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年李敏前往天津看望贺子珍,贺子珍问的第一句话:爸爸身体好吗

前言

贺子珍一个人在异国他乡,常常会想起与毛主席在一起的日子。即便她知道主席已经与江青结婚,但她的心里始终只有一个毛泽东。

在她的情感世界里,容不下第二个人。但是,越是这样,她就越崩溃,越痛苦,总是做出一些奇怪的举动,引起人们的一些闲言碎语。

图丨贺子珍

贺子珍的做法甚至已经传到了延安,毛主席知道贺子珍的痛苦与寂寞,所以,她将女儿娇娇送到了苏联,陪伴贺子珍。

娇娇来到妈妈身边

和娇娇同行的,是几个比自己大的哥哥姐姐,他们也都是中央领导人的子女。

为了躲过国民党的眼睛,所以他们此次出行坐的是一架苏联的轰炸机,飞机到达兰州,然后在兰州换飞机到新疆,再从新疆换乘飞往莫斯科。

三个月后,他们终于到达了苏联。娇娇来苏联一事,贺子珍并不知情,直到一位老同志来通知她,她才半信半疑地来到共产国际办公楼东方部。

贺子珍一眼就认出了娇娇,她一把将孩子搂在怀中,眼泪止不住地往外流。娇娇怯怯地看着母亲,她能够感受到,母亲的拥抱是热烈的,是她从未感受过的浓浓的母爱。

图丨革命纪念馆对贺子珍的介绍

但后来娇娇有回忆过第一次见到母亲时的感受,首先从外貌穿着上,母亲跟延安的那些阿姨们并不相同,她烫着一头大卷,后来她才知道,那是苏联当时十分流行的大卷发。

穿着一个十分漂亮的裙子,和一双细细的高跟前,看上去风姿绰约,给人一种健康的、成熟的女性美。

再加上贺子珍满含忧伤的眼睛,看上去楚楚动人,显得别具风韵,清丽妩媚,一看就是一位有故事的女人。

娇娇的到来,对于贺子珍来说,就像是老天赠予她的“豪华大礼”,她太激动了,之前所经历的一切孤苦,都是值得的。

毛主席已经跟江青结婚,娇娇就是她唯一的亲骨肉了,她只有这一个“小棉袄”了,她将自己所有的爱都倾注在了女儿身上。

图丨贺子珍在井冈山

当时岸英和岸青也在苏联,他们得知娇娇妹妹的到来后,也十分激动,一到周末,便着急忙慌地来找妹妹玩,三个从未见过面的孩子,却玩的格外开心。

两个哥哥太喜欢这个小妹妹了,而娇娇也因为两个哥哥的到来,变得更开心了。而一旁的贺子珍,也被孩子们的这种欢乐的情绪所感染。

之后,岸英和岸青每周都来,而且,国际儿童院发了什么好吃的东西,他们都会一直攒着不吃,到周末了就拿回去给娇娇妹妹吃。

当时娇娇也在国际儿童院,所以同样地吃的她也有一份,但她总觉得,哥哥的那份更好吃。

每到周末,他们就坐在一起,一边吃好吃的,一边玩耍,他们玩得最多的就是纸牌,贺子珍也会参与其中,跟孩子们一起玩。

图丨换了装束的贺子珍

屋里时不时地传来哈哈大笑的声音,贺子珍太快乐了,她喜欢这种感觉,这是她感到最快乐的时候了,那些曾经让她痛苦不堪的记忆,在这一刻,全部抛在脑后。

当时这个临时组建起来的四口之家,也让很多共同留苏的战友感到替贺子珍开心,还曾多次向贺子珍表达过他们的羡慕之情。

娇娇在妈妈身边待的时间久了,她慢慢发现,好像他们从来不会提起一个人,那就是她的爸爸。这也让她一度以为,自己是没有爸爸的。

贺子珍还叮嘱娇娇:如果有人问你姓什么,你就说你姓贺。当时的娇娇还不懂这一切,其实贺子珍这样做,也是在保护娇娇。

首先,贺子珍与毛主席共同生活了这么多年,她从来没有以主席夫人自居过。其次,他不希望因为这些事情给异国的毛主席带来麻烦,让一些喜欢捕风捉影的人拿去作文章。第三,她担心娇娇的身份暴露,会影响她的安全。

图丨主席与贺子珍的井冈山八角楼故居

更何况,现在毛主席已经与江青结婚,跟自己也没有什么关系了,就更没有必要再提起这个人了。而且,如果娇娇知道了,一定会问她有关毛主席的问题,她不愿意在孩子面前说自己跟毛主席的那些事情。

毛岸英和毛岸青是知道他们的父亲毛主席的,但他们在很小的时候就离开了父亲,所以对于父亲的印象也不深。

虽说贺妈妈没有跟他们提起过主席,但苏联的叔叔阿姨们跟他们讲过,所以他们多少知道一些贺妈妈跟父亲的事情。

岸英从小就是个懂事的孩子,所以他为了不让贺妈妈伤心,他也从不主动在贺妈妈面前提起自己的父亲。贺妈妈对他们太好了,他们也是真心地希望贺妈妈开心。

但是,一场突如其来的战争,打破了贺子珍与孩子们的快乐时光。国际儿童院被搬到了伊万诺夫市,贺子珍原来所在的东方部教学的地方也并入了国际儿童院,她也转到这里工作。

图丨眉头紧锁的贺子珍与李敏在苏联合影

伊万诺夫市是一个十分寒冷的城市,即便你穿着又大又厚的长袄子,甚至是皮大衣,头顶着又厚又大的皮帽,你仍然能够感觉得到那种渗到骨子里的寒意。

自从搬到这里后,贺子珍“一家四口”的日子过的就更加辛苦了,她之前每个月70卢布的津贴已经停发,所有的生活用品供给也全都没有了。

每天只有300克又老又干的黑面包,咬都咬不动。但这些黑面包完全不够他们四个人吃,为了能够让孩子们吃饱,她经常饿得发昏。

这种感觉常常让她回想起当初和毛主席一起过长征的日子,但不同的是,那时候她吃不饱只是自己受饿,而现在有三个孩子跟着她一起受饿。

没办法,她怎么忍心看着三个孩子因为没有吃的而饿的脸色发黄,看上去像得了什么重病一样。

图丨贺子珍与李敏在苏联

她开始找工作,看有没有什么自己可以干的活。刚好,有一个妇女可以干的活,就是打毛衣,这是她擅长的,之前就经常干这种活。

唯一让她感到有难度的,就是每个月都有定额的量,而且量还不小,必须按时完成,这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她经常熬夜在那里打,只要眼睛还能睁开,她就一刻不停歇。每次娇娇半夜突然醒来,都会发现妈妈还在那里打毛衣。对此,贺子珍曾说:“我一点不觉得辛苦,我只希望孩子们能够吃个半饱。”

但是日子好像并没有太大的改善,她决定跟随大队伍自己开荒种菜了。但因为之前没有这样大班队伍种菜的经验,所以一开始十分艰难。

本来贺子珍就不喜欢搞这些农活,但为了三个孩子,她只能硬着头皮一点一点研究,一点一点用锄头刨地,然后再打碎,堆成菜畦。

图丨毛岸英、毛岸青兄弟在苏联

娇娇觉得妈妈种的胡萝卜十分好吃,每次看见那些长不大的胡萝卜时,娇娇都高兴的连蹦带跳。

光种胡萝卜也是不行的,贺子珍又向当地人请教,开始种上了土豆、苋菜、黄豆、菠菜。

贺子珍并不会做饭,但三个孩子却很喜欢她的饭,每次黄豆熟了之后,她就会给孩子们炒黄豆吃。

几个孩子就会围在铁锅旁,一边闻着黄豆受热后散发出来的香味,一边看妈妈炒,一边在旁边打闹,开心极了。

但因为当时条件有限,贺子珍煮黄豆时就用白水煮,也不放盐,时间久了,越吃越恶心,孩子们也就没那么想吃了。

原本一个希望冲在前线,猛打猛冲的“女战士”,现在却因为生活的无奈,变成了一个地地道道的家庭主妇。洗衣做饭、操持家务,打毛衣,干农活,无所不能,无所不干。

这与她当初来苏联时的计划完全不同,她是来看病,学习丰盈自己,找一份好工作,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来的。而现在,她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跟当初的梦想背道而驰。

图丨贺子珍

后来岸英想要学习军事,在得到批准后,便跟随大部队前往苏联的一个士官学校,也不能经常回家。岸青读书的地方离家很远,也不能经常回家。

此时,家里又只剩贺子珍与娇娇两个人了。对于贺子珍来说,好像生活的重担轻了不少,但孤独感再一次笼罩着她。

不过好在她每天仍然在为了生活奔波忙碌,也没有太多时间伤春悲秋。晚上回去一趟在床上就睡着了,这对于她来说,是一天中最幸福的时刻。

娇娇觉得妈妈不爱自己了

可能生活的压力越大,人就会变得越烦躁,脾气也变得越暴躁。贺子珍也一样,而她的这种烦躁又无处释放,只能是把气撒在娇娇身上。

是的,贺子珍动手打娇娇了。那是一个十分寒冷的冬天,娇娇和几个和她一般大小的孩子们在雪地里玩。有男孩子,也有女孩子,他们玩得不亦乐乎。

图丨贺子珍和妹妹贺怡

当时苏联的孩子们最常玩的游戏就是堆雪人、滚雪球和印雪印的游戏了。堆雪人和滚雪球不需要解释,我们小时候也都玩过。

印雪印其实也很好理解,就是将自己的身体印在雪地里,然后其他几个孩子拽着这个孩子的手和脚,直直的拉起来,周边不能有半点损坏。

谁印的最完整最好,那就是胜利者。娇娇也很喜欢玩这个游戏。但是,贺子珍却不愿意让她跟其他小朋友玩这个游戏,尤其是不愿意让她跟男孩子玩这种游戏。

娇娇跟孩子又玩了这个游戏,回家后她兴致昂扬的跟妈妈分享起了这一切,她希望妈妈可以和自己一样开心。但是,没想到,贺子珍一听到还有男孩子,怒气一下子就上来了。

狠狠地将娇娇训斥了一顿,甚至还动手打了娇娇。这是娇娇第一次被妈妈打,她心里难过极了,她觉得妈妈不爱她了。

图丨贺子珍与李敏、外孙及朋友在苏州

其实贺子珍并不是不想让娇娇跟男孩子玩,是因为她知道社会复杂,人心叵测,就在前不久,刚刚发生了凌辱幼女的事情。

她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的爱女身上,她太担心了,如果这样的事情真的发生了,她要怎么向自己交代?要怎么向毛主席交代?

但娇娇还太小,还无法理解母亲的苦心。她只知道,自己挨打了,妈妈从来都不打她的,妈妈不爱她了。妈妈不让她跟其他小朋友玩。

自此之后,贺子珍对娇娇的管教更加严格了,每天都板着个脸,也不对娇娇笑了,并且明确规定,每天放学必须立刻回家,不能在外面逗留。

后来贺子珍也给娇娇讲了很多小女孩受欺辱的故事,但是,她觉得就是妈妈把事情想复杂了,跟自己玩得大多都是女孩子,偶尔几个男孩子,也都是跟自己一样大的小男孩,哪有那么多心思。

图丨毛主席与贺子珍在延安

每次她向妈妈解释的时候,最后换来的都是一顿训斥,有时候上头了,贺子珍还会打上几下。娇娇觉得,妈妈就是不爱自己了,她彻底绝望了。

但是,后来又发生了一些事情,娇娇以为自己又会挨打,但是没有,每次妈妈都会蹲下来,十分耐心的给自己讲道理。一天,娇娇突然对妈妈说;“妈妈,你不打我了。你又对我好了!”

这短短的一句话,像一把小刀一样,一点一点剜着她的身体。此时的贺子珍才意识到,自己之前的举动,给女儿造成了多大的伤痛。

她想到这里,一把将女儿搂入怀中,对她说:“娇娇,妈妈以后再也不随便打你了!”

贺子珍怎么会不爱娇娇呢,在她心中,女儿是她的安慰,是她的精神支柱。正是女儿的到来,才让她的生活重新焕发生机,她太爱娇娇,她不希望自己的女儿受哪怕一丁点伤害。

图丨李敏(左)与贺子珍、孔冬梅

后来娇娇长大一些后,才真正地明白了母亲对自己浓浓的爱。就在这时,妈妈告诉她,她可以回国跟爸爸团聚了。

她太开心了,早在之前,她就曾给爸爸写过信,现在终于要见到真人了,她等这一天等太久了。但当听到妈妈不跟她一起回去时,她又有些难过。

就这样,她和岸青哥哥踏上了回国的征程。此时毛主席早已在香山的双清别墅等待女儿的到来了。

对于娇娇来说,这里的一切对于自己来说,都是陌生的,包括父亲。她在3岁时就被送到苏联,所以父亲并没有给自己留下什么深刻的印象。

娇娇来到爸爸身边

回国后娇娇一直与爸爸生活在一起,在与爸爸相处的这些日子里,她也真切的感受到了什么叫做父爱。

后来娇娇要上学了,毛主席帮她改名为李敏,有“君子敏于行而讷于言”之意。

图丨毛主席与李敏

毛主席对李敏的学习十分关心,但也时常提醒女儿,一定要注意劳逸结合,不要太紧张,不要因为学习的事情将身体搞垮了。

1950年5月下旬的一天,毛主席正在菊香书屋看书,李敏突然跑来,她对爸爸说:“爸爸,我很想妈妈,我想向你请个假,去看看妈妈,半年多没有见到她了,我很想她.....”

毛主席当然理解女儿的心情,可以说,娇娇都是贺子珍带大的,这么长时间没有见,肯定是十分想念的。所以,对于李敏的这个请求,毛主席没有阻拦。

毛主席让李银桥将阎长林叫来。阎长林来后,毛主席让他带着李敏一起去,并让阎长林替自己向贺子珍问好,让她好好学习,好好工作,保重身体。

毛主席还提到,以后每个假期都会让娇娇去看望她的母亲。最后,临走前,他再三叮嘱:从我的稿费中拿点钱给她们用,娇娇想要给她妈妈买什么就都买上,不够再拿。

图丨阎长林和毛主席的合照

此时贺子珍来到了天津城,知道女儿要来看望自己了,心里也十分高兴,她早早的就坐在家门口等待女儿的到来。

突然,她听到娇娇从院子里传来的声音:“妈妈,妈妈,我来看你了,爸爸让我来的,他让我代他向你问好。”

贺子珍忍不住泪流,她一把抱住女儿说:“你终于来了,妈妈太想你了.....”

李敏擦擦妈妈脸上的泪水说:“妈妈,我也想你呀,我每天都在想你!”

说着李敏转身看向阎长林,给妈妈介绍道:“妈妈,这是阎长林叔叔,爸爸让他和我一起来的。”

阎长林走上前一步,向贺子珍敬了一个礼军礼,贺子珍忍不住又流下了眼泪。

图 | 被剃成光头的贺子珍和李敏

贺子珍跟李敏母女俩坐在一起聊天,她们太久没见了,李敏有好多话要对妈妈讲,贺子珍也有很多话想对自己的宝贝女儿讲。

贺子珍问女儿:“你爸爸身体还好吗?你在爸爸身边过的开心吗?江青喜欢你吗?”

李敏满脸笑容地对妈妈讲:“爸爸身体很好,他对我很好,他身边的人对我都很好。江青妈妈.....”

贺子珍没有继续问下去,她只是对女儿讲:要和江妈妈好好相处,听爸爸和江妈妈的话,多关心和照顾妹妹,好好学习,这样妈妈才会放心.....

李敏看着妈妈,贺子珍的眼里噙满了泪水,她轻轻的帮妈妈擦掉眼泪:“妈妈,你不要难过,我听你的话,你的话我都记在心里了。”

图丨贺子珍与女儿娇娇在上海

这天,母女俩坐在一起谈心,聊了很多只有她们母女之间才能聊的话题。很快,天黑了,吃过晚饭后,娇娇早早地就躺在床上睡了。

贺子珍一个人坐在对面的沙发上,看着床上躺着的女儿,思绪万千.......

上一篇:献县的孩子们终于等到了~斗娃动能落户献县!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