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MN骗局?号称在美完成全球最大规模人体临床,实为印度研究?

前两天,许多会员读者要求派派介绍一下最近刚刚发布一项NMN研究,号称是在美国完成的全球规模最大的NMN人体临床试验,结果显示他们家的NMN“可大大提高人体NAD+含量、增强人体体能、改善人的总体健康水平、改善人的生物年龄”。

图注:该公司官网

应读者要求,派派第一时间跟进,找到了这项研究的论文,花了生命中宝贵的30分钟仔细拜读之后,不禁拍案叫绝。派派也算是阅文无数,竟从未见过如此天马行空、充满想象力和创造力的论文。

奇文应共赏,今天就来八一八这篇拉动整个公司股价的研究,到底是真的有点东西,还是单纯的论文带货。

史上最省钱的NMN人体临床

该研究号称是一项随机、平行、双盲、安慰剂对照的人体临床试验,共80名受试者(45-60岁)随机分为四组,分别口服安慰剂、300mg、600mg和900mgNMN,持续60天[1]。

在第30天和60天时,研究人员会对血细胞中的NAD+水平、6分钟步行距离、生理年龄、衡量胰岛素抵抗的HOMA-IR指数进行测量,还要求受试者完成评估幸福感的SF-36调查问卷,最后对不同剂量NMN的安全性和耐受性进行了评估。

乍看起来研究设计得像模像样,仔细一看却满是槽点。

首先,研究中使用的NMN是150mg的胶囊,所以三个治疗组每天需要分别服用2、4、6个胶囊。一般的试验中为了确保双盲,可能会选择让所有人都吃6个胶囊,NMN和安慰剂掺在一起,真真假假分不清楚。

但在这项研究,研究人员却脑洞大开,干脆让对照组也分了三组,分别服用2、4、6个安慰剂胶囊。于是就出现了一种神奇的现象,虽然受试者不知道自己吃得到底是安慰剂还是NMN,但是却能猜测出服用剂量。

其次,说好的随机分组,对照组的平均年龄却和三个NMN组差了一大截,是最年轻的一组,对实验结果肯定会有影响,毕竟年龄越大NMN的抗衰效果就越显著。

在这样一项“随机”、“双盲”的人体临床试验中,检测结果如下:

No.1

NAD+水平

与对照组相比,60天治疗结束时300mg、600mg、900mg NMN组血细胞中的NAD+水分别提升了175.8%、470.3%、364.31%,表明NMN治疗能够有效提升NAD+水平,并且600mg毫克时效果最佳。

唯一可能存在的问题,大概是试验中NAD+的测量方式略显朴素,不是研究人员自己在实验室测量,而是从一家名为MyBioSource的公司买了商用的NAD+测量套装,价格也不贵,200多美元一套,至于测量结果的准确度,就见仁见智了。

No.2

6分钟步行距离测试

评估耐力和体力的6分钟步行距离测试显示,与基线时平均300米左右的步行距离相比,对照组和300mg组没有显著提升,600mg组步行距离提升了50.18%,900mg组则为48.49%,600mg组再次胜出。

需要注意的是,一般健康的中老年群体,6分钟步行距离多在380-732米之间,平均下来也有571米[2]。而本研究中招募的受试者,基线时平均步行距离最高的也仅为324米。究其原因,多半和试验没什么关系,大概是因为这届受试者是研究过最差的一届。

No.3

生理年龄

60天后,对照组的生理年龄有所增长,在短短60天内老了将近5岁。而NMN组中,300mg和900mg组生理年龄不降反升,但结果不具有统计学上的显著意义。唯一的亮点,也是生理年龄测试中唯一一个在统计学上达到显著水平的变化,是与对照组相比,600mg组的生理年龄降低了1岁左右。

研究中测试生理年龄的工具,不是当下最精准的Horvath甲基化时钟,也不是大家耳熟能详的PhenoAge时钟或GrimAge时钟,而是突破性地选择了一款小众时钟——Aging.Ai 3.0,只需在网站上输入身高、体重以及胆固醇、血红蛋白等19项指标数据,鼠标一点,立马就能给出预测的生理年龄,省时省力不花钱。

至于Aging.Ai 3.0预测的准确度,派派认为心诚则灵,只要你相信这个结果,它就是世界上最准确最好用的时钟。

图注:网站部分指标

图注:生理年龄预测结果

No.4

HOMA-IR指数

HOMA-IR指数是用于衡量胰岛素抵抗的指数,指数越高,说明胰岛素抵抗就越严重,会降低葡萄糖摄取和利用的效率。

结果显示,除了300mg组HOMA-IR指数几乎没有变化之外,其余组的胰岛素抵抗都出乎意料地增加了,好在不具有统计学上的显著意义

顺便一提,这里的HOMA-IR指数是用牛津大学开发的HOMA2计算器计算得出,下载后可免费试用。

No.5

SF-36调查问卷

衡量幸福感的SF-36调查问卷没有出岔子,NMN组的幸福感显著提升,并且不具有剂量依赖性,无论吃多吃少都能提升幸福感。

No.6

安全性和耐受性

在60天的试验中,出现了9例轻微或中度不良事件,其中6例来自对照组,3例来自300mg组,无严重不良事件,表明300mg、600mg、900mg剂量的NMN安全性和耐受性良好

印度人在印度完成的美国人体临床

除了研究过程和结果之外,场外的故事同样精彩。

论文中有这样一段话:

“本研究受Abinopharm赞助和部分资金支持,通讯作者是该公司CEO,参与了试验设计和论文撰写,但并没有参与数据收集、分析、解释。”

大白话就是,通讯作者是本研究的金主爸爸,他提了个想法,安排人把试验做了,然后本论文诞生了。

这个过程中不知道CEO哪根弦没搭对,自己身在美国,背靠中国总公司,却非要从印度找人做NMN研究。

整个团队中,通讯作者也是一作,从领英上的资料来看,他从2013年之后就是管理岗位,没有再做过试验。二作和三作是两个中国人,和Abinopharm有利益关系,对研究的贡献就是提供了NMN,可以说是纯属挂名。

真正负责做试验的,全都是印度人。论文中的试验地点,也白纸黑字地写着印度两个字,可以说这项人体临床是纯纯的印度血统。

一群印度人,受美国子公司的资助,在印度做了一项漏洞百出的NMN人体临床,最后被中国总公司拿来宣传,口口声声说是在美国做的试验,还拉动了股价上涨,这是怎样的黑色幽默,就算是为了论文带货也太拼了。

此外,某公司另一个宣传噱头“国际上对NMN最大的人体临床”,其实也不过是80人,与之前四五十人的临床研究相比,虽然规模更大,但是这点人数差也不足以带来什么颠覆性的区别。并且北京大学第三医院正在计划开展一项120人规模的NMN人体临床,似乎某公司这个“最大”的噱头很快就要被超越了。

派派撰写本文时,发现这篇原本发表在Preprints with The Lancet(《柳叶刀预印本》)上的论文,在某公司发出新闻稿宣传之前,就已经悄悄下架了。

一般论文下架是应作者、网站或专利持有者的要求,这篇论文为什么删除,某公司又是出于什么目的放出相关新闻稿,派派不知道,也不敢猜。

—— TIMEPIE ——

时光派致力于推动国人健康延寿20年,主页内有更多抗衰老科普内容,欢迎分享关注~如您对抗衰技术、手段和时光尺端粒检测技术有着好奇和疑问,欢迎问询助理V:timepie05

参考文献

[1] Yi, L., Tao, R., Lin, Z., Vaidya, A., Pendse, S., Thasma, S., ... & Kumbhar, V. The Efficacy and Safety of Β-Nicotinamide Mononucleotide (NMN) as Anti-Aging Supplementation in Healthy Middle-Aged and Older (40-65 Years Old) Adults: A Randomized, Multicenter, Double-Blind, Placebo-Controlled, Parallel-Group, Dose-Dependent Human Clinical Trial. Multicenter, Double-Blind, Placebo-Controlled, Parallel-Group, Dose-Dependent Human Clinical Trial.

[2] Casanova, C., Celli, B. R., Barria, P., Casas, A., Cote, C., De Torres, J. P., ... & Aguirre-Jaime, A. (2011). The 6-min walk distance in healthy subjects: reference standards from seven countries. European Respiratory Journal, 37(1), 150-156.

上一篇:这类人最高可领10万元 懒人包一次看「申请连结」在这里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