爸爸这样做的原因,或许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才能明白爸爸给予我的一切有用的东西。我无法决定我想要什么,但是,爸爸能知道未来的我需要的是什么。”一次采访中, 何宜德举着话筒一字一句地说出这段话,从这番话当中也能看出,年仅11岁的他,就拥有了与同龄人不一样的成熟。

一、“鹰式教育”

2008年2月11日,何宜德出生,不过,由于他是早产儿,医生判断他未来可能会患脑瘫,因为早产儿在母体内还没有发育完全,过早的出生是对大脑发育的一个严重影响。

听此,身为父亲的何烈胜仿佛受到晴天霹雳一样,无法接受这个事情。后来,何烈胜道听途说了很多拯救脑瘫婴儿的方法,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让孩子一直动脑,不要让大脑“冷冻”,“冷冻”的大脑会逐渐丧失思考的能力,然后一步一步走向脑瘫。

基于如此,为了不让何宜德成为脑瘫,何烈胜给他制定了一个详略的计划,让他生命里的每一天都充斥着坚实,每一天都要多动用脑力保持状态。

因此,何宜德刚从保温箱出来没多久,何烈胜就把何宜德送去游泳,培养孩子四肢滑动的能力。这个时候的何宜德才出生没多久,对水特别亲切,能很好地融于水,一在水中就自动张开四肢笑呵呵地游动。

2012年上半年初,网上一段视频意外走红,视频里是3岁的何宜德全身上下就穿着一条内裤在冰天雪地里跑步,小小的身体被冻得通红,两只小手握在一起不停地摩擦。

“爸爸,我不想跑了。抱抱我。”视频里小何宜德对着摄像头喊着。

“继续继续!加油!”而何烈胜无动于衷,继续带着何宜德奔跑。

这段视频让众人议论纷纷,认为何烈胜是在虐待自己的孩子。一时间,铺天盖地的指责声都传向何烈胜,无奈之下,何烈胜才做出解释,道明这个视频只是他记录自己孩子生命的过程,让何宜德在雪地里赤裸奔跑是为了锻炼孩子的抗冻能力,不至于未来有一天忍受不了寒冬。

起初,何烈胜的做法还只是为了不让何宜德成为脑瘫儿童,到后来,逐渐锻炼何宜德的过程中,身为父亲的他仿佛进入了某种迷障。

在这段赤裸冬跑后没多久,何烈胜就开始让何宜德拉练,从一公里到五公里,期间何宜德是怎样坚持下来的我们无从得知。

2013年夏天,5岁的何宜德开始学开飞机,秋季就已经可以独自开飞机绕一个大圈子。这个也是有视频为依据的,对此,人们纷纷惊呼何宜德的厉害和勇敢。

2015年,7岁的何宜德写下人生的第一本书:《自传》。尽管文字还稍显稚嫩,但是,对于这个年纪的孩子来说,能写出这样一本书显然已经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凭借这本自传,何宜德成为了全国最小的作家,创造了属于他的历史。

2019年,何宜德11岁了。这一年的12月,他成功通过自考拿到了南京大学的毕业证。这条消息一出,何宜德顿时陷入舆论的风波,面对舆论,父亲何烈胜只是将何宜德在备考期间做的题、时间安排表以及成绩单“晒”了出来。

何宜德每天早上六点就要起床大声朗读,一日之计在于晨,而他的父亲则很好地利用了这段时间。在此期间,多次何宜德根本起不来,然而,何烈胜根本不理会,强硬地把何宜德从床上拉起来去洗漱,洗漱时的何宜德眼泪充盈着整个眼眶。洗漱过后他要去晨跑,锻炼和学习交融才能有好的结果,何烈胜如此说道。

一切准备就绪后,何宜德便开始了自己“沉浸式学习”的一整天。何烈胜虽然对儿子很严厉,但是,对自己也同样如此,儿子在旁边学习自考科目,而他就在旁边看各种金融的书籍,他是一个企业家,除了做好一个董事长管理好公司之外,他也要做一个优秀的“鹰爸”。他提倡“鹰式教育”就是为不让孩子在父辈的羽翼下成长,要让孩子成为雏鹰起飞。

2020年,何宜德参加《最强大脑》,取得了良好的成绩,在一众成年人中脱颖而出,让人直呼神童。

继《最强大脑》之后,何宜德又参加了《我中国少年》,他的履历不可谓不耀眼,吸引了许多人的目光,对这位小小年纪的何宜德都赫然佩服。

二、“鸡式教育”

与何宜德的人生完全不同的是他的妹妹。由于何宜德即是家里的第一个孩子,又是儿子,他的教育权完全掌握在他父亲何烈胜手里,从何宜德生下来的那一刻,何烈胜就已经为这个孩子规划了一切。尽管何宜德的妈妈一点也不赞同何烈胜的教育方式,却毫无办法。

因此,何宜德妹妹出生之后,何宜德的妈妈据理力争,才得到了妹妹的教育权,她想:儿子已经没有了快乐的童年,身边没有一个可以说话的同龄人,甚至不知道童年是什么。女儿绝对不能成为第二个“何宜德”,身为母亲,她只希望自己的孩子健健康康平平安安地长大,无所谓一切。

然而,何烈胜则认为妻子这是“鸡式教育”,就像一个母鸡张开翅膀护住小鸡一样。在母亲怀抱里长大的小孩是没有出息的,只有被严格安排促进发展的“鹰式教育”,才能培养出一个完整、智慧、健康的好孩子。

两人的教育理念相悖,谁也阻挡不了对方。何宜德的母亲只能看着何宜德在爸爸的严厉教导下一天又一天长大,在此过程中,儿子何宜德的眼睛里渐渐地失去了那股“光芒”,他不知道自己的追求是什么,也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只是机械性地遵守爸爸的规则与计划。

与此同时,何宜德的妹妹在妈妈的呵护下从学前班开始到外面读书,身边的同龄小朋友很多,经常在一起玩,回到家还会给妈妈讲在学校里发生了什么故事,笑声经常传遍整个家里。

而在自己房间做题的何宜德,思绪却悄悄地飘走:如果我也能出去玩就好了,如果我也能跟妈妈一起聊天多好。

但是,何宜德的走神很快就被旁边的爸爸发现,立马斥责了何宜德。被斥责的何宜德立马低下头,拿起笔在草稿纸上写着一遍又一遍,又成为了那个“机械的何宜德”。

三、现实与质疑

尽管大部分人都不赞同何烈胜的“鹰式教育”,可是,何宜德取得的成果又是真实的,他丰富又超越常人的简历是他的的确确做到的事情,他的高智商,也是一个事实,他的一切都是凭借他自己做到的。

“本来我只是为了避免宜德成为一个脑瘫儿童,身为他的父亲,我必须要对自己的孩子负责。后来,在一次又一次的训练中,我渐渐发现了宜德的优越之处,他的智慧在一次一次的训练中被激发出来,自学课程里我常常只是给他提供了一个思路,他就会自己做了,甚至这类型的题都不需要再做第二遍。培养出何宜德我很骄傲,当然,我这样做也是为了孩子将来有更好的生活,有更高的追求。”何烈胜如此说道,他无谓于舆论的压力,只坚定于自己的目标,任何舆论都不能阻挡他对何宜德的培养。

那么,何宜德又会埋怨自己的父亲吗?在一次采访里,何宜德非常明确地表现了自己一点都不埋怨自己的父亲,虽然自己不能和妹妹那种拥有很快乐的童年,可他觉得自己的童年更有意义,他用十一年去学会了绝大部分人一生的事,在《最强大脑》里挤进前三名时,他是高兴的,在舞台上闪闪发光让他觉得人生非常有意义。未来他也会跟随着父亲的安排一步一步往上走,接下来的目标就是备考硕士和博士。

在舞台上的何宜德的确是开心的,回望他的节目,他总是笑着的,对一切都好像非常有把握,笑着眯起的眼睛仿佛能看到那股闪烁的光。

不理解父亲的做法没关系,努力的过程很累也没关系,因为何宜德有一个很好的结果,而这也不是他最终的结果,他还年轻,还有无限的结果,就如同那句话一样:前程似锦,未来可期。

父子俩一起打破外界的质疑,用他们的行动去向这个世界澄清所有质疑,未来还有很多时间,他们不急。或许,现实会昭告所有人,何烈胜的“鹰式教育”并没有错,他给了孩子一个非常有意义的童年,让他的孩子拥有无限的可能性。

2022年,何宜德刚刚迈入14岁,还在家学习,他的未来是怎样的呢?一起拭目以待。

上一篇:CAR-T疗法治实体瘤获取新突破!晚期肝癌患者治愈后生命得以延长!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