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80万人大样本研究:儿童感染新冠后肝脏损伤风险陡增

最近,英国、欧盟、美国、以色列和日本等地都报告了至少348例儿童不明原因严重急性肝炎。大多数患儿早期出现胃肠道症状,随后发展为黄疸,在某些情况下还会出现急性肝功能衰竭甚至死亡。令科学家困惑的是,这些患儿中未发现甲型、乙型、丙型、丁型和戊型肝炎病毒。

目前的数字可能只是冰山一角,因为许多国家刚开始加强对这种不明原因儿童急性肝炎病例的监测。

澎湃新闻5月15日报道了国际权威学术期刊《柳叶刀·胃肠病和肝病学》的研究,指出不明原因儿童急性肝炎或与新冠病毒超级抗原相关。值得注意的是,最近美国另一项样本量达到796369人的队列研究发现:10岁以下儿童在感染新冠后,相比感染其他呼吸道疾病的儿童肝损伤风险高出2倍以上。

上述研究来自美国的凯斯西储大学(CaseWesternReserveUniversity)医学院于当地时间5月14日刊登于医学预印本网站medRxiv上的论文。凯斯西储大学是获得联邦研究基金最多的15所私立大学之一,共培养了17位诺奖得主,该校生物医学工程全美排名第四。

研究者发现,与感染其他呼吸道感疾病的儿童相比,新冠感染儿童出现AST(天门冬氨酸转氨酶)或ALT(丙氨酸转氨酶)以及总胆红素升高的风险比显著提高。具体来说,出现AST或ALT升高风险比例是感染非新冠呼吸疾病患儿的2.52倍(95%置信区间或CI:2.03-3.12);出现总胆红素升高的风险比例是感染非新冠呼吸疾病患儿的3.35倍(95%CI:2.16-5.18)。ALT、AST和总胆红素是肝功能重要指标。

研究者表示,这些结果表明儿童在感染新冠后,存在急性和长期的肝脏后遗症,同时需要进一步调查以确认本研究中描述的COVID-19感染后相关肝损伤是否与目前不明原因儿童急性肝炎增加有关。

可查资料显示,临床上通过抽血化验检测肝功能的转氨酶主要有两种,分别是ALT和AST。ALT主要存在于细胞浆中,AST主要存在于细胞浆的线粒体中。当肝脏细胞损伤时ALT首先进入血中,当细胞严重损伤、危及线粒体时,AST也会进入血中。由于ALT、AST主要存在于肝细胞中,当其明显升高时常提示有肝损伤。通常来说,如果ALT血清值超过正常上限2—3倍,并持续两周以上,表明有肝胆疾病存在的可能。ALT的正常上限是40单位,2.5倍为100。急性肝炎时,如果AST升高幅度等于或大于ALT,即AST/ALT≥1时,常说明肝细胞损伤严重,病情相对较重。慢性肝炎ALT升高幅度不大,多在300单位以下。

总胆红素(total bilirubin,TBil)是直接胆红素和间接胆红素的总和。血清总胆红素的测定是肝、胆功能检查中的一项重要检测项目,能准确地反映黄疸的程度,对临床诊断隐性黄疸有重要意义。

研究者表示,之所以进行这项研究,是因为最近美国疾控中心(CDC)发布了一项不明原因儿童急性肝炎的全国性健康警报,引发了人们对新冠感染潜在后遗症的担忧。研究者对美国的全国患者电子健康记录(EHR)数据库进行了回顾性队列研究,主要收集了儿童感染新冠后的血清肝酶和胆红素升高风险数据。研究人群包括796369名1-10岁的儿童,其中245675名在2020年3月11日至2022年3月11日期间感染了新冠,550694名在同一时段内感染了非COVID的其他呼吸道疾病(ORI),后者是对照组。

研究者首先将样本中诊断为癌症、病毒性肝炎、α1-抗胰蛋白酶缺乏症和其他肝脏疾病的患者排除,然后将两个队列在年龄、种族、民族、儿科BMI、超重和肥胖方面进行了倾向得分匹配。研究使用风险比(HR)和95%置信区间比较了新冠患儿组和非新冠患儿组队列之间的肝损伤风险(具体选取了AST≥110或ALT≥100和血清总胆红素≥2的患儿)。以上数据分别采集自感染后1个月、3个月和6个月的报告。

经过筛选后,新冠患儿队列有245161名患者,对照组中也匹配了245161名患者。从感染确诊后1天到6个月,新冠患儿队列中有269名患者、非新冠呼吸疾病患儿队列中的121名患者出现肝功能损伤(AST≥110U/L或ALT≥100U/L)的情况,风险比例为2.52(95%CI:2.03-3.12)。新冠患儿组的79名患者和非新冠患儿组中的27名患者的血清总胆红素≥2mg/dL,风险比例为3.35(95%CI:2.16-5.18)。在1个月、3个月和6个月时的结果相似,这表明,感染新冠病毒的儿童与感染其他呼吸道感染的儿童相比,感染后1、3、6个月时AST或ALT和总胆红素升高的风险更高。这些结果表明儿童在感染新冠后会出现急性和长期肝脏后遗症,需要对儿童新冠感染后肝损伤后进行长期的临床关注。

英国是此次报告不明原因儿童急性肝炎病例最多的国家。英国卫生安全局(UKHSA)的调查信息显示:所有的患儿都进行了新冠的核酸检测,然而大部分患儿却没做血清学新冠检测。

值得注意的是,核酸检测只能确定患儿当时是否感染了新冠,而要看过往是否感染过新冠,则需要靠血清学检测。患儿还接受了腺病毒的全血检测。不过大部分患儿未做肝脏的活检。

在缺乏关键信息的情况下,英国卫生安全局便提出了以腺病毒为第一位的致病假说。英国卫生安全局还表示,英国的疫情防控可能造成部分幼儿与常见病原体的接触减少,导致其免疫系统的发育不同于新冠疫情前的同龄儿童,于是患儿被腺病毒轻而易举地击倒了。

该假说受到了医生和病毒学家的广泛质疑。其中的两大疑点:第一,为何英国患儿肝脏的活检没有发现腺病毒的包涵体;第二,患儿的腺病毒载量为何如此低,病毒样本都不足以做腺病毒全基因组检测。

上一篇:90后“摆烂式”育儿,谁先动谁就输了,孩子内心:你们90后真绝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

  • 政府机关的外包劳工

    我很纳闷!一打开新闻 台铁罢工,以前华航跟长荣也是有罢工过!,慢慢罢工也成为了,茶余饭后的话题!,不知道大家对于台电,发电厂罢工有没有想法..XD,我家人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